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思想行为罪  

2013-05-01 01:30:38|  分类: 扯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王小波说一切都在不可避免地沦为庸常,我起初似乎有点失落,这一切应该包含了人,毕竟没有物是庸俗的。心性高傲的我在骨子里似乎对于庸常颇有微词,在学校因为冷漠被别人说成是高傲,这当然不符合我的本意,与其说是冷漠,不如说我是胆小,是防护,不愿与人交接,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自我觉得值得我交接的人不多,这又是莫名其妙地高傲,但在心底又极为渴望那些值得交往的人快些,多些出现,这便有了悖论,不相交是因为害怕不是同类,那对于彼此都是打搅,相交了又必得是个极为繁复的过程,少不了嘘寒问暖,家长里短,这些我不擅长,说了浅白得让人烦躁。偶尔拉上一个甚至是陌生的人不撒手,像要对其倾诉自己的前世今生,一肚皮的话说不完,自忖不是个不晓他人颜色之人,在对方面露难堪之时我还不愿撒手,就像我正在男厕所里撒尿,突然闯进一个女人,我知道应该马上停止,可是没能做到收放自如,心里又急又耻。

我依然时不时被他们提醒,大学快毕业班级喝散货酒时,犯过类似的过失,便是借着酒意,逮着一个人,只管倒肠子,挖心思。当然因为醉,我也不辩真伪,倒了什么我更一概不知,但是鉴于现在犯过类似的病症,我认为他们应该没骗我。于是一想起来就又又急又耻。

急还因为我想在这个庸常的世界,把心里打造出一个世界,一个“诗意的世界”,就是与庸常不一样的生活,与柴米油盐暂时脱开关系的,与日复一日撇开点距离的。可是也仅仅限于在心里,实际操作时,还不是像草一样密贴着水流?我以前笑别人,你之所以妥协是因为你原则性不强,或者你的坚持还不够,或者是你坚持的东西还不足以你持续坚持,现在我笑自己,说这样的话的人,难道不是可笑的吗?假如我是个恐怖分子,生命与理想都很重要,它们大概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可是我被捕了,在被审讯,催逼利诱,严刑拷打,生不得,死不能的情况下,我始终会矢口不言吗?“说人易,非己难。”又有多少东西是我以前坚持,现在依然在坚持的,多少东西是我从未妥协的?掰掰手指,似乎能数得过来了。

一切可能都在演变成没有可能。可能只有一种,那便是回归生活。害怕也好,坦然也罢,生活是活生活的,你我必须学着拥抱,当我抱它的时候,它轻轻地抱我,它若主动,要来抱我时,就如蟒蛇缠绕,会让我喘不过气。可是拥抱并不容易,它远非张开双臂那么简单,得不能太紧,也不能太松,松了就脱了,紧了就没有第二次了,主动伸出去不行,贱了,被动不接也不行,傲了,一拍即合的还是不行,随意了。

当然,拥抱生活并非仅仅拥抱人,花草树木都可以拥抱,而且它们不会嫌弃你是否会有口臭,是不是瘸子,是否箍得太紧,还有你怎么拿捏汉姆雷特都行。这远比拥抱人遭受的拒绝率低,可是我转念又一想,若是人不被拒绝那还有什么意思?拒绝才会有懊恼,有后悔,有改良,才会有让别人无法拒绝。这中间生出的如此繁多的情绪都不曾体验,那岂不是损失?我想被拒的后悔与拒绝别人的后悔也一定是不一样的,就像你在上厕所,有女人闯进来,或者你闯进女厕所,同是误闯,体验也截然不同。

我们老板说,你应该用与别人不同的眼光看问题,就如别人都闯红灯,我就不闯,于是我在心里将别人看低了,自己是高人一筹的,再如,别人待我如草芥,我视他人为宝物,不对等没关系,你是真心的,他不懂珍惜你这根草芥,那是他的损失,你又比他高了一码。我听着听着觉得明白了,他大概还是拒绝庸常的,他想让自己卓尔不群,或者就认为自己鹤立鸡群。我跟他说,你我不一样,我不闯红灯不是因为我比别人高,而是我闯了比别人矮,我珍惜某人不是因为我懂得珍惜,而是因为不珍惜我难过。他说咱们意思一样。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样。就像前几年说,我一旦码诗了一定是悲伤了,唱歌了也是我悲伤了,码诗与唱歌二者本来没有特别紧密的联系,却被悲伤这个纽带串联在一起,于是似乎也一样了,更一样的是,我一哼歌同事就笑,评道,你怎么这么开心呀,我早会上才被骂过,霜打一样的脸被她一说早将被骂抛到了脑后。

当然,被抛在脑后的事情还有很多,如一切与己无关的事。这未免自私,只是很多自私又有什么不好?爱情自私,亲情更自私,甚至友情都自私,你不会跟谁都做朋友,肥己是私,但是损他同样是私,接受是私,拒绝也是私,这么看世间之事差不多都有私份,你开公司也是自私的,否则谈不上商业,甚至你帮助别人也是自私的,自私到要满足助人为乐的道德或快乐,这当然纯属狡辩,可是庸常却是,它不允许你狡辩,不给你任何狡辩的机会,在心里也不行,否则就是犯了思想罪,这便是所有的问题所在。

不过,我觉得行为和思想总有一个在犯罪,规范的行为是庸常,在我看来,庸常当然是罪,是对你前世修来的走一遭的生命犯下的配不上罪,那么犯点思想罪非但罪不至死,而且还多多益善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