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陌生的熟人  

2013-08-03 22:37:04|  分类: 默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天前在看沈书枝的八九十枝花的时候,越看越觉得这笔下说得不是皖南,是我们那,我们那不叫皖南,是不伦不类的,难以界定的地区,它不似江南的温润与婉约,没有那里的潮湿与瘴气,也不像北方的赤膊豪迈,没有那里的冰天雪地,但是这里又兼而有之,所以她说采菱角,染指甲花,点西瓜,给父亲送饭送酒,借米,吃的月饼款式甚至可能都一模一样。于是这么多的一样让我总觉得与她很近,在南京的时候有种想给她豆邮的冲动,但是想想还是不要去惊扰得好,世间能有远观欣赏之人已是幸运,不敢奢求过多。我曾因期盼过多,伤人伤己者并不在少数。

即便现在依然不乏这样的人,我大概有个缺点便是在熟人面前口无遮拦,觉得他们总会包庇或容忍,总不至于在自己要张口时说一半吞咽另一半,有时便罗哩叭嗦地说了一大推,招致熟人反感我还浑然不觉,大抵是觉得我能够说出心里话的人总是我认为熟稔的,可是显然不是如此,正如出发点再好也应该掌握点方式方法,难听点就是用记狡诈,以前对此我不屑一顾,现在却觉得原来身陷樊笼,此技必不可少。小时候父亲要打我,我知道躲,要么跑得比狐狸还快,他的巴掌落空,要么投靠我母亲,有母亲护法,他不敢轻举妄动,这就是技巧,想来我早已狡猾,远非自己所认为那般耿直。

有段时间不说话,一句话也不想说,兴致似乎如男人的欲望,来去都匆匆。胸中有言时忍着是疼的,脑中无语硬要说便是慌的。那段不想说话的时间里其实装了满肚皮的话,可是言语又着实挑剔,拉郎配它可不会就范,每每对着纸像憋了一天的尿一样,不放不快。那时,纸笔便是我的老友。

有段时间特别找了个笔友说话,说着说着觉得原来他的倾诉欲望比我强多了,我回了两个字,他洋洋洒洒,语言学上的定论是同类原则不单单适用于有共同语言者才会产生交流,也在于话语与信息的对等,不对等了便是敷衍,我觉得自己在敷衍,他热情高涨,我便觉得一来羞二来愤,于是理解,人以类聚还是不容忽视,识趣更是难得的品质了。我曾非常不识趣,缠着不大言语的人说话,纠缠的结果就像蛇绕脖子,松开后那被箍的人便只顾喘气,躲避或者拿棒槌追打。若是那被缠的人不说愿意听还好,更有我之言语可鄙,不堪入其耳便是大问题了,这样的经历在我恐怕也不止一次。

我有限的耐心在笔友那儿终结之后,转而开始怀念,怀念那个在屏幕对面或者嘻嘻哈哈或者不苟言笑,或者茶水浓俨,或者清心寡欲地忙碌文字之人,终究是我不够珍惜。

我撕碎的灵魂啊,何止一颗?

前年的某一天突然觉得满腹心思里装的东西一下子被掏空,人是如此不可理喻,那不理我的,我偏要蹭,那理我的我却要躲。我像儿时在河里扎猛子摸到的鱼,土语叫做岇鲻的,身上光滑,但是三面长刺,它刺人如同被蛰钻心疼,我在慌不迭地撒童子尿液解毒的同时,接下来便是对它实施了报复,搜寻石头,硬是用石头将这可恶的三面刺砸得光秃圆滑。我是被报复了,那报复之人未必是同样一个你伤的人,业果轮回,可以借贷,可以转世,还可以“背书”的。

本来要说书枝的,只是那些场景如此熟悉,不经一番梳理已难记起它的好,如家里的老屋子,土墙草顶,支撑的竹竿变得灰蒙蒙乌黑黑,屋顶铺盖的草一年不修,便漏出缝隙,那一线阳光斜斜地挤进来,洒在房间每年都会用泥巴抹平的地面上,抬头看,顶梁上固定的镜子依然睁着眼睛,以前以为它可以从不闭眼地盯下去,可是某一天那房子被拆了,我们家搬了,住上了大瓦房,镜子早已不知落往何处,这些杂沓的碎片,陌生的熟悉,注定要从记忆中流失。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