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一周  

2012-12-09 15:07:51|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着亲手熬炖的热气腾腾的山芋粥,喷香的红色薄片与白色的米交合在一起,我顿觉幸福无比,上火也终于离我而去,嘴唇上的死皮渐渐褪去,但是回想这一周,恍若梦中,不曾预料,工作上我会如此卖力,甚至借用同事的玩笑,为工作献身了。玩笑归玩笑,值得玩味与思考的东西也挺不少。

客户于2号过来,长途跋涉,总归要尽一点地主之宜,到7号离去,一周内几种主要菜系浅尝,国内餐厅普遍打烊得较早,公司怕他没有尽兴,提议带去酒吧,于是回忆就从菜与酒说起。

全聚德说起来有点名头,吃起来却味同嚼蜡,里面的烤鸭现场解剖,一片片像削梨子皮一样,可我并未吃出所谓的细腻柔滑,我想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我在吹毛求疵,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再好吃的东西,太贵,就是性价比离谱,至于酒水,实在不明白说到底不过是水+酒精,能卖到令人乍舌的价格。于是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有关水的纪录片,水在这个文明社会已经俨然从自然的免费赐予演变成了财富之源,小到老家农忙时拦河为坝,将河段隔开据为己有,到天堑建站,深入极地冰川,雪域高山,不惜用飞机运输,其多少已成为噱头,炒作,由此打造的酒水饮料在文明的生产线上野蛮地批量诞生,而后在饭桌上成为消遣与摆设的谈资,点什么酒水已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遥想当年姨夫称散酒,用塑料桶,一日三餐小酌,也怡然自得,开玩笑说,将来让儿子给你买茅台,五粮液,他嚼着刚刚送进嘴里的花生米,嘴丫子边还浸着生花生被绞碎的白色液沫,说,“哎呀,就怕他们没这个孝心,就算有,也不要买什么茅台,把钱给我,一瓶茅台的钱够我喝上三个月的”,说完他笑嘻嘻地向我两个表弟递去意味深长的一瞥。

在国内吃饭,少不了辣味,尤以川湘为名,这两种菜系拥有众多的拥泵,可惜有时一盘菜中辣椒多得只剩下满盆红,如水煮鱼,几抹嫩白掩盖着一罐红。想想当年在学校附近的川味馆,小小的门面,那里的酸菜鱼,辣子鸡却堪称美味。兜中空空,但在生日当天便有了与她交往的理由——所谓交往就是约出来吃顿饭——顺便给自己打牙祭,往往是她选地点,去的就是川味馆,她挑食,并不太能吃辣,她不吃,我就硬是要往她碗里夹菜,看着她吃,她大概不好意思,那就只好吃,我呢,则是边吃边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句子,又要留意她是否吃完了,何时要添菜了,自己也不能太亏了牙,可是太专注看她吃了,往往回去过后半夜饿得肚皮直叫,于是画饼充饥,空想着她怎么吃东西,吃的时候又说了什么话,在混杂着臭鞋气味的寝室,想着想着模模糊糊地也就到了天亮。

然后是日本的寿司与上海本帮菜,陌生,我终究没有多少发言权。

总结下来就是,几天来,我个人都是一来吃不饱,二来也吃不好,吃不饱是因为嘴不能进,而是更多的在出,翻译了无数客套话,有时一句要重复三四次,倒是自卖自夸,自主聊天问出了很多有意思的与工作无关的东西,比如,他说去赌场每次都是血本无归,一个人去输得精光,两个人去,一个人赢了,另一个人输了,输钱的找赢钱的借钱,随后又是输光,或者一群熟人去,那么总有人欲罢不能的,无论输赢,最后结果还是血本无归。说到朋友,患难时还容易有知交,当你发达了,你反倒容易成为孤家寡人,大概就是因为那会人容易心理不均,而至矛盾重重,于是似乎不单单爱情讲究门当户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接触的人群决定了你的“高低上下”,说白了,是踩着高位爬楼梯。吃不好则是因为如今嘴刁而自负,不管吃什么,又都觉得没有自己做得好吃,大概还是过于宠幸自己亲手烹造出来的孩子吧。

吃过饭,本是各自散去,抱床冬眠的时候,但是,不,公司为他量身定制了一些节目,第二天晚上去了世茂顶上的酒吧,与其说是酒吧,不如说那是一个观光聊天所在,灯光黯淡,音乐轻柔,人相对“规矩”,透过玻璃窗,俯瞰眼下的闪烁霓虹,这个楼群耸立的城市就在眼前,可是它早已对我没有任何吸引力,多少年前看东方明珠,天安门,长城的画面,心里会生出无限向往,现在它们却让我要逃遁。这股铜臭味已经在商业化的浪潮中腐烂得越发臭气熏天,可是想想,这又是文明与发展的必经之路,商业才是经济发展的第一与直接指标。客户站在窗边,对我指指旁边的大幅银行标牌,说,这就是发展,就是钱堆砌出的钢筋森林,我不禁对他刮目相看,没有客户跟我这么说过。当我们本身呼吸商业化的时候,反对商业铜臭本身就多少有点虚伪。毕竟欲望才是引导人类前进的脚步,它是动力,不管欲望是性,是虚荣,是财富,是炫耀,是知识,是驾驭还是其他。没有欲望,也就没有人类发展的今天。

