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我的魔鬼,可我并不讨厌这只魔鬼  

2012-07-19 14:42:23|  分类: 默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我摸起笔记本,最后一篇居然是5月21号的,当时我在想,这些天我都干了些什么。对于文字我不是有着近乎强迫症的爱好吗?一旦发现有段时间自己没有跟它们打交道,我立即变得坐立不安,以前是无论多么晚,多么累,我都会一尘不变的是在本子上码些东西。以前即便有网络,晚上回去我也绝不上网,就因为受不了网络的嚯噪,那一个个新潮词汇我闻所未闻,起先我觉得不安,那种自己可能不容于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的担忧着实让我不安。可当我试图了解那一串串吞云驾雾的时髦词,不绝于耳的又是一声声尖刺,暴躁的骂娘声浪,至此恍然大悟,自己这块食古不化的老古董就只配享受那份固守的自在。

前几天又看到豆友深情而果断地注销,我看着曾经对方豆邮上的头像已赫然显示为空白,幻想着曾经那个地方的图片,一时似乎清晰,却又模糊,是个金发的笑容灿烂的女子吗,是戴着草帽在瑟瑟秋风中迎风飘舞的裙裾吗?我都不记得了,也不知如何是好;又一段时间,看九点首页上的文章,多数的推荐人数都已在两位数以内,取而代之的是动辄上百喜好的图片相册,这个读图时代俨然比我想象到来的快得多,早得多。

我说我晚上不会再上网了,不会再溺于豆瓣或阅读器了,不要再过几分钟刷刷网页了,因为我不想像黑镜里的所有人,沦为机械生活的奴役,每天一尘不变地度日子,攒点数,虽然我知道无论自己如何挣扎蹦跳,始终逃不脱头顶上的这枚硕大扳手,可我起码可以试试拒绝主动迎合它们。试试的勇气我并没丧失。

让我更为难过的是,早年喜欢的很多人已渐渐变得平庸无力,我不知道这是出于本能,淹没自然保护自己的伪装,还是终于向生活束手就擒。像黑镜中的男主角,骂完变态的体制后安享体制带给自己的种种福利。

那天朋友问我,说你什么时候准备向生活低头,我打起了哈哈,该低头的我早已低了头,不能低头的我至少不会随便低下自己这颗高傲的头颅。是的,某些情况下我确实是骄傲的,骄傲得令人讨厌的,可是更多的是我在骄傲的时候也备受着折磨,我不知道自己骄傲的实质是什么,资格在何处。那天朋友还问我人生有什么梦想,如此简单的问题我都回答不上,还有什么骄傲的由头?当然,我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简单到为了看看自己,看看这个万象更新的世界,其他的就都是梦,都是空想,倒是更着眼于做,做个人,血肉清晰之人,这算不得梦想,梦想是比它高,比它更可望不可即,如此才能像隔丝看脸,隔帘看月,而永不失兴味。

当然不是拒绝挤压,拒绝黑暗,相反,我是多么想看看自己在夹缝中的生命力有多强悍。“你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也没关系,但起码要相信世上有魔鬼”,我愿意就是那魔鬼,更毋宁说我就是自己和与自己亲密之人的魔鬼,难道你我不是彼此彼此吗?更难道,这有什么可怕的吗?当你我都不敢直面自己血淋淋的欲望,贪婪,懦弱,固执,自以为是,时,却指望着能够与自己和平共处?我时常会做白日梦,但是这样的梦我却做不来。
  评论这张
 
阅读(9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