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但得一生梦  

2013-04-22 00:24:55|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得一首曲子,眼泪涟涟。也不知怎滴,我才刚说过自己麻木,麻木得因为工作而无法分心做其他事,如书桌上码得整齐的书,硬盘里分门别类的影片。总有人好心好意在周末要将我赶出门,我知道这种善意的邀请,可是,如果门外有鲜花,屋里我未必看不到,屋外的拥挤,屋内却没有。这是我的自私,屋里的却要将其独吞了,我将全部的心力都花在让自己过得舒服点,杂物少一些,地板和床铺干净一点,菜做得再可口一些,心灵再丰富一点,想象再无穷一点。日拱一卒,我不会放弃。

说到洒扫,还是觉得有很多女子,出门光鲜,屋内一团乱麻,如果说一个人的衣装在外,需要包装,那么居室如心,更需要也值得打理了。当然,反过来,有人一定觉得打不打理全是为了一个舒坦,整洁是舒坦,紊乱也是舒坦,你之舒坦与我之舒坦不是一个概念,因此也就无需指摘。对此自然无可厚非,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总有在一个屋檐下的可能,若是不能同一,也不能同意,站在边上缄口远观就行。

贝多芬在洗澡的时候从二楼冲凉,楼下漏水哗哗作响,下面人喊破了嗓子反对,贝老一任其行,毫不改色,照样提了水来冲。这几日楼层装修,有天晚上十点了还在轰轰作响,我气不过,跑到楼上敲门质问,开门的腆着个大肚子,睡眼惺忪的,回答,我还想知道是谁半夜哭丧还是咋的呢。我不好意思,忙不迭道歉,又敲了上一层的门,说是在底楼,门面装修,于是绕道门外,老板正在门前小憩,我将前两通无理取闹吃的气全撒往他处,上去不由分说,像泼妇一样指责:你大晚上的钻什么房顶啊,还让不让人睡觉。老板往里看了看,腼腆一笑,“不好意思,马上我让他们停”。就这一句,我觉得自己是否太过分,蔫了大半。也就在那一刹那,觉得人非但不坏,而且挺善良,讲理之人尤其善良。我气呼呼的,不善良。

我时常因为卫生气呼呼的,可是不说,不说是不是就善良了呢?我不知道,每次锅铲洗完了依然还沾着油垢,我便只好泡了再刷,卫生间刚刚拖好,白亮白亮的,看着心情愉快,我骑车速度快,早上起来一看,水渍满地,污痕处处,于是气就不大一处来。人就是这样,总会选择对自己最为有利的方式去行为做事,这便是博弈论中的观点,只能说,对于我,最为有利的就是干净。卫生间朝北,备拖把没有阳光容易滋生菌种,干脆备条毛巾,出门前趴在地面,用毛巾将湿地抹干,看到亮白,心情便又舒坦。

我没有洁癖,还是只想让自己舒服点。可是转念一想,我一定是太挑剔了。前段时间朋友老黄来了位朋友,他老婆回家休养,这位朋友便在老黄那住下了,我当时就想两个问题,第一,若我是老黄,我会如何?我想一定会觉得不适,一来从未与人同榻,会非常别扭,二来若是臭鞋满地,衣服乱甩,我真不知该如何处置,三来更有对我时间的夺取,每一条可能都会让我难以忍受,却又要大度地装着欢喜。第二个问题是,我若是那位朋友,又当如何?会不会借宿友人家?若是借宿,会不会别扭?会不会给人添麻烦?据此我想很多事都找到了落脚点,如我的冷漠,我的不善交际,还有我的麻木。

还有我的小心翼翼,若是往好处说,也许叫不愿给人添麻烦?可是正是这种不愿给人添麻烦的想法给自己添了几许麻烦,比如让自己越发孤僻,万事自己来。我跟一个同事说,你知道自己的优点吗?她等着我往下说,我便说,你懂得借助他人的力量。她莞尔一笑。我不行,于是工作中只有别人叫我,而且往往叫了无法拒绝,是不好意思,加了班也要弄完,于是又回到前面说的,有心做笼事,闲暇读书少,难受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