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日子才刚刚开始  

2014-03-11 16:48:08|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她正式交往是去年夏天,闷热的天气,我穿着大裤衩,去飞机场接她,她穿着短袖短裤,很清爽干净的样子,在坐地铁回来的路上我很担忧大裤衩会从腰间褪下来,于是不经意地将手插进裤兜,从里面暗暗将它往上提,回来就是吃饭,做得西红柿蛋汤,大热的天,滚热点汤,吃得俩人都汗流浃背。

后来十月初去新疆看她,顺便游玩,金秋时分,黄叶缤纷,早晚已有几分凉意,穿着单薄的衬衫会觉得冷,走在路上却见不到几个人。有一天早上我们在水库的大堤上骑车,太阳从氤氲的水汽里升腾,感觉与尘世隔离,我毫无顾忌地往路边的草上撒尿,拉着她的手疯狂地用力骑车,然后跑牡丹园的小亭子上坐着汤秋千,躺在公园的草坪上听被风吹得哗哗响的梧桐树叶,蹦起来踩着吱吱作响的落叶,开心地打滚,是啊,她蹲在沟里撒尿,甚至都不需要我帮其遮掩,公园里并没有人潮涌动,车来车往。

带她回家,不是她紧张,是父母紧张,他们说了一辈子的土话,不知道如何才能将激动的情绪表达出来,姐姐专门请二叔将瓦房顶吊平,装了大灯,以前房里的床铺拆除,腾出一间房,父亲则缩进风呼呼直往墙里钻的敞口草棚,厕所的进口闩上了遮掩布。临行时,父母给我们准备一整箱鸡蛋,一层层的用茅草隔开,回来的时候没有一个是破的。我再也提不动香油,咸鸭,我大号的箱子险些被塞得透不过气。

过年只身去她家,她父母热情,晚上桌上摆满了一碟碟的肉,而且是只有肉,感激之余,在心里吃得我叫苦不迭,我一向对肉不大感兴趣,但是又无肉不欢,肉在我只是配角,不过,它是不可缺少的配角,它会是蔬菜里的调味品,有了它蔬菜才会香。吃完问询,审判,释怀之后就是督促,趁人都齐全,紧锣密鼓地张罗东南,领证的领证,通知的通知,预订的预订,那几日全仗着她爸妈及亲戚前后奔波,年初六将我和她原本不屑一顾的婚礼给办了。

顺便一提,那儿的火锅啊,热辣辣的,肠子要被辣穿了,但是还要。

前几天回老家,也是同样的流程再走了一遍,不过是简单得多,没有主持,没有妆束,没有煽情,就是简单的请客吃饭,连做饭的器具,食材,都让人包办,就这样还是让姐夫妹夫一干人等跑上跑下,忙得不亦乐乎,父亲和姐姐甚至说晚上未能入眠,整夜想如何周全,但是哪里能够周全呢,那么多人,那么多杂事,还有那么多规矩,值得安慰的是,晚上散场的时候一家人围坐桌面热闹了一把,几个人相互挤兑,吹牛,说辞,类似古时的酒令,不过是裁判换成了我们,于是逮着权力,指挥东西,姐夫平时不喝酒的人,两杯啤酒,满脸通红,毛蛋则被几个小辈欺负得晃晃悠悠,二嫂女中豪杰,端起酒杯可以一饮而尽,气贯长虹,但也狡猾得捉不住……至此所有流程也就全部结束。

一如既往的,父亲母亲准备了米,咸货,腊肠,黄豆,花生,甚至牙膏,牙刷,恨不得把家塞进箱子里让我们带走。害得我进火车的时候,巡警拦住我,指着桶里的东西问,那是什么,我回答是花生油,他不信,还拧开桶盖,闻了又闻,我们一介平头,被人怀疑,我会算在父母的头上,将来再找他们算账。还有,这次整整一桶的土鸡蛋,我跟她合计,要是吃不完,吃坏了,坏了多少个,也要全部算在他们头上。

  评论这张
 
阅读(174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