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自我的使命  

2013-06-10 23:16:56|  分类: 默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叫老黄尝尝我的手艺,谈起往事,有说不出的酸楚。过往的略去不谈,我告诉老黄最近发生的一件事,那天我被老N叫到办公室,说,你上次拜托一个人的事她有向你反馈吗?我答,没有,N继续,她有向我反馈,随后掏出手机,让我看她发给N的短信。老N还没有等我看完,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件事吗?

老N说过很多次,每个人都应该掰着手指头数数能够在深更半夜向其打电话借钱,或者聊人生的朋友有多少。他说他有很多,我在心底里数了数,不多,很少。我猜到了他跟我说短信的用意,我是失败的。

来上海一年多,变化似乎很大,不得不承认,环境对人的影响很大,我曾经可以心无旁骛地看书,看电影,码字,可以步行上下班,因为慢,一切都可以是风景,观察可以细致入微,现在骑车,虽然可以遇到更多陌生的面孔,可是来不及看他们的表情,路边的花草很多,我从来没有停下车轮,去闻过它们。以前很满足,小富即安,住着三寸的房间,没有网络,没有桌子,可是我却能写出一本本日记,如今有网络,窗明几净,可是我老是觉得差了点什么,想买电子阅读器,想要好酒,想自己找个更大的房子,买了一大堆书,却看不完。以前跟人聊天,话虽直接,但是句句属实,倒没有故作寒暄,没有恭维客套,没有我自认为的言语可鄙,现在不时冒出的称呼让我自己吃惊,那种见面就问房子,工资,老婆或孩子的对话,我厌恶,却又一次次扮演着问话者。

我说过很多次,我不会让自己变成曾经鄙视的那类人。可是,更让我难过的是,如今看来,我正在变成或者已经变成了这类可鄙的人。老N说,你需要从头来过,需要釜底抽薪,欲改变整个现状,单单变化一件,或者一个点远远不够。于是我想如何才能改变一个面,哪个才是釜底的薪。老黄说,一个男人,成了家,就有责任,他需要照顾自己的老小,人谨小慎微可以理解,俗气一些也可以原谅。老黄似乎是在安慰我,但又似乎在说,家是那块“薪”。可是家难道不是人类灵魂最后的栖息地吗?又或者是说,这块栖息地是以蝇营狗苟换取的?

也许是,那恬静的所在往往也是喧闹的场所,极昼是因为有极夜,无论如何我需要添点色彩。更让我动容的是,我那从未改变的念想,就是金子不会发光是因为没被发现,若要被发现,就必须是块金子。我不是金子,不过是跟芸芸众生一样,是别人脚下的垫脚石。如果继续坚守“任何城市都是一个城市”的顽念,我似乎发现了原因——至少是原因之一——来上海这一年多的问题是我不甘做一块垫脚石。

我似乎找到了之所以成为如今这样的原因,不管是让那小瞧我的人看看,或者是让没看上我的人看看,或者哪怕是让自以为是的自己看看,我在试图证明什么,像一个存在的人拼命证明自己的存在一样,我突然在想这么做的意义。为什么需要证明?我不得不承认,一段时间,自我离开了,跑得很远,被别人骑着,然后不服,要反过来骑别人,另有一段时间,灵魂出鞘,浑浑噩噩,机械的钟摆一样,如果一定要定义什么是行尸走肉,我认为便是按部就班,脑袋空空。我不愿想任何事,恰恰是这种不愿思考,让我湮没,使我安全,我安于这种沉默无为,五谷不分的安全。

可是每个人来到社会都有自己的使命,做了螺丝钉是使命,做了扳手也是使命。使命更需要安全感,很大程度上来说,真正安全的是不让自己的使命夭折,受损,恪守维护并培育这样的使命,才是自己真正的本分。

老N说得很对,那短信内容是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需要发现自己的使命。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