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手语很重要  

2013-08-26 15:10:00|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0月末,第一次去蒙古,那是个白雪纷飞的季节,气温已经骤降至零下十几度。当时裹着厚厚的风衣,迎接我们的客户驱车在颠簸的道路上行走。那条路让我想起从村里到县城读书的那条土公路,同样的质地,摇摇晃晃,像唱着一支摇篮曲,正好呼应飞机上的困顿,昏昏沉沉的我,同时又被窗外山丘零星的白雪,低矮的房屋所吸引,白雪没有掩盖住棚户区五颜六色的屋面,墙体,也终于知道大游牧民族对于色彩的喜好。到宾馆却也不冷,九月飘雪的乌兰巴托暖气早已全天候供应。洗去纤尘,匆匆吃了一口饭,便是与客户会面。

晚上与客户吃酒,啤酒,伏特加,白兰地,交叉着来,喝得慢,一直到夜里一点,倒也没醉。酒桌上谈天说地,他说你的知识面还挺广,我不置可否,恭维说,你是知识型老板,他说朋友圈子决定了你的为人与地位,我说未必,朋友圈子会凌驾你的为人。他说真正的朋友少,我问,什么是真正的朋友,他说不看你钱财的。我看了看他,这个中年发福的男人有着典型的蒙古人特征,小眼睛,短眉毛,圆面颊外加中短身材,衣装笔挺,车都有好几辆,是个有钱人。我不知道他受了什么样的钱财压力。只与他玩笑,你要不把钱给我吧,没钱我也会把你当朋友。他哈哈大笑,几个人举杯喝酒,我趁势说朋友是在你得意了或者喝醉的时候,打你一巴掌,把你弄醒的人。他也跟我玩笑,挥了挥拳头,说我现在就想打你一拳。

第二天便是匆匆回国,乌兰巴托长什么样并没有印象。

第二次去是今年的三月份,过来拜访,因为有些敏感话题,没有了觥筹交错,这个中年男子露面的机会已越来越少,只有手下来回接送。有一晚,他驱车带我们爬上南面的山头,俯瞰夜色下的乌兰巴托,这个人口不足三百万的国家,乌兰巴托住了一半以上。有些人放弃游牧,可是在城市又无所长,偶能看见有人从街道的下水井中露出头来,或者在街道上相互搀扶的几个人,醉醺醺的,一言不发,默默的走路,城市,到底是福还是祸已无从分清。

然后是六月份和八月份。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追问拖欠款项,一句没钱没能让公司善罢甘休,于是在此死耗,整日里工地,公司几处奔波,好在有车,否则站在路边伸出手去打车便已风尘仆仆,烟尘漫天,就算坐上车了,堵车还是让人难堪,虽然有单双号现行政策,但坐在车里还是半晌不动,能磨尽人的耐心。有一天跟小司机去充话费,买东西,他不会中文,英语知道几个单词,俩人交流,冲话费先是指指手机,他摇头,然后作出打电话的姿势,他还是不明白,再跟他在本子上比划,指指手机,然后画上0T,掏出钱,他才明白,买肉也好玩,我要学着鸡牛羊的叫声,再比划着吃,他憨态可掬地嘿嘿一笑,便拉上我去市场。

有一天买了鸡蛋,堵车的路上无聊,他掏出一个鸡蛋,两头对准手心,然后指头交叉,使劲捏,捏不动,他叫我捏,我也照样,还没用一半力,鸡蛋炸了,蛋黄蛋清流了满车,他坐着不动,竖起大拇指哈哈大笑,我被他气得恨不得要把满手的鸡蛋往他身上抹。回到家,他指指我淋了鸡蛋的衣服,双手搓了搓,说他来洗,我作势要打,他又嘿嘿一笑,竖起大拇指。你说还能气吗?我便脱了衣服,不客气地让他洗,他洗完之后,挂在阳光下,然后跑过来,拉着我去看衣服,我正拿木锅铲在做西红柿蛋汤,看了腾出手,大拇指竖着超过他的头顶,他哈哈大笑。汤做好了之后,他尝了尝,又把大拇指竖到我的头顶,但是意犹未尽,又指了指辣椒,放进去,他站在椅子上竖大拇指。

