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功成不是名就  

2012-04-06 14:45:29|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经毫不留情地批评过人,说,你怎么能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在领导面前如此点头哈腰?不管对方说什么,你都满脸堆笑,像条哈巴狗一样,你怎么能把人生最重要的东西都撒手不要?这种指责的口气让人气恼,而对方却平淡地回答,我只是不想跟领导吵。然后他默不作声,任由我炮弹一样地乱吼。

后来我慢慢发现,社会或工作意义上的长大,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需要尽量避免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或者只能含蓄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太直伤人,伤人后又不免伤己,于是和气已经不是生财的问题,而甚至能够上升至生存层面。尤其是在那些社会上混得有些人模有样的,有了一定社会阅历的人面前,他们将吃盐巴的经历说得跟吃冰糖似的,以此标榜,并试图将他们的阅历经验加于你身上,你即便反感,经验实际不具有嫁接给他人的参照性,只因个体迥然有别,经历也大相径庭,照搬照套只会误入歧途。但你若不给他面子,不听劝告,便是“不听老人言”。

当然,这个时代并没有看得见的刀光剑影,也没有什么炮火连天的实体战争,但是社会意义上的成功却像一座大山,逼迫着你不得不放弃一些原本乐意的选择,而陷于各种无形的竞争中。举个简单的例子,前几天看马龙白兰度的《码头风云》,他在其中扮演一个游手好闲的混混角色,他开始是跟着哥哥为黑帮效命,后来良心发现,觉得盘剥码头工人有伤天理,于是做出一些试图与码头大佬对抗的举动,大佬便向他哥哥发出警告,命令他哥先对其弟进行规劝,哥哥便找到他,在车上说的话中有这么几句,请允许我断章取义,截取这么一小段:
哥哥:你都这么大了,应该有些野心,做些事情。
弟弟:我常常在想,没有野心我会活得长久一些。

他哥哥听完应承,说也许吧,显然,他没有成功说服弟弟,其结果是哥哥惨遭码头大佬的杀害。这之后便是白兰度痞性大发,拿起手枪要找大佬算账。可以想见,一个原本安于现状,只想过舒适生活的梦想在现实的压迫下归为泡沫。甚至可以这么理解,你不想作为,会有人逼着你去作为。像电影中白兰度的莽撞行为无意中为众人树立了榜样,那群缩头的D&D(deaf and dump)最后响应号召,开始举起反抗的大旗。这便是悖论:期望的安逸来自于不息奋斗,奋斗之结果却无法保证一定能够安逸,甚至于奋斗本身便失去了安逸,如此情景下,群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这个道理谁都懂,美好的许诺哪里比得上现在就抓牢美好!于是一切便又回到那个经久不衰的渔夫捕鱼之后晒太阳的寓言。

再回到现实,当你享受此刻的自由自在,无所事事时,有人为你指点迷津,说你不能这样,这样是虚度年华,你得成家,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否则你拿什么给以后的家庭幸福?听上去无懈可击,于是你“痛改前非”,如汪峰的歌中所唱,“他们给我一对翅膀,他们给我一个方向,他们说那就是幸福,于是我满怀希望,我朝那甜蜜飞翔,然后看到真相,那里没有幸福,只有一堵大墙。”失望在所难免,现实中他人的指导终究不具有决定意义,幸福的概念也唯有个体自身才最有资格去定义。

但是社会众人,无论气场多么强大,也一定做不到完全的我行我素,总是某种程度上会面对一些干扰,当他人对自己的人生指手画脚时——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出于好意——你的信念便会像是受到压迫的皮球一样,短暂地瘪一会,虽然最终只要不是遇到钉子,把自己给戳破了,还是会弹起,说不定还会更有劲道。

说个现实中的实例,公司里有这样的一个女孩,她曾当着领导的面,大声说过她拒绝长大,拒绝成熟,因为成熟的代价太高。想想谁愿意抛弃那种想吃冰糖葫芦的时候,家人没给买,可以张嘴大哭的随性日子?广而言之,当面对领导的无理批评,你满肚子怨,气得跟苹果似的时候,却还要在眼角刻上笑容,就是为了生存,为了不从家里拿钱。但是如今那个曾经说过拒绝长大的女孩,在各种压力之下,最近终于也诚心诚意地在早会上表态,言辞恳切,说要尽快成熟,尽快长大,对着瞎指挥的领导开始依顺拍马。有天晚上下班吃饭,我问她为什么现在不与领导顶了?她回答,我发现,领导也不容易,他也被更高的领导骂。说时含着同情,我不知道这是包容了,多了一份理解力,还是开始变得像鲁迅说的那样,抵抗力下降,也许宽容与麻木本来就是一对连体的婴儿——无论如何,理解何尝不能变作温顺的借口?可是那种层级的批评又怎能成为像DNA一样向下传递的理由?

既然你我都不容易,那么选择去迎合还是去争执,关系真的那么大吗?在我看来,旁观者只有尊重罢了。当年被我海批的那个女孩,希望她没有记恨,我当年是多么狭隘啊。想来所谓尊严说到底何尝不与虚荣挂钩?在艰难的人生面前,放下点尊严,那算不得丢脸。像集中营里为了生存去制作假币,像危机下为了养活孩子去做服务员,像在大饥×荒时去吃草种子,捡吃别人呕吐的呕吐物,等等,自己能做的是,当自己能够迫使他人放下尊严的时候,自己不要那么做,否则那才是丢脸。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