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给你,远树两行,给所有那些不开心的人  

2013-01-20 14:19:17|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人的文字越看越有意思,这种有意思不是指阅读的轻松,有趣,而是其笔下对真实生活的描述,类似纪录片的呈现,是沉重,是看完哀叹一声,然后陷入半晌无语无噎的状态。这样的艺术家很多,小径安二郎,田纳西·威廉姆,理查德·耶茨,黑塞,卡森·麦卡勒斯,等等,一大批,我暂且将他们归为“绝望一族”,作品描述的是一个个善良却伤痕累累的灵魂,或者一具具没有灵魂可言的肉体,并且看不到出路,也几乎看不到希望,像每天中午只能在楼下唯一的餐厅吃饭,今天的菜与一年内任何一天的菜毫无二样。

你将不知道什么时候生气,什么时候开心,即便知道,你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生气,该不该开心,你不会知道开心的你或生气的你会对周围的人产生什么影响,于是你只好选择,小心谨慎,压抑自己,最终爆发伤及别人,或者大收大放,罔顾他人,先伤别人,再伤自己。或者别人伤你了,你有前车之鉴,为保护自己,转而伤及第三人,第三人为保护自己,又为其他事伤及第四人,最终循环往复,你是第一个受伤者,也会是第N个受伤者。甚至那些我们自认为固若金汤的爱情,亲情,友谊,都会在不经意间背叛自己,也背叛他人。有人反思,是我们要求的太多,比如,没有爱情想要爱情,有了爱情想要更美更帅更富的爱情,有了白富美高富帅的爱情还想要不争不吵,忠贞不二,一切和谐的爱情,这些都有了,还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想着彼此可以洞若观火,精神与肉体高度统一,一言一行都大方得体,最终可想而知,你我不过是胆大包天的空想家,是个不切实际的欲望大师。

正如心理学家TalBen Shahar所言,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不是抑制要求,或者放低要求,而是正确地要求。上面对于爱情的要求本身就有谬误,建立在这种要求上的爱情要是能幸福,岂不是美满只需坐而空想?放牧族群他们可能会想着在迁徙途中有人家递上一碗茶,却不会想着即将献上的茶里有着羊肉泡馍,或者有海鲜鱼翅,若是没有就失望,就痛苦。在冬季牧场的毡房里,你可以想着明天大雪,终于可以不用去远方提水,这种想象是快乐的,同时你也可以想,雪里要是不夹杂着牛羊粪便蛋子就好了,要是能吃上鲜美的大白菜就好了,夏季牧场,你讨厌蚊子,讨厌锅里炖的羊肉里没有斑斑的苍蝇,但是一睁眼,你的想象像一杯盛在玻璃杯里的水落地而破,你痛彻心扉。可是你有想过吗?难道有水,有茶,有吃本身不就是幸福的吗?难道非要住上洋房,通上暖气,喝上不漂着蚊蝇的汤才算是幸福?

