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深处的优裕  

2013-10-28 09:59:06|  分类: 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深处的优裕 - who i am - 稔之
 看政治类书籍我是比较挑剔的,观点偏激的不看,自吹自擂的不看,枯燥乏味的不看,学术浓郁的看不懂……这样剩下的就是质朴简单,有理有据的普及本,启蒙本,像刘瑜写的厨房故事,其中所折射出的政治隐喻,我看得便津津有味,而且相信我能看懂的大多数人也都看得明白,只是这样的作品还是少,我无法给出原因,于是当你发现一本好书,恰合心意,可想而知那份喜悦,林达便是写这类书的人。

看完《历史深处的忧虑》之后却感觉透不过气来的无知,无知到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想一口气读完,但是他随后的几本在Kindle里居然乱码,或者打开就死机,可想而知我的沮丧,前两天刚刚发生过类似的事,茨威格看了点,其他几本读取不了,我折腾得满头大汗,手边又没有纸质书,最后缴械投降,只好放弃。想来电子书永远没有纸质书的质感与可靠,此为别话。

因为这套近距离看美国系列还有几本没读,我只能就这本《历史深处的忧虑》说说自己的理解,其中最惊讶的大概还是美国人对于宪法的恪守和维护。你可以从通篇中看到林达对于美国人追求自由所付出代价的描述,恐怖主义,右派极端分子往往利用这种自由来宣传他们的言论观点,而这只要没有触犯“清楚的现实的危险测定”原则,他们便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甚至出版包括如何使用枪械,武力夺取政权的宣言,等等。因为危险无法测定,也就等于说新闻出版自由几乎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之所以关注新闻出版自由,还是鉴于时下本国媒体令人沮丧的现状,严肃媒体在吹捧,在报道领导人出访,出台了什么利好决策,又取得了多少成绩,城管打人,食品安全,违法犯忌,强拆民居等等要么不报,要么报道了,偏居角隅。人民显然没有政府重要,而这种恰恰是我看这本书看得激动不已,甚至热泪盈眶的地方之一。

大家知道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当时是一批清教徒为了躲避宗教迫害来到这片新大陆,在此落脚后也是困难重重,对于新地盘的开垦,人员的一盘散沙都让力量无法集中,因此那批移民者筹划着建立国家,但是这批建国者的伟大之处并不是将权力集中,由此一统天下,治理人民,而是他们恰恰想的是限制政府权力,以防止过度膨胀的政府权力会侵害人民利益,政府在起初就是洪水猛兽,稍有不慎,这个庞大的机构便会凌驾与人民的权利之上。这也是我在任何一个建国初的领导者身上都未曾看过的,意识中只知道,当辛辛苦苦打下来天下,首先想到的是终于可以喘口气,能够得到的东西开始利用权力往身边揽,是夺权而非放权,我们想到的是,打下天下之后,如何“治理”天下,而恰恰是这个“治理”便是高高在上,便意味着权力会膨胀。而美国的那批建国伟人,他们有自己的爱好,爱好园艺,算数,果园,他们惦记的是,不要由于政府的一家之言而挟持民众,不要因为维护政府利益而牺牲个人的天赋人权,这些人权包括平等,自由,生命,财产,隐私,等等等等。于是对此他们出台宪法,权利法案保护人民利益。

人们可以自由表达,当表达有煽动情绪的时候,你有权利选择听或不听的自由,你也有辩驳的自由,没有一家之言,也没有众口铄金。没有人高高在上,俨然真理在握,人们遵循着“内容中性”的自由原则,表达者与聆听者都有自由取舍的权利。我依然记得2011年在南京的时候遇到的一对美国夫妇,他们是公司请来的顾问,有一次与他们一同出差,在火车上聊到媒体与新闻,老爷子说,他们所居住的州闹哄哄的,对于一件事的报道常常上下前后,左右开工,从来没有统一口径的,都说自己的道理,也都有自己的道理,他们一般都是在看过很多相互矛盾的报道后才能做出自己的判断,他拿出手里的China Daily问我,中国的报纸是不是也一样?我知道中国媒体报道有定调,却没敢说,我无法回答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如此简单的问题。

当然,这种不加监管的新闻自由有可能会带来失真报道,甚至泄漏国家机密,具有一定的安全隐患,但是媒体人本应具有的求实态度以及市场机制并不会让虚假报道滥竽充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旦一个出版机构屡有虚假报道,这种出版机构也就会声名狼藉,无法立足了。给我带来更大的震撼是,新闻人媒体人的韧性坚持,以及普通民众对于一件事持续关注的热情。因为切身体验,这里普通老百姓一般不会对一个事件的关注持续超过半年的,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这些事件有被转移视线的,有草草了事给个交代的,有稀里糊涂不明不白的,总之任何事件在此都有保鲜期,而书中列举的很多案例足足可以追溯几代,光光审理辛普森“世纪大审判”便用了一年多时间,中间有部分陪审员乃至无法继续陪审,法官也差点更换,它不单单是因为案情的扑朔迷离,而是它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只要有一个案例政府越权,后面你便可能成为下一个被越权的对象,美国人相信“如果它可以发生在任何一个美国公民身上,那么它也可能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正是这种关注,以及宪法对于关注的保护,于是人们热情高涨,甚至在宣判的那一天人们为了听审判结果,飞机延迟登机,银行里排队办理业务之人突然聚拢在电视机前,忘了“正事”。而时至今日,辛普森案件依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线,2012年爆出杀害妮可与高德曼的可能真不是辛普森,而是另有其人,可想而知,美国人对于结案所持的谨慎与认真。

这种民众的热情与参与恰恰从某种方面保证了政府不敢为非作歹,滥用职权,也正是由于民众的切身体验,加之信息的高度透明,报道的深入立体,每一次重大事件都不会俏俏被掩盖,被忽视,而是会记录在案,成为铁血资料,可随时工人展阅引用,而最关键的一点,自然是人们(主要是弱势者,强势如政府者则有不能两一个人两次置入危险境地的规定)可以毫无恐惧地追溯,而不必担心结案后或者面临司法宣判后求告无门,上诉无路的绝境。国内的“莫谈国事”,葫芦官乱断,或者如我辈,对政治心灰意冷对促成政治进步几无任何推动作用,而政府,政治只有剥光了衣服暴露在人们的目光下,接受大众监督审查的时候,才可能为民有,为民治,为民享。

自然不能不提的是美国的法律,无论是前面说的宪法还是宪法修正案,也就是权力法案,他们都有一个宗旨,便是保护人民权利,而限制政府权力,法律的总体倾向是偏向弱势群体的。比如无罪假定,国内审判时嫌疑犯穿着犯人服站在被告席上,这已经给人某种先入为主的观点,此人有罪。再比如,检方有举证负担,辩方则无,辩方只需要指出证据的可疑或不可信即可,这种司法程序无疑是在保护嫌疑犯,也就是众所周知的,只要证据不足,嫌疑犯既可释放,不是无罪,而是无法定罪。也许会错放,但是其中所蕴含的对于嫌疑犯的尊重,对于生命的保护却是显而易见的。

那么对于受害者呢,他们的利益难道就不需要保护与申诉吗?此处我无法作答,这本书也未写,只是透过辛普森案件,不难看出在维护受害人及尊重嫌疑犯之间,人们更尊重的是“游戏规则”,是宪法的至高无上。

最后以局外人的眼光总结一下吧,至关重要的几点,是制度的公正无私(包括权力的分离,司法的独立,等等),人们对于制度的恪守与尊重(无论是政府还是民众),还有一点便是人们自身的理性与思想,缺少任何一点,我想美国都不会是现在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