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人有患抑郁症的权利  

2012-08-12 14:12:28|  分类: 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有患抑郁症的权利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我想了想了,决定还是从照片入手。有一天同事感慨现代人基本都多少有点自恋癖,我不置可否。她说的是那自拍留恋之人,硬盘中,手机里收藏着许多自己业已逝去的青春,然后不时捡起来重温,仿佛要将从前拖拽回来或者要将现在留存住,但在脑袋的加工下,往昔却已不再能够确凿无误,记忆却可以做到令它们更为形象逼真。可我依然不喜欢给自己拍照,去新加坡,在月亮船的楼下,同事要给我拍,我央求着,甚至过于严肃刻板地跟对方说,我不要,拍了仿佛就应了老家那句迷信之语:拍了一次照片,三魂九魄就要被带走一副一样。

我起初以为自己是个异类,站在同事的立场上,他一定会觉得此人乏味可鄙,又每有人要给我当红娘,索要我提供照片,我支吾半天,犯愁,好意不能抹,但是一来照片寥寥,二来又好像自己做了坏事,马上要被曝光一样,我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回想起来,还有苏珊桑塔格,那位在美国虐囚事件中高举照片铁证,将摄影的出场定义为拆穿虚伪,揭露真相之人,在采访时也会变得忸怩不安,而宁可躲在摄影机后。她说她是个观察者,被观察时,她会不自在。我亦如此。

再找例证的时候,看到了这本《巴黎的隐士》,在一封信中,卡尔维诺说,“遗憾的是不能每出一本书就换一个笔名:若能每一次重新开始,我会觉得更自由”,是否真会更加自由,罔置不论,后来他又在同名文章中说,吸引他的是匿名的快感,可以夹在人群中观察大家,而保持绝对隐形。他举了个例子,大意是一个教授模样的男人上地铁,忘了穿鞋穿袜子,光了两只脚走路,没人在意他,也没有人好奇,好比脐下的拉链敞开,皇帝穿着的裸露新装,皆不会招来异样的目光,隐形的梦想就成真了。巴黎是这样的城市,自顾自地浓浊,很多东西,很多涵意深藏不露。这样的城市,又有谁不爱?

再试问,谁又能忍受将自己的生活曝光于大庭广众?调侃地说,那些八卦记者,他们除了将他人的隐私曝光之外,再无生活的乐趣,当他们自己身处万千目光分秒必争的监视下,又会是怎样的丑态毕露啊?或者准确地说,丑陋岂不正是每个人生活的大面包里都会参杂的调味剂?只可惜,如泰尔所言,现代的人们在渐渐丧失移情与设身处地之能力,而是自掘于小我的坟墓,却又在极力刺探他人的壳下嫩肉。普通的我们甚至在与人对视的时候也会错避目光,大抵是因为担心自我空间的遗失,在于顾虑心底的秘密会被眼神出卖。

一个人无论多么腹黑,多么暗藏心机,多么粗鄙不堪,只要他未将这种心机,粗鄙向他人转移,在自我的空间里自娱自乐时,便谈不上不道德。

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观点将我牢牢攫住,一种是凸显自我,正如如明星大腕,周转于各种潜规则下,只为了能踏上红地毯时的半刻荣耀,但是星光不会永远璀璨,在太阳光下,它终究还是黯然失色;另一种则是将自我湮没,同时又像只浑身碰不得的刺猬,自私但无害,任何与己无关的人事的靠近都会让它警惕。

我大概是属于后者,对于时间尤为自私,花在多数人事上便吝啬而觉可耻,如喝酒应酬,只是近些年又能做到即便不乐意,实在逃脱不得时,依然可以安然自乐,比如在席间,听人观言,人相百态,总能睥睨一二。然而花在自我身上,我则时常挥时如土:四仰八叉,睡得昏天暗地,或者备足口粮,关闭房门,足不出门,可以琢磨一个画面半晌,也可以一天码一篇文字,再将它撕了;还可以为了努力加餐饭,在菜场厨房调配绞尽脑汁。

但就是不要来让我做我不乐意的事,比如拍自己,我害怕人炯炯的目光会刺穿我的皮囊,说白了,我会偶尔为游走于边缘而心虚,我会为站在桥上看人却被人观看而觉背后凉风飕飕,我有时会只能跟自己耍流氓而倍感虚空。我是偷窥的,是粗鄙的,可某些时候似乎也有那么一点高傲。高傲在可以不为身边没有女人而心焦,但同样为此颓丧,高傲于游历期间的不驯顺,同时渴望被驯顺;高傲于在同化大行其道时我还能蹩脚走进一个可供躲藏的福地,但是同样为这仅有的象牙塔而懊恼。

最后抄一段我颇为喜欢的一段话,卡尔维诺的,人有患有忧郁症,得心理障碍的权利,如我在书中加的注脚,个人所拥有的宽容精神往往正是源自与曾经边缘化,孤立化的经历,及由此产生的思索,方能体味公众之外的甘苦。

“一言以蔽之,我老是跟别人不一样,稀有动物般被人瞪着看,我不认为着对我有负面影响:面对他人对你个人习惯的敌意,为正当理由而被孤立,忍受随之而来的不便,为维护未获共识的立场摸索出一个合理准则,慢慢地你对这一切就习以为常了。难道一名青少年不应该开始学习面对小小不便以忠于某个信念?还有,谁说年轻人不应该有心理障碍?心理障碍来自于与周遭环境的正常摩擦,一个人有了心理障碍会试着去克服它。生命就是克服个人心理障碍的胜利,没有它就无法养成其人格,个性。”——摘自卡尔维诺《青年政治家回忆录》
  评论这张
 
阅读(819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