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站着说话腰也疼  

2013-03-30 12:11:46|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司给了我一个任务,让我下次去什么地方要惦记着写札记,为了办简报,我一听不乐意,平时写是为了兴趣,看书时调节,但凡与工作挂钩,便觉得它是个负担,就要推脱。甚至有约稿的,我也不喜,一来无能,码出来的难登大雅之堂,二来就算能看两眼,但也属于瞎猫碰到死耗子,不能纵容为自己的虚荣添砖加瓦。还没等我开口拒绝,公司办简报的女生说,有稿酬,我眼前一亮,哈哈,看来我是俗人一个,拒绝不了诱惑,那就写吧,所谓家丑不外扬,一家人看,安慰自己是心理作怪,稿酬自然是请大伙喝茶,图个不嫌弃,乐呵乐呵。

去蒙古之前,我做了一些功课,当然是与自己的兴趣点相关,就找了些音乐,电影,书籍。马头琴自不怠言,其音色动人得让人难以形容,尤其是一些马头琴的经典曲目,如摇篮曲,鸿雁,天边,天上的风,等等,一听就会令人陷入对戈壁草原的无限遐想,同时天地之间的孤独哀愁也尽显其中。然后是蒙古的长调,音节单一,但音域广长,一如漠漠沙丘,辽阔草原,豪放奔驰,一泻千里。

至于电影,我断断续续找了几部,《蒙古精神》是1991年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电影,导演为俄罗斯的米哈尔科夫,故事开始于一个蒙古的牧人男子想要孩子,但已经为他生了三个孩子的妻子不愿意,追逐后妻子告诉他城里有种能够避免怀孕的东西,要他去买。同时,一位俄罗斯卡车司机做工,在辽阔的草原上开车时,颠簸打盹,险些将车开到了河里,牧人与司机误打误撞,成了友人。故事很简单,但是又意味深长,蒙古的土地上虽然牧民依然不少(据2010年统计数据,蒙古国人口275万,其中有一半是牧民,另一半居住在首都乌兰巴托市),但是古老的游牧民族生活方式已经浸染了现代工业发展的烙印,不用说日常用的塑料袋,摩托车,电视机,小型家用风力发电机,太阳能,甚至孩子的玩具,电影中直接透露的避孕套,等等,无一不在侵袭古老游牧人民的生活方式,因此,李娟说阿尔泰脚下住着的那群纯粹的牧民,我才尤为喜欢。

但是,这种喜欢多少带有一点强人所难的味道,甚至很霸道,很无礼。人人都有向往与追求幸福的权利,城市多少给人以憧憬,给人以希望,相比物质匮乏的牧区,城市无疑是很多人心目中幸福的代名词。蒙古的孩子们早起晚归,冰天雪地里日行数十公里求学,也就是为了将来能够住进像教室墙上贴着的高楼大厦,能够随意购买琳琅满目的商品。那天看有人给李娟留言,说“你可千万不要回来,到城市你就被污染了”,“坚持住,那是最后一块净土”,这种话语无疑是勒令,更是强盗逻辑。我们村里以前说一个人有出息,只消一句,“这小子以后不用种地了”。

以上是题外话,蒙古精神不仅仅在说那驰骋疆场的千年文化的没落,当年成吉思汗的铁蹄狂奔,所向披靡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这个时代是被工业,欲望,消费主导的,乌兰巴托的街头到处可见时髦的女性装束,她们身穿皮质或者羊绒大衣,黑丝袜,长筒靴,这种标准配置甚至让不少国人自愧不如,但是与此同时,这个城市的基础设施又不是很好,水泥路面失修,颠簸,东西两段成片的棚户住宅区,整个乌兰巴托有四分之一的人口住在那里,虽然如此,这个马背上的民族,也有很多已变作汽车人口,由于当地实施自由免税制度,汽车进口相对便宜,一辆二手车听说仅需两千到五千美金,车多路窄,上下班高峰时拥挤程度便可见一斑。

