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绿萝也死了  

2012-07-26 21:51:36|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萝死了 - who i am - 乱弹琵琶我不能例外,经常对于那些摆在我面前的植物,我视而不见。老家随便一条路的两边,就有花样繁多的世界,那时都被我忽视了,或者也许可以说,那时我还不具有识别珍宝的能力,从中挑出之后豁然发觉那里原来也可妙不可言。一如我的父母,他们在磨黑的草帽遮盖下,要么已对那充沛环绕的美习以为常,要么也许从来不觉得一下雨烂泥满地,一干旱,秧苗地开裂的乡村有什么可供描摹的地方,时常正是这种回不去的乡愁才是美好得以产生的诱因。

外婆家的后院就种着一大片指甲花(学名凤仙花),姐姐那会儿年纪尚小,但在一群表弟表妹中年纪又属最大。她已知爱美,起初是揪了指甲花粉红的叶瓣,揉碎了,将浆液涂抹在指甲上,上面便沾染了斑驳。后来奶奶教授方法,要先把指甲花洗净,放在臼窝里加入明矾捣碎,再将碎了的花汁放在指甲上,用纱布缠扰包上几个小时,如此一来,颜色便较为均匀长久地停留在了苍白的手指上。

当时此行可谓蔚为成风,我二姐从小便没跟我们一起生活,她更甚,她非但在手上,脚上都涂上指甲花,还在花期将其摘下,收藏在罐头瓶里。加上她在新家三位长兄的呵护下,受到的照料可想而知,即便是要天上的月亮也会有哥哥为她从水里打捞。周围熟悉的人中,便是她首先引进了外卖的指甲油,廉价却新鲜,揭开瓶盖,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至。但在那物资缺乏的年头,能在指甲上涂点异样的色彩,已属开化时髦,所有那些廉价的快乐总是触手可得,我二姐一直都挺时髦的,虽然在那个物质匮乏的乡村,无论如何她也做不到花枝招展,但是节假日的花衣裳,头发里的蝴蝶夹,小紫花,总会让她成为美丽的花姑娘。

当二姐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美,可谓“穷讲究”,但在姐夫的游手好闲中,她过得并不如意,二姐夫年纪轻轻,为人倒是豪爽,交了一帮狗肉朋友,有事没事便喜欢粘在一块打麻将,早已罔顾二姐起早贪黑,工厂的长时间加班已将二姐拖累得越显瘦削。

如见再看我那两个不更事的外甥女,四岁便开始偷着她小姨的口红,在嘴唇上抹。过年我逗玩兴致大发,跟她们说,你们俩谁要是陪我喝一杯,我就给她画红花,这等于双重诱惑,我那酒鬼的小外甥女争相陪酒,然后将脸递过来,我从大门的对联上撕下几块红纸,沾着吐沫,往她们俩脸蛋,鼻梁上贴——我姐常常为此说我不厚道——更为有趣的是,俩外甥女还会为先后贴的问题而争执不休,仿佛后贴了就是怠慢。

话说这爱美大概就是天生的吧,姐姐骂我折磨孩子,我嬉皮笑脸,说,我这可是给她们普及美学。

但话归这么说,下面的几盆植物却未能被我成功服侍好。第一盆是我在前年秋天买的,那会身心都自由,住在二姨家的贫瘠的瓦房里,集市上物质极为匮乏,连耐放的苹果也显得干巴巴的,在那两间空荡荡的水泥平房中,我度过了寒冷的冬天,与我一起度过的就是这盆燕子掌。有太阳的白天,我便将它搬出室外与它一起晒太阳,晚上冷夜,东北风从门缝里呼呼地刮进来,为防止它感冒,便将它放在我的床头,鼻息下些许的暖意也许能陪她度过一个个零下的冷夜。过年时,我不忍它落单,将其用父亲的电动小三轮运回了家。依然是白天晒太阳,晚上放在床边。

 
绿萝死了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第二年的春天,我随即也像被搬来搬去的这盆植物,被搬开了原来的公司,那个嘴硬的我丝毫没有留恋,决绝地离去,自忖,只有一无创举的公司才会用言听计从之人,然而心底里,对于离开那份优渥的薪水我还是有所不甘,尤其感慨的是,商业环境下人类追逐金钱的本性并不以肤色不同而别有二致。当我再次稳定,我隔三差五地回家,不知为何,在外漂泊过好些年的我似乎一时反倒适应不了离开那个尘土飞扬,鸡粪遍地的乡下,那里有我的三间灰蒙蒙的瓦房,但甚至没有我一张床,可我惦记着它,比我惦记自己还甚。

我走后父亲用他那副仅有的村夫耐心照看着它。有一天回家,我看到在那本是炭灰的盆里,父亲在做秧苗床的时候,从池塘里捞起肥沃的河泥,将它覆盖在炭灰上。但是它还是顽强地活过了整个夏天,到秋天的时候,父亲说它的根烂了,十一的时候,它安静地躺在门前打谷场的树根下,还能看到它几瓣灰绿色的叶片在风中顽强地抗争。过年回家再看时,在那好看的瓷器盆里,只有那棵枯萎而布满灰尘的根蒂还在依稀讲述着曾经这儿撑起过怎样一抹绿色。
绿萝死了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来到上海后,我买了这几棵绿萝。当时还不仅有绿色,更有绿叶点缀下的深红色叶片。我经常给它换水,换水时根茎从宅口瓶抽出时,能听到它伸腰劈腿的呼号。我知道这种强行的换水一定让它颇为不爽,但是只要看到根茎埋在浑浊不堪的水中时,我手便痒痒了。终于,它不堪近半年的折腾,如今已只残存着几片绿色的叶子,其余的比泡好的咖啡还褐黄。


但我一直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只有几盆我从不打理的仙人掌,却活得异常茁壮呢? 你瞧,就像它一样。

为什么不打理却活着,认真打理的都走了?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绿萝死了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注: 上述图片全部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