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同样的面孔  

2013-03-17 19:20:15|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来出差的频率慢慢多起来,但是依然没有时间去当地游玩,每次都是公干,晚上闲暇才得以品味下当地人情,且我一直有个嗜好,便不是跑进什么有名气的地方,而必要花点整段的时间,找到弄堂小巷,看里面人在谈什么,做什么。

这是我第二次来新加坡和越南,新加坡全民教育制度让国民素质相对较高,地铁里的座位设有专门的老孕病残弱席位,很少有人抢位,多数情况下人宁可站着也会为不知何时上来的需要之人预留。地铁站点的标识多重,数字化显著,电梯交错,提包者很少需要用手拎的。只是心目中早年坚信,在地铁上中国十有八九在打盹发呆或玩手机,在日本十有八九在看书,在新加坡十有五六在看书,这种一厢情愿的想象似乎已被充斥的电子数码产品打破,起初有点失望,后来想想也许这正来源于人们对陌生文化的想象崇拜心理。

与新认识的马来朋友聊天,他说看上我的妙龄同事了。我和他同事在其中牵线,聊了很多,他说他29岁,因为宅,至今单身,妈妈是华人,他希望找个华人老婆,因为华人老婆比较漂亮,我听到这就禁不住哈哈大笑,要探一探他是否是为漂亮而恋爱,便说,华人女孩确实不丑,但是爱钱,他更笑,这个世界爱钱的女人太多,新加坡的女人也一样。男人就该赚钱养活他喜欢的女人,我点头,说她们有她们的考虑,教育,卫生,治病没一样能少得了它。听着还行,我和他同事便两边撺掇,鼓励他与我同事招呼,可惜他太害羞,撺掇了半天也没行动,只是互留了通讯方式,然后不时偷眼斜瞟我那年轻貌美的同事。

与他一起的同事是个女孩,有纹身,二十六岁,但是看上去较为老城,我跟她聊得话题更广。她的那位马来同事说奇怪的是,她才来公司三个来月,但是似乎都有好几年了,任何一个人她都能马上跟他们打成一片,每次有客户,只要有她接待就能把客户在办公室逗得咯咯直笑。我说我恰恰相反,有客户一来,我常常让他们紧张得汗流浃背,这回轮到他哈哈大笑,要击掌,说,“老兄,我也一样。”

女孩名叫Vivian,是香港人,家中有两个哥哥,在新加坡她只身一人,已入新加坡籍,她说她的两个哥哥都是外表华丽,里面空空,我问何以这么讲,她回答,他们两个继承父业,都讲究名牌,有车有房,但是真正问他们有关生活的东西他们却一窍不通,比如他们会往身上涂满防晒霜,却不懂晒太阳的好处,都已结婚却不懂什么是爱情。我注意到女孩的皮肤黝黑,她接着说,她的男朋友是西班牙人,38岁,但是看上去很年轻,他男朋友在菲律宾的一个岛上已经住了近十年了,连什么是iphone,ipad都不知道,有一次她给他买了个ipad mini,他惊讶,以为是放大版的mp3,还说,他男朋友很简单,每天都跑步,一定会运动,要是她有一天忘了运动,他就提醒她。我呵呵一笑,说幸福很多时候源自专注,同时,只有简单才能持久专注。她还说,可惜她家里人都反对,她父亲要她找华人,回香港,然后结婚生子,过Normal Life,说她每次回家家人都会给她安排相亲,她也去,但每次相完,都推说不合,相过了了事。然后回新加坡工作,再到菲律宾看她男朋友,在海岛上脱得光光的晒太阳。

她说,以后就跟她男朋友结婚,几年之后大了,没人要了,父母自然就不会反对了,或者他们安排相亲,相得他们没了面子也就不会再操心了。说其实他们现在正在加紧筹钱,因为已经准备在岛上筹建一个潜水俱乐部,以后养些鸡,养很多兔子。说完掩饰不住满脸的憧憬,一笑露出一对俏皮的兔子门牙。

她说她不喜欢新加坡男人,问为什么,她答,新加坡因为全民教育,加上男人又全民服兵役,这就意味着,男人高中毕业一般在十九岁左右,然后三年兵役,二十二岁服完兵役,有些人中间休息一两年,再上大学,读完大学一般都二十八九岁了,即使不休息,读完大学也在二十七岁左右,但是学校学到的跟在社会上截然不同,等于是张白纸,又要在社会这所大学里重新学,一学四五年,男人都三十多了,而女孩子成熟较早,要找也只能找年纪大的,否则代沟太明显,“我又不是去当保姆。”

我想这个世界大概就是这样,在物质与精神面前,人总是难以抵挡,有些人对于某一方面看得较重而罔顾了另一面,有些人要面面俱到,都没有对错,因为都是为了心目中的幸福。但是每个人对于幸福的定义又确实千差万别,钱财的安稳决不能等同心理上的满足,反过来,心理上的满足也绝非钱财可以给予的,再反过来,在这个消费浪潮高涨的社会,没有物质,那种不安全感可能会很强烈,拿我来说,我自认为物欲不强,但是兜里却绝不能断了粮饷,否则就容易浑身不踏实。如果一定要细究,自然是有物质比没物质好,固然是贫贱夫妻百日恩,但始终是愿意枕石漱流之人少,人人难免为柴米油盐操劳烦忧,不论好坏,能够安之若素,不为外界所动的不多,像女孩的西班牙男友,住在岛上,十年如一日的则又少之又少。

但是我心里却又在较劲,当社会的价值观向物质化倾斜时,即便个人不是推手,却也难逃其咎,也并非要人摒弃物质,而是在失衡的天平另一边,个人的重量再轻,也是一点砝码,这样才不至于活得困顿和机械。好在我看到身边这样的人其实也并不少,至少是怀揣这种梦想的人不在少数。

同样的面孔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同样的面孔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同样的面孔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这是我美女同事蒙昧以求要吃的,海南鸡饭,很便宜,才3个新币,折合成人民币也不过15元。顺便说一句,据2006年统计,新加坡的消费水平不高,恩格尔系数据称在整个亚洲为最低,仅为22%,北京为43%。

同样的面孔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这个椰果当时以为便宜,两个新币,后来在越南只要2万越南盾(约等于6块钱),摇着肚子,喝了好几个。 

同样的面孔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路边上不知道什么花。没采。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