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粗粝的风,细腻的爱  

2012-11-26 09:16:12|  分类: 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粗粝的风,细腻的爱 - who i am - 乱弹琵琶粗粝的风,细腻的爱 - who i am - 乱弹琵琶粗粝的风,细腻的爱 - who i am - 乱弹琵琶粗粝的风,细腻的爱 - who i am - 乱弹琵琶粗粝的风,细腻的爱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当我一口气将李娟的几本书看完时,基本得出一个印象,娶妻当娶李娟。

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深得我心,说来好笑,我被同时代的两个女人吸引过,一个是桑格格,当年看小时候那叫一个有趣,后来的《黑花黄》则视野相对开阔,还有她的博客,我每篇不落,原因很简单,她能让我笑,却又想哭;另一个就是李娟,原因还是她能让我莞尔,能让我惊讶。当然,她们俩我都不认识,在生活中我与她们更没有任何交集,但是每当兴起,还是忍不住会想,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总是有那么多人在品啧细枝末节的琐碎人生,像桑格格笔下的九色鹿,李娟描写的卡西帕,斯马胡力,又似乎他们都远离尘嚣,被我们这些城里人遥遥相望,好奇在那一个个我们陌生的环境下,生命与生存都在惊心动魄却又处变不惊地上演着幕幕剧情。

李娟在冬牧场中写:生命远比所看到,所了解的更结实,更顽强。在牧场里上演的人物,很多疾病缠身,但是更多的却生龙活虎,如卡西帕的耳朵听不见,李娟建议扎克拜妈妈带她去看病,一家人却非常不以为然,大声“豁切”,简直就是大惊小怪;斯马胡力买药的钱被他在参加托依(舞会)或者去街上的时候买酒喝了精光;甚至那只四五个月大小的小猫咪,被局麻主子逗乐喷了一脸漆,它一口口舔去沾满毒漆的爪子和眼睛,最后还是神奇地活蹦乱跳;那条在冬牧场上的牧羊犬,在零下四十度的冰冻下,将头脚缩成毛茸茸的一团,然后忍受着寒风凄厉,在极端环境下还下了六条崽,并且在没人照顾的情况下,狗崽子们居然又都有如神助似地活了下来。狗在哈萨克民族似乎并不被待见,在夏牧场里,扎克拜妈妈如果看到李娟抱了狗,定要呵斥,小狗斑斑就是在过河时,不敢下水而站在河对岸嘶嘶长鸣,在荒野中变成无依无靠的野狗,其命幽微。这么说并非哈萨克人民残忍,而是他们深知,万物都有其生存定律,像羊儿身上的毛,夏天被剪得光秃秃的,冬天又长出暖融融的,即便骆驼毛没长出来,牧民们也会为它们缝制毡衣。长久以来游牧民族已经与这些为他们提供劳力,能量的动物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关系,婴孩吃奶靠牛羊,牛羊生虫找牧人,等等。生命与死亡都如石头缝里挤出来的芽,那是个淘汰虚弱,考验勇气的地方。

现代人将这种丛林法则发挥到极致,无论是冷兵器时代的刀戈相见,热兵器时代的枪炮火箭,人们多少还遵从着公开对峙宣战的原则,现如今则演变成一个个血雨腥风的隐形战场。学习,工作,生意,爱情,无一不在将你我轮番轰炸,明里姐妹兄弟,背后坚盾利矛,推来搡去。你跟某人推心置腹,不想ta某天又将你的心转而借花献佛,或者踩两下,包在报纸里往垃圾桶里一扔;你对某人直言不讳,ta觉得你是在找碴,眉毛鼻子都穿上了防护罩。于是久而久之,再笨的人也会进修保身护体:一是在被进攻的时候护紧头脸裆部,二要进一步,将那可能进攻你的人迎门一击,首先放倒。

这就是这个社会的有趣可悲,同时也是高明之处,但凡那些在批判这种小人之道,背后伤人之人,又无一不是所批判内容的语言和行为身体力行者,多多少少而已。这一点颇像从高速公路上出轨的大卡车,车上一桶桶油滚得满地,然后附件居民群起而抢之,你我就在那哄抢的人群里。

正因此,当李娟写还有那群朴素的人在广袤的沙漠平原中逐雨而居,恪守着几千年前的游牧习俗,辛苦艰劳,在一群酒鬼的贪杯中,目睹他们醉了打架,将对方掰倒,然后扶起来,抱头道歉,和好如初,最后继续举杯买醉。这种延续了千年的朴素,在我们眼里,何其怪异,当世之人,若是手边有砖,脚边有棍,还不叫对方头脑开花?

更为值得提醒的是,我上面说了很多城里人的坏话,但绝非说城里人都是混蛋,都在明争暗斗,李娟是半个城里人,她便以女性特有的细腻的观察力将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美好呈现出来,卡西帕这个丫头洗衣服等于只是将它们在水中浸泡一遍,这不美好,但是在那个戈壁滩还是很美好,当他们用夹杂着羊粪片的雪水煮茶喝的时候在我们看来也不美,但是那是劳苦劳作后生命的休憩,美得不可甚收。只是,这种粗粝的美又有多少人即便欣赏,现在及在不久的将来,它们都会变成水中月镜中花?

  评论这张
 
阅读(527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