这么说并非叫人不去憧憬,而是结合自己的现状,幸福就是本分,就是享受眼前的、手边的一切。幸福没有等级之分,快乐没有高下之别,心态重要,更重要的是有一颗对社会,对他人,对自己有个较为清晰认识的心。当你不切实际的时候,就是你痛苦不堪的时候,当你想着别人跟你想的一样时,也是你痛苦不堪的时候。佛家说苦在不得,托尔斯泰也说苦在欲望太多,我却始终觉得苦在不够明智,苦在分不清什么是应该欲与望的,是可以得到的,什么是望尘莫及,是海市蜃楼。比如,我想要我爸妈不要在我面前唠叨我的个人问题,那不可能,他们不是我,那么我就随他们去唠叨,他们越是唠叨我越是调侃,什么我在等待外国妞,正在计划买一个日本妹;我早就有了,回头把孩子带回来叫你们爷爷奶奶,你们准备好红包……反正每一次我一定有办法让他们嘻嘻哈哈,虽然这种嘻哈不无苦涩。小时候我上学要走很远的路,要过河,很多小伙伴们都有父母陪着,把他们送过河,我父母没有送过我,接过我,我当时气愤,痛苦,这是不合格的父母,有时想想干脆故意脚下一滑,从河边的石板滑下去算了,现在我则满心感谢,他们能够撒下手,让我独来独往,该是多么提心吊胆,该是需要多少勇气,我又因此得到了多少独立锻炼的机会?我想有个不贪杯,贪杯后不多话的父亲,可是这显然由不得我,我从出生那一刻就没有了选择父母的权利,那么,我何不陪着他喝上两杯,然后装作比他还会唠叨?你说,我要让你闭嘴听我说,看你还说不说?我们家穷亲戚一大片,他们买房借钱,父母说你又不是开银行的,让我找个借口说自己还要买房,还要娶媳妇,回绝算了,我说舅舅都开口了,谁让俺有钱呢,哈哈,反正虽然工资不高,自己除了打理爱好,也花不了什么,就挪用一下,欣然打卡。但是也有一次让我不舒服的经历,我的小姨夫置办家具,找我,我说在上班,晚上回去弄,他有点不高兴,接下来他给的户名与帐号不符,我电话给他确认,他开始甩了脸子,说你不想借就算了。我想他怎么能不知道我的诚意呢?可是一想,他怎么能知道?谁能知道谁呀,我可不想他钻进我的肚皮。问心无愧,我自可向天笑。姑姑小气白咧的,父亲在背后说他这个妹妹,我护着,不过是些没喊他吃饭的琐事,小便宜,去看望她我就带些水果,小吃什么的,不贵,就是图个顺气儿,姑姑就会跟我说我的表妹表弟,那会我就觉得什么都值,说什么都亲。我终究不至于要跟她算什么陈年老帐,当年我上学的时候,她家算是比较富裕的,一分钱不帮,父亲为此跟我吵了一架,要我退学,我袖子一抹,就是不干,你要让我退学可以,除非我残废,除非你打死我。

现在回想,以往所有的那些不快,现在居然都可以成为我快乐的种子。品啧是快乐,痛苦本身还是快乐,只是需要将眼光放得长远一点。父母终将离我而去,随之远去的还有他们曾经那尖声的责备,劳累时冲我发的脾气,我对母亲痛哭流涕的质问(你爱我还是更爱教会?),我对父亲唯唯诺诺的责备,这样的所谓痛苦的例子不胜枚举,总之关系再亲密的人终究也会在某件事上令你我略显分歧与疏远,但是难道不是所有人都会湮没如云吗?所谓争执还不是因为想要占上风,自己渴望着什么,对方又偏不放手;自己不渴望什么,对方偏要从你这拿,叫你去渴望,既然都在得,也都在失,那么得与失又有什么值得快乐或者痛苦的?

我拒绝过他人,被人回绝过,误解别人,也被他人误解,说他人贱,自己更贱过,说世界不爱我,我也不会爱世界,风是那么大,雪是那么小,我是那么弱不禁风,所有这些我甚至要诅咒这个世界了,但是,我想明白之后,就觉得首先该感谢的是我的父母,他们造了我,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哇哇一哭,最终哭出了个现在的笑脸。然后自然就是感谢这么大的风,这么小的雪,这么弱不经风却能享受风与雪的我。最后感谢以后可能出现的那么小的风,那么大的雪,还是那么弱不禁风的我还能站得直,挺得住。

有人将早起就能去地里插秧看成收获与希望,有人却将它看成劳累与负担,有人在锅台后烹饪出一盘爱心,有人也在油锅中煎烤出怒气,有人将路边迎风撒尿,尿溅裤管说成肮脏,但也有人将它看成诗意满仓。

是的,我再重复一遍,心态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是有个智慧的心态。什么是正确的期盼,智慧的期盼,大概就是你不能期盼自己不生病,生病不用吃药,或者生病有人会探望你,对你嘘寒问暖,给你送去鲜花,智慧的期盼却是,真好,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能偷得浮生半日闲,睡一觉,还能看到帅气的医生,美丽的护士。或者哪怕大病一场,将平时都没有空思虑的事合起来胡思乱想了一番,甚至这胡思与乱想,何曾不也美丽得被我们忙碌地甩手一旁?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