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2011-10-26 11:01:57|  分类: 弹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从水池里倒出湿淋淋的打着滚儿的黄鳝
用棒槌在它们头上一敲,
黄鳝的尾巴像弹棉花的细绳一样疾速抽搐,
然后不动了,他接着把黄鳝捶扁,剪成段
放进滋啦啦的油锅,与蒜瓣,冒着热气盛盘,上桌
父亲嚼着黄鳝的骨头,像鱼鹰一样把喉咙上扎紧的绳子松开
骨头便进了汤汤水水的胃部

姨夫举起砖头,给闯进屋里的小狗头上豁了一下
小狗嗷一尖嗓子,踉踉跄跄逃出门外
被门槛绊倒,再也爬不起,小狗头上的鲜血
印在门前的水泥地上,像我小时候尿床的被子
姨夫从塑料桶里倒了一杯五十六度的老白干
捧出一堆生花生,用熏黄的牙齿咬开冒出灰尘的花生壳
又从盘中夹了一块油乎乎的狗腿子
放到嘴里嚼吧,嚼——

他看了看门前地上变乌的血迹,舌头打结,骂道:
“狗日的,死了就死了,还要人麻烦”!

奶奶围着锅台,把在砧板上切成一两片薄如洋葱皮的腊肉
放在砂土突出的褐色碗碟里,拿到米饭上蒸
揭开锅的时候,爷爷的筷子和眼睛一同伸出,
两片腊肉进了肚皮,奶奶把剩下的油水倒进我碗里
我吃着香喷喷的油泡饭,却吵着要冰糖
她又踮着小脚走向窑洞一样的黑房间
摸出一块方正正的冰糖,先放嘴里,唆了一下
然后和黏糊糊的手一起放到我的牙缝

爷爷是个地主,家里却没有土地与鸡蛋。
母亲生了大女儿时,奶奶不杀鸡,也不煮蛋
爷爷偷偷煮了几个塞给躺在床上的母亲,
奶奶回家大骂,说家里出了“好吃精”,这鸡蛋是要卖钱给我买棺材的
被爷爷贴着脸甩了一巴掌,咬牙嗔骂,
老子吃你两个鸡蛋还耽误你死了不成?

爷爷奶奶走的时候都没用上棺材
在暗红的盒子里装着,放在大伯家的书几上,
盒子上落了一层灰
摆在一起的总少不了一打鸡蛋,还有几十斤腊肉

鱼翅皇的门前总是站着穿旗袍,露长腿的姑娘
毕恭毕敬的对着前面的红字白牌照的汽车
车门打开,里面走出一副西装,和一个大肚子
听说这里光是一个包厢要一千多
回家跟我爸说,他惊讶:
“我的妈呀,这是吃饭吗?”
可是我每回经过那都要多瞟两眼门前站着的露腿姑娘
  评论这张
 
阅读(6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