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假装不知道  

2013-08-04 12:15:02|  分类: 联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旦与某人或某事建立了一种联系,你便很难摆脱得开。但是对于很多事,我假装未开封的正空包装,并不愿揭开封口。

我依然那么没心没肺,但是何曾不是在假装,装作漠不关心,装作冷酷无情,假装不介意,假装知道,假装愤怒,假装正义,假装公平,假装很有见识,假装着对自己有利的事,假装煞有介事。小伟家院子里的西红柿被摘了,他母亲在骂,正是我偷了两个擦都没擦便装在肚子里,我装作没听到,跟小伟抱怨,西红柿谁家没有;房东家的十几块钱被偷,在房间里边找边骂,那十几块钱放在桌上,正是我顺手牵羊的,便大摇大摆,面不改色心狂跳地装作耳旁风;二德子家稻田埂边沿被牛吃了一地,那是我放牛的时候没把它喂饱,回家的路上,我并不赶牛,随便它伸出糙舌头,肆意风卷残云,听到二德妈骂哪个“螳猫子”这么不长眼睛,我假装不是那个螳猫子,照样把西瓜吃得沾满嘴唇;暗恋的女子被同学嬉闹着和我站在一起拍照,我心狂跳不止,却耍酷不稀罕,嘴里硬说,我不要跟她合影;父亲捉到黄鳝,每每要用捶棒在水泥地上将它打遍,我假装不看,心里却像每一捶下去黄鳝卷曲的身体般尖叫。

前些天发了神经,给一个朋友留言,说了半截疯话,回头被叫来围观,喊,“此人才是文青”,我一下子心底冰凉,文青这个时代演化的变异词从任何人嘴里说出来我大抵都会充耳不闻,但是从她那冒出来便觉带了几分讥讽。从此按下决心,言不通者不与之言,当然我是沉默地若无其事,更不会因为一句话而中断这寥寥无几的情谊。很多时候,你的假装其实是为了避免冲突,但是假装的时间一长,又没有为真实找一个放血口,终究它会在你的身体里撕开一道缝,稀里哗啦地流出来。正如任何事情,都会被铭记,我以为小时候的事情都忘了,或者都经过了记忆的美化与加工,但只要有个穿针引线的人,故事便会源源不断地被牵进来。

父亲倒不是贪酒,却是红白喜事时好杯,他人叫他牛饮,他绝不小酌,于是每每不敢让他一个人外出做客,小时候我跟着明明是为了解馋,是“扛锅铲的”,有事的人家也不介意添一个碗,连筷子都不用,一般我们都是直接十指并用,在上了年纪的老人丧宴前,则更要连碗与碟都被出勤者打包拿走,就是为了讨个吉利,以后也能有如此长命。这种约定俗成的规矩并没有人反对,上了年纪的人家的丧宴一般被称为喜宴,做儿女的专门上街拉碗碟,专为发放。常规也是小孩子们夹带,父亲带了回家总会被母亲骂,像个孩子似的,东家知道了便更颜面无存。每每我听到有人在我面前说父亲的坏话,比如他在某处喝醉了又开始大放厥词,说“我家毛票子一箩筐”,“我儿子考试考了全乡第三”,还辅以夸张的动作,诸如此类的话,我便又急又臊,恨不得朝那散布的人脸上挥一拳,但是我又无法辩驳,知父莫若子,我能不知道父亲那好吹牛的脾味吗?

于是便在吃饭或者高兴的时候,一家人围坐着,三令五申地叮嘱父亲,你不要出去喝别人家的酒,俨然是说,你不识趣,却偏要送上门去让人取笑,潜台词却是,你让我很难堪。父亲默不作答,说得次数多了,他突然发怒,“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姐姐嘴叼,专门戳人伤处,“你不是小孩,上周还在街上放货郎的那家喝得东倒西歪的”。我打圆场,“你为何不在家喝呢,是怕我买不起吗?”

我假装不知道,喝酒往往需要氛围,一个人喝总没有有伴来得兴味盎然,一个人把酒灌下去就完事,有时是闷,俩人便有了一进一出的对话,却时时是赏。这些年已经假装成了习惯,每每回家要叮咛几句,不要在外面乱喝酒,让小外甥女陪你喝,虽是玩话,但果然父亲喝酒的时候,小外甥女便凑上去问,“爷爷,这是什么”,小孩子也在装,说出的时候口水都往下直直地咽了,父亲便拿起个杯子,给她倒上一小口。小外甥女喝完,面皮红润,如桃花照水,再凑上她妈妈怀里撒嗲,“妈妈,我想睡觉”,我在一旁圆场,”现在睡什么觉,你要是睡觉,下次就让你爷爷不带你喝了”,其实我也知道,她只是想在众人的注视下,赢得一点众星捧月的感觉。

好多时候尊严也不过如那薄薄的窗纸,是不拆穿。有个新加坡客户,被我纠缠不放,终于告诉我我们竞争对手的报价,接下来我便给他写了封邮件,叙述争取后价格也可以如竞争对手的报价,我未加思索,一如既往地将这封邮件抄送了给他的老板,于是暴风骤雨从此开始,客户质问,我把你当朋友才告诉你价格,你这么着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怎么做人?我被逼问得哑口无言,隐约觉得他没有说完,于是通过代理,旁敲侧击地打听,原来这个客户拿给他老板的报价里做了手脚,得悉后,我假装毫不知情,低声下气地道歉,并且摆脱公司另一名同事在他面前净说我坏话,如此才算稍稍替他挽回一点面子。

但是,那些我撕破了他们的尊严,却没有能为他们擦拭或弥补的人,我不是假装不知道,我这颗细腻又粗旷的心,有时是真不知道,我仅有的要求不过是你们开口说话,我像厌烦这暴躁的夏日汗水一样厌恨沉默,开口抱怨吧,你不开口,最后愤怒撕开的是你,溅得却可能是我。

  评论这张
 
阅读(11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