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插秧的日子  

2013-06-11 23:05:28|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年农村人口大量外流,村里劳动力锐减,每逢插秧季节,母亲便去帮别人家插秧,据说现在一天能挣100块,我电话叮嘱,不要去,之前在家插过,太阳底下,手脚在秧田里泡着,一天腿脚浮肿,腰酸背疼,两腿分开弯腰太久,半天会直不起来。到晚基本上爬不上床,每年我都叮嘱,咱不缺这100块,让姐姐在家将母亲看住了,不要让她走,可是往往是姐姐也禁不住诱惑,跟着一起下地,随后又跟我电话,言语中有些后悔,说这100块钱来之不易,弯腰撅屁股的,一天下来连食欲都不振了,太不值当,下一次再也不去,可是,下一次,她又让父亲带着俩孩子,挽着母亲,扬长而去。

问母亲何必这样,她笑,“还不是那死老头子”。父亲一向手头苛刻,自己不花钱也就罢了,还不让别人花,母亲一辈子不管钱,想从他拿钱便要被他盘算,但是有时候父亲贪便宜买回来的酱油实在调不了色,牙膏像面粉,洗发水像发酵的色素,更不要说有时候买的素菜,干瘪蔫巴,母亲每年就用这种机会,挣点自己的零花钱。这么说并非她没有零花用度,毕竟不像前些年一周只能吃一次肉,用洗衣粉像撒盐。我每年给她零用,可是她总舍不得花,说要帮我存着。母亲,我要你帮我存什么钱啊,你若能稍微过点舒服的日子,会比什么意愿都强。

她闲不住。那些年我还有暑假,不让她去地里,八月份,下午四点,热浪翻滚,玉米秸秆半边枯萎,门前的大狗将肚皮贴紧地面,吐出舌头,急促起伏,哈喇子流得满地,小猫都知道缩在水桶边,刚刚从井里提上来的水在塑料桶的边缘沁出点滴。这种天气不宜下地,再说地里也没什么事,不过是田埂有几颗草,我下午放牛都要五点钟才启程,甚至老水牛躺在池塘里,浑身染泥,不愿起身。其实我至今搞不清楚,有人可以播种之后再也不管,有人可以每天看到他在地里的身影,最后可能收成也差不了多少。那个时候我总觉得,把种子种下去,管什么草不草,比如在油菜地里,从来都不会缺乏杂草,有茅草,青草,有“小鹅肠子”,“拉拉藤子”,等等,最后还不是只收菜籽,它们长不过庄稼,这些长不过庄家的杂草就随它去呗。母亲一听,就摇头,拿眼睛瞥我。

昨天看动画《岁月的童话》,里面说很多人向往回到乡村,渴望返璞归真,可是真正扪心自问,实际上是叶公好龙,乡村远没有我们偶尔去看一次那么景色宜人,那鹅黄的油菜花,金黄的麦穗,碧绿的稻田,还有长出红胡须的玉米,洁白的棉花,菜是那么纯天然,水是那么灵动清澈,可是如果这么好,为什么乡村如今已有大片土地被荒废,一户户人家的房子里只住着藤蒿野猫?

可是农村还有你我没看见的事情:点油菜需要用粪肥浇盖,臭气熏天,收油菜需要小心翼翼,一碰那黑色的籽粒纷纷扬扬地比在秃顶上栽头发落下来还快。麦穗戳人,收割时人若被麦穗拉到,胳膊会好几天火红难耐;水稻田正是孕育蚊蝇的天堂,太阳落山,蚊子苏醒,能够直撞你的眼睛,鼻孔,耳朵,恨不得要在你的衣服上咬个洞。摘棉花就更不用说了,一定要趁着露水天,这样摘下来的棉花不会被枯叶包裹,比较纯净,售价也比较高。种点菜有时候要防猫防鼠防鸡兔,小青菜刚发芽,可是咯咯哒哒的鸡仔们的大爱,偷空就透过网钻进菜园,来了个大快朵颐。

过年母亲抱怨,说舅舅,小姨他们居家外迁,每年喂养的鸭子,土鸡一家一只,散来散去也没了,想想,院子里下雨就是鸭子们的天堂,被淘出了一个个坑洼,不下雨则被鸡鸭粪便覆盖,每日要清扫,说他们就吃现成的。以后再也不给了。我笑,也就是抱怨抱怨罢了,舅舅舅妈,表弟表妹若是回来,还不是照样大包小包地给他们带回去。

这还不是跟答应了不去插秧,不下地一样,口是心非得让人没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