还说吃的。由于蒙古国物质缺乏,大多数日用品皆为进口,蔬菜水果少而又贵,有一天,我们出门我看到苹果,想吃,便买了俩,一青一红,他一个,我一个,我让他挑,他看了看,青的大一点,红的小一点,似乎很为难,大的青,终究没有红的鲜艳,最终挑了红的,但是在路上,他忍不住了,从我正在啃的口中要下来,将青的咬了一口,摇摇头,我不知道啥意思,他又递给我他吃了半截的红苹果,我咬了一口,只看他得意,原来是他的红苹果特别甜。我趁机要抢他的红苹果,他扭过头,三口两口把苹果吞了下去。

蒙餐的花样不多,就是牛羊肉加土豆,他们(司机和翻译)经常吃的是路边餐店的羊肉烧饼,我在就带他们下馆子,也不去中餐馆,吃不起,但是正规的蒙餐馆便宜,也比路边的要好吃,于是便要几分汤汤水水的牛羊肉,吃得稀里哗啦,他们不拘束,我用的杯子,他们拿起来就用,我吃不完的饭,他们端起来就吃。我说过他们几次,指指杯子,说下次不能再用我的了,他们点头,但是第二次从外面进门,拿到我的杯子照样倒茶喝。后来我也不说了,半晌没水喝,看车中还剩下半瓶水,不管三七二十一,摸到就咕咚咕咚地往下灌。

我每天饿得哇哇叫,因为买的一点吃的全让他们俩给摸吃了,问翻译,难道你们不吃饭吗?他腆了腆大肚皮,说早上没吃,过来开了冰箱,从里面取出昨天剩下的凉拌黄瓜片,或者下馆子打包的牛肉馅饺子,俩人坐在桌边呱唧呱唧地打牙祭。我看了看起鸡皮疙瘩的白肉,油腻腻得接着冻,说你们不能用锅热一下吗?司机听不懂,翻译接茬,热了就你吃了,我被气得吐血。买点饮料也是,放在家里,一回来就好像比赛谁最能喝似的,三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往下灌,非要喝完俩人才满意。

翻译回家一般还有件事,就是上厕所,卫生间门闩上,一蹲就是半个小时,屡试不爽,有时候外面人急得乱窜,捶门他也不听,出来打他的大肚皮,他摸着肚子,嘿嘿一笑。算了,还是如厕要紧。

他们想带我去牧区,说那儿的天更蓝,水更清,草更绿,可是都没有时间。游牧民族崇尚自然,一到周末很多人都往郊区去,虽然那里自来水,暖气全无。有一天我问司机,他之前在牧区生活,问他为什么来城市,他叽叽咕咕地用英语解释了半天,说,summer, countryside, 竖起大拇指,winter,countryside,竖起小拇指。毕竟夏天是短暂的,漫长的冬季难熬,我想这也许正是乌兰巴托让人留念的一大原因吧,即使这里的天空因为遍布的棚户人家烧煤取暖而浑浊不堪,但是至少比裹在毛毡被里,合衣而眠,瑟瑟发抖,为牛羊失踪或冻死而担惊受怕要安逸得多。

手语很重要 - who i am - 稔之

这就是那俩小伙子。这水凉得沁入骨髓,我也下去过,在水里捡起石头,打水漂,另外一天居然还看到有人在水里游泳,不得不惊叹我等体质文弱。 

手语很重要 - who i am - 稔之

这是郊区的天空,蓝得像海。 

手语很重要 - who i am - 稔之
 
这是郊区的别墅区,但无供水,无供暖。夏天很多人在此居住,有些城里上班的人周五过来,周日晚上十点回城,然后便发现路上堵的车,长龙阵。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