蒙古现行的经济发展模式也早已由传统的放牧业变成与土地打交道的采矿业,其矿脉发达,等于遍地是金。去年十月份遇到一个在内蒙的中国生意人,早年在蒙古办下了一个开采的许可证,他经常往返蒙中,说蒙古的矿藏非但丰富,而且质量上乘,甚至不需要挖掘,土地表层覆盖的都是钱。可是这种钱又是不少蒙古人所不屑去敛取的。

在吃饭的时候与一个蒙古人聊天,他有政府背景,在日益高涨的采矿许可面前,他有门路弄到许可,但他一向油里油气的声音中却透露出几分忧伤,说,“我虽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种挖掘祖坟,向大地动刀的事,我不能做”。

虽然我说了不少乌兰巴托的负面,但是我依然喜欢这个国家,喜欢它那古老而失落的文化,喜欢它豪放奔驰的性格,喜欢夏天它的蓝天草原,冬天它的冷冽清寂。当然,主要是喜欢人,不仅是好客,更不仅是不拘一格。蒙古传统的三大竞技项目为“摔跤,骑马与射箭”,与此演变的是暴力事件,如打架,2012年10月亲眼目睹一起在婚礼现场出手的场面,卫生间的小便池被砸了个稀巴烂,边上印着干枯了的殷红的血迹;前两天看到一起街头打架,几个穿着邋遢的中年人在一起打,一问才知道,不过是比赛,玩笑,打过也就打过,谈不上记恨,随手摸到砖块,钢筋或者要用枪(蒙古人为了对抗自然及狩猎,持枪的人不少)去报复。我便想起李娟写的文字,酒鬼在一起喝酒,喝到较劲了去外面较量,赤手空拳,分出胜负来便又握手言和,相互道歉,继续喝得人仰马翻。

这种人由不得我不爱,即便他们是酒鬼。

接下来不得不说《蒙古草原,天气晴》(Puujee),这是让我感慨万分的纪录片,真实地记录了蒙古那片广袤草原上游牧人家的生活状态。游牧的一家子,父亲去乌兰巴托做工,一去不返,母亲有着蒙古女性典型的体型特征,健美干练,圆脸高颧骨,扁鼻眉少,家中马群跑了,她为了找马风餐露宿,后来有一天从马上摔下,不治而过世。普吉帮着外婆放牧,6岁的小女孩马鞭子甩得啪啪响,靠着舅舅的帮衬,到了上学的年龄,她去上学,按说希望放晴,可是天有不测,有一天她在放学途中出了车祸,幼小的生命也陨落了。

看完我无语凝噎,普吉的外婆是个乐天派的老人家,她女儿,孙女相继逝世之后,笑容从她的脸上渐渐消失。不论生活有多难,乐观都是一个人不被打败的盾牌,可是上帝有时就是不公允,雨专打屋漏人家,当人屡遭重创的时候是很难不对生命产生怀疑和幻觉的,就像普吉外婆最后一张照片手持戒珠,神情凝重。纪录片如此真实,更让我理解人们放弃逐水撵草的游牧习俗,向着城市迁徙,那儿即便住在棚户区,至少不用在凄风沥雨中起早摸黑,七天一小搬,十天一大搬。

再加上气候的恶化,草原面积逐渐被戈壁风沙吞噬,恶劣的气候条件对牲畜的扼杀,以及矿业劳动力的诱惑,更是直接或间接地促使人远离游牧。举个例子,2009年的冬天,蒙古牲畜被冻死的数量为800万头,相当于全国牲畜总量的20%。住在棚户区的人缺乏水,电,供暖,供热,酗酒严重,犯罪率颇高,甚至也有人住在下水道,要知道冬天可以零下40度,我去的时候零下十几度,走在街上,一刀刀割在身上的寒风逼得我无处藏身,简直无法想象那在下水道里藏身的人是如何艰难生存的。

李娟说生命是强悍的,有时候用不着人过分去担忧,或者来不及让人担忧。我知道这句话里包含的并非是对生命的漠视,有时候恰恰是敬重,更是死一般寂静的忧伤。


站着说话腰也疼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站着说话腰也疼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站着说话腰也疼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站着说话腰也疼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站着说话腰也疼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站着说话腰也疼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站着说话腰也疼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