我想着想着总会被旁边桌子的人打断思路——当然,这是借口,关键他们的谈话内容及面向不自觉地吸引了我——我们旁边坐着看上去很年轻的两男两女,女人可谓花枝招展,男人从桌上摆设的酒水看,至少腰包不瘦,因为动辄上千的酒水他们摆了红黄相交的好几瓶。我无意探听他们的说话内容,但是国人嗓门大概比很多国家的人高出几个分贝,他们打情骂俏的有些“明目张胆”,只听男人说,“要是喝不完,我们带回去,别担心”,女人扭捏挑逗,“可是我们又不在,到时候喝不到了”,很显然这种台词自然而然得让男人引出“你去我那喝”的邀请。

接下来又是自然而然的兴奋相拥,男人过了一会,叫上在酒吧内耍着扑克牌戴着面具,走来走去的魔术师,为对面的表演,逗得两位忍不住惊叹连连。客户说,这大概就是上海的魅力,上海的漂亮女人挺多,爱钱爱玩的漂亮女人更多,我听完哈哈大笑。其实他不知道,那些质朴无华,本分羞涩的女人才更多,她们在酒吧你又何以得见?聊天期间,老板宣称,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性最为开放的国家,我没做过研究,不知道根据,只是隐隐感觉,追求异性本身的刺激更刺激着男人拼命赚钱,女人抹面修身,而世间多数发展无不与此有着千丝万缕的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尤其是在上海这个格外物质化的城市,充满了诱惑与被诱惑,男人尽相媲财,女人尽数比貌,或者担心自己的女友哪一天跟了富家小子,或者忧虑自己的男人哪一天找了个娇俏媚娘。这里,塑身,美容生意火爆,这里,名牌,楼市格外抢手。可是,这里,外遇,小三也红红火火。我一个朋友说,她的大龄朋友说上海误了她,我在心里想,那她又为何如此留恋此处?大概还是女人心,海底针,以我的智商,理解不了。

可是又有哪个城市能逃掉城市化,商业化的影响?几乎站在任何城市的一栋大楼,往下看,已看不出标志这个国家特有的东西,你很难分清这是新加坡,还是雅加达,是纽约还是北京,甚至女人也在走向国际化,我们第四天去的酒吧名叫Manhattan,就是个东南亚浓艳聚居地,女人一个个挤胸露背,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腰肢,守株待兔,男人则西装革履,端着酒杯,四处打探,猎艳。这块音乐震耳欲聋的酒吧,更像一个古老的交易场,不用说情与爱,只管钱与肉,他上前搭讪,只要对方不反感,谈妥价格,便可将其带回酒店,又因为此处多是外国男女,光明正大,一来谁也不认识谁,二来法外开恩,根本用不着躲躲藏藏。

倒是最后一天去的酒吧有几分让我欢喜,那是个灯火亮堂的地方,大厅中间摆放了一张台球桌,只要愿意,排上队,你可以与任何陌生人切磋球技,人也安静得多,几分钟内你可以和一个加拿大人,瑞士人谈天说地,跟他聊背井离乡的感受,说在上海的际遇。这里女人也不多,多数是服务员或者三两闺蜜,来此观摩男人,聊叙友情,或者赏玩球技。不过男人这种争强好胜的东西,在酒精的刺激下有时难免口角,那天晚上就发生了一起。L在打台球的时候,以为给对方设置了一个非常美满的障碍,没想到对方走过去直接将球拿走,做了个任意球,客户不明就里,上前询问,对方人高马大,也不解释,说你只管坐在桌边看球,少在这里指手画脚,并且口头禅说了不少“F”词。客户毛了,他毕竟练了几年散打,身体壮实,说着就要出手,我夹在中间劝阻,大概是因为体型很渺小,双方都对误伤我这个小不点有所顾虑,架最终未打成。

不过这里也有值得玩味的地方,据说很多欧美人对于国人都有点蛮横,我的这个客户是蒙古的,当他报出他是蒙古人后,对方刚刚还跃跃欲试的强硬态度马上偃旗息鼓,中场凑上前,端了一杯酒,说,“我喜欢你,因为你和我一样”(we are the same, we both stick to the things, whatever it is,  whether it is true or wrong")。客户显然没有消气,来了一句,“we just want to know the rules, when you are in one country, learn how to respect one country's culture", 对方也不示弱,"we have our own culture to respect”,"what's the f**king culture?" "The white culture".

至于这里能玩味出什么,我想还是不说了,如果一定要来个结尾,我不当地抛出一个梁漱溟老先生的疑问,据此种种,你们看,这个世界会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