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心太小  

2012-06-10 17:00:42|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凡被问到你为何不告诉我你的秘密,我大抵会反问,属于你个人的东西我并不想知道,那么为何要问我?这么说给人感觉是非常绝情,而且朦胧中无意给自己添加了一份神秘,事实上我实在没有任何秘密,但我这份对于现世的执着与对历史的漠视一定让很多人颇为不悦,一来,它终究有点不在乎,无所谓的痞子像,二来,由此给人的感觉往往又是不可靠,不安全,话说讲求礼尚往来的秘密也是如此,自己暴露多少又在潜意识里渴望别人告诉你多少,否则好像是吃了大亏一样。人们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大抵会很自然的审问:当你对我的过往一无所知的时候,你又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现在?那个名叫前车之鉴的东西在你这被漠然视之了。

可是,我真实的想法却是,我并非是个可以守口如瓶之人,别人跟我说了什么,我在清醒时还知道点“门里话不外传”的道理,倘若喝了两杯酒,舌头指不定会像醉了的瓶口,将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倒出来,谁能说清舌头下面是不是藏着一个潘多拉盒子?因此,对于秘密,你如果能守住它们,你一个人的“麻烦事”,我大多并不想参和。

说个类似的小故事,某Y在我面前说某C做人不厚道,随便批评人,Y平素对事不对人,但唯独对C是对人不对事,我哈哈一笑,当时就说,你怎么能怎么绝对呢,他回答,人生难得绝对几回,事过很多天,有天我与T走在吃饭的路上,不知是因为什么,谈到类似的话题,T也对我说Y对C有偏见,我拴住舌头,加了两句,说这种偏见如果不纠正,恐怕会像蜗牛一样爬上牛角尖,当时算是聊天,不曾想,又有几天,一个朋友X对我说,他有天听到T跟Y讲,以后跟××(我)说话当心点,对我说C的话我可能会散播,要注意点口舌。我当时听完,恍惚间不知如何是好,只有满心自责,毕竟是我个人牙缝不紧。

从我有意识起我个人一直有个信仰,说出的,写出的,做出的,不再作解释,我深知解释的无用,以前不是没有解释过,可是也许是因为我语言之苍白无力,解释往往适得其反,如今对于我的行为,你要是埋怨就让你埋怨,当然也毋宁说,我在骨子里还是有点傲慢,但凡需要解释的,我并无意与其深交。或者很多时候仅仅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拷问前因后果,我又怎么能要求对方对我之经历的前因后果了如指掌?

但是如果绝对地问一句,如果你身边有超过九成的人都误解你,一切指责的矛头都对向你,就像希区柯克电影《忏情记》里的男主角,那位无辜的牧师,世人看他非但渎职,而且还是杀人犯,理解他的人在何处?社会化的动物始终做不前我行我素,像一群猴子中被冷落的那只,它没人梳理毛发,被从长满果子的树干上赶走,形单影只,便极容易变得骨瘦如柴,但是肉体的营养不良远比不上精神上的孤单寂寞。也很少有人因为营养不良而自寻短剑,佛祖甚至以节欲来修身,但世上从来不乏有人甚至因为一场恋爱不顺,被一个人的遗弃而跳楼抹脖子。古代的所谓隐士,说白了是避世的一种手段,那往往是洗清或尚且洁白时的全身而退,当你被人误解时,你是无法退出的,否则便多少带点逃避与懦弱的味道,其性质与退隐截然不同,因此才有“误入樊笼里,一去三十年”之叹。顺便说一句,我越发觉得三十年之后的隐,对于多数人都不太难,人如果一辈子做不成自我,到老了总要过把瘾吧,电影里,现世中,我们都能看到老头,老太太们在房子被拆得转打瓦烂,无家可归时,横亘在推土机前,他们才更敢用行为去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人也只有两个年龄段才最能做到本我,一是出生后哇哇哭笑的前几年,二是知道自己就要行将就木的前几年。这里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人生中间的那么些年几乎无一不是人人早上出门戴上面具,有人甚至晚上回来睡觉还绑着它,宛如一块能够美容的面膜,让人欲罢不能。

我们为自我的隐藏而绞尽脑汁,只为了让隐藏看起来滴水不漏,人们在努力不成为那只被群体孤立的猴子,社会的丛林法则就是如此,强壮的勒令弱小的给自己梳理毛发,弱小的说不定压着火去给强壮的挠痒痒。有篇小说写,弱小者的报复,还可以背后给你一下,比如在你吃饭的锅里撒上一袋盐,在你喝的一碗汤里浇上半碗尿。生存的游戏规则还不仅仅在于弱肉强食,更在于人心怀“鬼胎”,意欲“翻身做主”——如果没有这个鬼胎,又被认为毫无出息的窝囊蛋,这种人生的大悖论才是让人痛苦的源泉,即使偶尔被人撒尿撒盐,也还是想做个骑在他人头上的人。如此看来,戴上面具就再正常不过了,一来是保护自己不被情绪化的肌肉捅一刀,二来像《上帝之城》里的孩子,卧薪尝胆为了伺机向曾经在我头上骑过的人举起枪。

在《忏情记》中希区柯克并没有像我上面说得那般如此绝望,他能看见人性中美好的东西,比如,被全世界误解的牧师还是坚守了自己作为神职人员对于告解秘密不外传的恪守,即便最后告解者编造谎言来栽赃陷害他,他始终没有说出心底的秘密。再则,失恋者的自杀可能仅仅是因为一个人,同样,也可能只需要一个人便能救其于孤独的漩涡,同样的道理,其实我们谈理解的时候,遗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它几乎是奢侈的,因此也弥足珍贵,你我之人生若是有一两个理解就已足够,而这一两个其实不难,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说,人真正的问题在于像罗曼波兰斯基所说的,是不切实际的要求,是贪婪,连理解都那么贪婪。电影中虽然有众多推理都在指向牧师杀人,但是宣判时陪审团却以一句,“没有明显的杀人证据”而驳倒了这一有罪推论。我不知道这是欣慰还是无奈,但毋庸置疑的是,“无罪”假设的制度前提才更具理解力与洞察力。当然,制度有没有洞察力说到底还是取决于制定了制度的人是否具有洞察力。

当然,修炼这些无疑需要时间,有一天我也许也能具有一丝洞察力,到那时与我聊天的,你们若愿意,再告诉我你们心里的秘密可能才会好一些,现在恕我自私,心里要是装得太多,它们又挤又吵,我会被闹得睡不着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