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你这张白纸,让我如何舍得玷污,就像这本素颜封皮的书  

2012-09-23 11:50:16|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完她的那篇文字之后,禁不住饮泣吞泪,突然很想看台湾电影,可能是近期看的几部台湾作品里的人事变迁有如这般波澜暗涌,无心无肝下掩盖的是极度的伤痛,可是又静若三餐。

这一生就如不停旋转的陀螺,我不敢让它停止,一停它就蹩进角隅,会碰触那里放置的破烂灰尘,往事旧物,即便如此,在清明或混沌的夜晚,当我眼枕白纸黑字,沉沉睡去后,梦魇忽然侵袭,一个夹带着一个,汩汩而来。我从前是自诩卧榻之侧,鼾声如猪的,直到日上三竿,一夜无有惊扰。大学有一天做梦——那似乎是我在记忆的空档里能够把握的为数不多的梦境之一——我兴奋地记录,发短信告诉她,说我梦见你了,仿佛梦见已是深情一款,情书一抹。之后我留意,并非我不做梦,而是夜里梦多,醒来后,没有一个记住的,那朦胧的印象像舞台报幕一样,匆匆而过,如奶奶硬是让我吃青草;外婆坐到我床边,有的没的地无论我怎么问她,她就是不开口说话;我突然多出个面目模糊的孩子,我对它恶言怒语,它始终像一条蚯蚓一样跟在我身后;有条蛇缠在我的脖子上,可我居然一点也不疼,还回头看,那条蛇竟然是我小学颇有好感的女生……我白日梦多,却不被这凛冽的太阳与奔跑的车流所容,竟至于,我后来在白日做梦时换了方式,美其名曰,叫“想象”,它载着我到处飞翔,于是像听歌一样,“我从不羡慕飞鸟,因为我也经常偷偷地飞”。

我以为飞离了她的魔掌,如拜伦所说,“人们一提到你的名字,我听了也感到羞辱。”但是这么说的时候,他是心有戚戚,难以逃脱的,更难说的是,拜伦对于曾经爱过的人爱与恨熟多熟少,而仅仅是时事不同,心境不同,看人待物的方式也会有所不同而已。年轻时对于伤害自己的人往往会心存报复,然而到了暮年,即便回味当年的苦大仇深,还不是带着笑容?吴念真写他的弟弟游手好闲,赌债累累,写出时莫不是深情款款,他拍那个吃喝嫖赌的多桑,晚年躺在病榻,在众目睽睽下给父亲剪指甲,还不是在爱与怨中挣扎?难道一辈子连修正自己的机会也不给,要一辈子铁杆钉钉子,此时怎样,以后就必然如何,死不回头吗?

我突然想,原来我真正怨愤的是,你那有如顽石的头颅。我试图用粗浅的理解告诉你,要允许生命一点点后悔的机会,如果一定要坚持,那么我希望你永不后悔。想来还是算了,自己的影子终究是自己的,我不能将我这片影子加于任何人。可我知道,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没有永远的不后悔,整部生命就是一副印象画,如果主色调为黄,那渗透其中的白,蓝,黑,灰,等等就像点点滴滴的后悔。

吴念真还说一则故事,说某人示爱被拒,后来此人一鼓作气,誓愿要让对方爱上自己,然后再将其抛弃。这便是报复。那天我看了部捷克电影,风格与卡夫卡的荒诞小说极为类似,大意是说一个人在大街上赫赫的商店里租了只猫,几天之后,可能是玩腻了,要去还猫,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租赁商店,问起路人也没有任何人听说过这家商店,几经周转,他找到一个幕后名叫某某某的操作者,相传到某地可以找到他,于是男主人也去了那里,此处已经等了一群人,等来等去,无果,郁郁离去。我对结尾稍作更改,说男人回来之后不想再还猫了,而是与猫日久生情,但不想租赁公司此时找上门,让其忍痛割爱,物归原主。我当时觉得,这就是人生。

最简单的道理却最难彻悟。晴空盼雨,乌云盼日,多行欲骑,多骑想走,市井望乡野,乡野跳农门,少有安心度日的。朋友问我不喜欢上海为什么要在上海,我想了想,已无喜无不喜,一切不过是经历。担心没有表达清楚,接着说了句,就是要让自己体验不喜,享受不喜之喜。对方是个铁哥们,在屏幕上打了个,“日”!

对她何尝不是如此,她不承认对我有误解,但是孤岛一座,谁了解谁都实属妄想。那种激烈的言辞我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使用过了,她居然说我还是那个口直心快,不知轻重的家伙。但是某种程度她确实是对的,我之言辞不避,不外乎是对那我信得过之人,如上面那个回复“日”的哥们,他一定知道我的下文,我回过去一个大大的哈哈,不正经地加了一句,“你来啊”!自问,当我没有展示自己的多元时,你又如何能空穴来风?

不过,时易事迁,世事还是大同小异,雪泥鸿爪,大多枉然如云,我还是非常平静。所谓习惯就是如此,当自己不再执着,不再有顽念,解而不求他人之解,孤而不愿他人之独,我早已可以在书本,电影,账单,厨房,自行车上安之若素。我不是个主动之人,因此失去的也很多,但是如果这就是我,我不会逃避因此而带来的任何后果亦或苦果。
  评论这张
 
阅读(80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