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喜悦如莲”  

2013-08-11 23:50:05|  分类: 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喜悦如莲” - who i am - 稔之
 
这些天看了几位当红女写手的书,沈书枝乡土化,刘瑜社会化,黎戈私人化,各有千秋,看得直呼过瘾。我似乎在潜意识里总觉得自己过于女性气质,对于女性作家的写法常常能品出况味,她们的感性与任性,温柔与刚强,细腻与博大有时候比男性作家更能引起我的共振。

说说具体的例子吧。沈书枝在《八九十枝花》里描述的那个原味的江南乡村,恐怕现在正迅疾退隐,我的家乡还能在推土机的魔爪下幸免几年,我已不得而知,那里依然种着梯田水稻,水牛成群的年头不复存在,但是犁田靶地依然还是那群有着古铜色黝黑皮肤的人,他们在,乡村就在。我们依然会在春天将镰刀绑在竹竿上,挎起篮子,勾搭那含蓄又乳白的槐树花,回家把绿色的枝剪掉,蚕豆花似的苞朵在温水的浸泡下张开嘴唇,无论是麻油凉拌,还是清炒,天空的,露珠的,清甜的味道就在舌尖飘荡。槐树在,乡村就在。母亲种的薄荷开枝散叶,夏日依然是用大草锅烧满满的一锅水,将薄荷叶采了放在水里,锅盖揭起的时候,热气夹带着蹿眼的清凉,这些生命力强盛的薄荷几经砍伐,依然负隅顽抗,依然在夏天的洗澡水中散发着凉爽。薄荷在,乡村也还在。只是老屋后的泥土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水泥,夜晚,轿车刺眼的亮光划破暗哑又寂静的村庄,轮胎喘着粗气像龙卷风一样肆掠过地面,随后村里的狗一条条消失,大黄不见了,老黑失踪了,就连胆小鬼哈巴小琪也莫名其妙地遁地了。

听说为了缓解日益增加的城市人口用水问题,我们村即将被规划,沦为大坝涨潮退潮经常光顾的地方。母亲说已经丈量了房屋与土地,甚至每家房前屋后有几棵书都已登记在册,搬往何处毫不知情。母亲不愿意搬,说若是房子被淹了,我们就以船为家,在坝沿种些玉米大豆,然后划船捕鱼,让孩子们从船上光腚跳下去扎猛子,往水里撒网摸鱼,听她描述,那不更像鱼米之乡吗?便是打死也不搬。

之前看龙应台写故乡,在千岛湖下沉寂,门口的石磨在水底下长满青苔,打谷场上的磙子已失业多年,身上披覆着水绿的海草,爷爷坟头依稀可辨,那些曾经喧闹的小巷在水下这么长时间没有听过孩子们的哭闹一定落寞了吧,想到这些我就隐隐作痛。我担心,担心这个世界变化太快,还来不及乡愁就又变了。

就像我用Google Reader看刘瑜,现在也只有在梦中才能使用Google Reader了。在看《送你一颗子弹》的时候有种和故人见面的感觉,她并没有多少斧凿的痕迹,很多就是照搬博客文章。如果说我对这个社会建立几许认识的话,刘瑜大概就是领路人,她耐心,谆谆善诱,对于社会学的专业人士,刘瑜可能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是对我这个社会的门外汉来说,我想了解什么是民主,民主的运作机制,能从十人共处一室的厨房里窥出一点端倪,我便对她抱有极大的敬意了。况且,这个政治系的女人远远不止拿手政治,她立体的形象在行文中表现得更为突出,比如她说“检验友情的唯一标准就是能够一起说别人的坏话”,我不是那种思想品德改造过硬的人,有时候会忍不住在人的背后说人坏话,她便是那种就算促狭也促狭得可爱的朋友。我依然记得有一年去看朋友,她请我吃饭,我觉得那家饭馆的筷子极为好看,便动了邪念,想要据为己有,跟友人说起,她连忙打岔,说真想要,我可以送。那份激情便泻了大半。在电影《爱在黎明破晓前》里,正是有在酒吧偷杯子的经历,才给平静而死气沉沉的生活注入了一股活力。那些敢于跟你一起打破禁忌的人,一定是你难以割舍,使你千回百转的。刘瑜还写博士生活的无趣,几个女博相约跑去看男性脱衣舞郎,我便喜欢她的坦诚与性情。生活有时也挺无趣的,给它添些佐料,只要不是违背原则,触及底线的,我觉得不妨尝试一下。生活之无味在于好东西太多,我们的味觉已经麻木,感官已经迟钝,偶尔尝点不好的,不好的也是好的。

在《观念的水位》中,我则看到了这个女人的乐观。我虽然笑容不少,但是自认为本性却是个比较悲观的人,对于民主,文明,我始终觉得它们脆弱得不堪一击,就如只要一个浪潮的实验,极权便随之而来,可是她却在苦口婆心,说观念如水,水涨船高,在信息日益公开化,观念的窗口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情况下,我们有理由相信普通老百姓更有权利与自由意识,权力者更有坊间意识。我喜欢审慎乐观之人,就好象天天播报战争死亡瘟疫丑恶信息的媒体人,依然安心地陪着孩子放风筝,跟着孩子一起奔跑,弯下腰用鼻尖触碰歇脚的蝴蝶,办公室里闯进一只麻雀,他耐心地指引着这只惊慌失措的困兽出逃。我喜欢这种在幽暗的井下期盼阳光与新鲜空气,躺下来睡时还能数星星的兴致。

黎戈也一定是乐观的。她这种双脚踏在土地的人,会在打折的咖啡里喝出快乐,在一本泛黄的书里读出欢快,在皮皮小时候穿的罩衣中嗅出坚毅果决,又幸福温暖的乳香,这样的例子府恰皆是,在污浊而忙碌的生活下,她留意了你我不曾留意的,观察了你我错过的风景,她是如我般盲人的一双眼睛。读她的书,在惊叹她的琉璃通感,细致观察之外,更大的感受是,她在贪婪地收集那些四散在我们身边,触手可及的美好,不管是一个枕头,一副眉毛,一件裙装,一棵大白菜,甚至一个拙于言的男人。

她的细腻更体现在对人事的体味上,看她评林徽因,张爱玲,麦卡勒斯,村上春树,杜拉斯,等等,种种智慧,引人着迷。有时主观性的评论虽显感性,但是,当主观之弦的粗细和我的如此相像,我便忍不住惊喜,又疼痛,比如看到这样的话,“在人群里浸淫稍久就焦躁不安,饥渴难耐,只想快点潜回自己的深海里去”,“近半年来,每每伤心欲绝的时候,我就穿了白跑鞋,下楼去夜市溜达,买久久鸭脖的麻辣肫肠……我们可能是类似的内心质地,敏于思,讷于言,只能把伤害扭制成另外一种形状的物事,跑步,走路,都是我们的容器”。如果世界上有一种无理的东西,那么就是喜欢,我就是喜欢这个主观的,感性的喜欢穿睡衣的女人,读她我就能充满柔情,“喜悦如莲”。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