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沉默的委屈  

2011-10-12 16:26:20|  分类: 看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默的委屈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沉默的委屈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沉默的委屈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沉默的委屈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雨不停地下,像你沉默的委屈”,李志在新专辑F中这么唱,不禁让人想起那句细雨如愁的对比,不过我早已过了持这种强作苦瓜脸的年龄,如果有忧愁,它们也会在生活的打磨下变得如鹅卵石一般圆润,像电影《毒太阳》里的将军即使知道大雨欲来,曾经被自己占了他女友的男人回来报复,还会摸着女儿的小脚丫说,“这肉嘟嘟的脚真丰盈啊”,在得知大祸临头的几个钟头里踢场大汗淋漓的足球。

《毒太阳》是个政治隐喻性很强的电影,当年苏联的那场大清洗中洗去的不是游手好闲,溜须拍马的官宦子弟,而是曾经与斯大林肩并肩,手挽手的“忠臣良将”,当然与权力勾肩搭背本身就免不了要经受一番凄风厉雨,动荡不安,当年只要有一丝一毫的狼狈为奸,一旦楼之将倾,掘地三尺也会有人找你算账。一如国内那些人们心知肚明,却缄口不言的运动。看寻找林,××大会昭的灵魂才得知,当年口口声声的万岁呼喊实际是位高者自己给自己册封的,后来也慢慢得知,在所有的集权政权中,杀人如践草莽的不是纳粹,也不是斯大林的秋后算帐,而是mao×××()时代的运动。他一声令下,鸡犬不宁,妻离子散,夹沟边一时饿殍遍野,时间再稍微倒退一点,一段时间,长春城内的人骨瘦如柴,你可以想象那会人们就像现在西非一些水深火热的民众,芝麻秸秆的细腿上顶着一个硕大的脑袋,连爬行的力气都没有,无力地在路边躺下,奄奄一息。

前段时间看十月围城,怎么看还是觉得所谓领导诚然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牺牲精神,甚至抱着救国救民的济世情怀,这些都是好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冲在最前沿的始终是那些用心生活的民众,他们可以搂着老婆热炕头,为了一盆盆景的开枝散叶欢呼雀跃,为了一瘸一拐的婆娘乐不思蜀,生活有苦闷,可不能因为苦闷而一并向其中的幸福也投否决票。宣传本身就是一种蛊惑,由此任何宣传也便如广告一样带有煽动性,目的性。在和平年代,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默默无闻,到了战争或者革命时期,又变成任人指使的刺刀子弹,在情绪的挑逗下作出不顾一切的疯狂行为,有些美其名曰,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诸如抛家弃子,可这种成全起码应该是自主选择,心甘情愿的。古人写新婚夫妻被分居异地,空闺寂寞,甚至月下窗前遥望的心上人从此只是一堆沙场白骨。我在老家听到爷爷辈的讲一个段子,说当年征兵,他们跑啊,跑不掉就装病,或者一切都在所难辩,上战场了并不是像电视上说的那样,抢着往前冲,而是争着往炊事班里跑。

我更倾向于相信这样的叙述,只因为它更合乎人性,多数人们知道死亡像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自己的头顶时,什么高管俸禄或者集体利益都会不屑一顾,可是情况却是很多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如履薄冰,不知何时就突然陷入早已为你准备好的大冰窖里了。小民小利的俗世生活才更合乎人生追求,并非贪生怕死,而是我对那些劝说他人放弃生命的敢死队式的游说,或者现代式的自我牺牲觉得不可思议,即便在日益难堪的生活泥沼中,谁又有权力大义凛然地支使那向后退缩的人群,用身体去填坑?

如果人分三种,其中我越发觉得“本我”的单纯与可爱,就是那些兽性未退,野性依旧的人,请不要误解,他们会打猎,甚至会茹毛饮血,会不避讳地袒胸露乳,为了争夺交配权把胸脯擂得咚咚作响,甚至像加拿大的电影《生活必需品》中所描述的,原爱斯基摩猎人到魁北克去看病,对着漂亮的女护士说,我想跟你上床,这话能招来一记耳光,但是现代社会把上床含蓄地表达成,”我想你”,“我爱你“,“请你吃个饭”,则又让对方觉得温情脉脉,水到渠成。而无论爱斯基摩人,还是印第安人,或者原始丛林里的部落民族,尚且懂得休猎,懂得直截了当,懂得悲伤了要哭泣,快乐了要放声大笑,现代人由于文明,文化,传承,等等因素,已经将自己包装成不露痕迹,高深莫测的彩盒,面目在一层层的粉黛装点下全非又可憎。可是,这又无口厚非,自诩为高级动物的灵长类,称为灵魂的东西同时是可以用来保护自我的兵器,在人类精细化的进化过程里,人们依然在向勾心斗角,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文明轨道上行走,就像变幻无穷的骗术,老的被识破总会有新的层出不穷。丰子恺说他喜欢跟孩子在一块,说白了,我想更不如说,喜欢跟情绪外露的单纯相处,只因自己面对蒙上众多面纱的脸庞时,不知面纱背后是泪水还是笑容,那份搞不明白的无助才会让人觉得恐怖。

但是,就因为情绪的大起大落历来被人视为幼稚,青涩,不成熟,也就没人追问为什么表露情绪就能跟不成熟划上等号,历来人们是这么判断的,后又成了默认的规则。或者不妨这么问,成熟要不是给人带来某些功利好处,人们大概也不会总结出这样一条默认的推理判断,诸如,成熟的人可靠,有安全感,稳重,可换句话似乎也能成立,何谓成熟?成熟是不是意味着不管在何种情况下,都能对人生的风险有效规避与对生活中的益处不时抓取?成熟的人之所以稳重,有安全感是不是因为他们更会在不稳重的情况下扭转,在不安全的时候转接呢?如果是,东边日出西边雨,人际从来是此起彼伏,你之安稳之时往往正是他之如坐针毡之刻。由此来看,并无成熟与幼稚之分啊,尤其是在比对之下,成熟与幼稚全是火车与铁轨的关系。而世事也终究逃不过前半生脑海中被培植的各种价值判断,以及后半生的极力打破,而这种纠正观点也实在并不存在清晰的时间节点,只是方便表达罢了。孩童将月亮说得比星星大是天真,大人这么说就是幼稚,前者可以令人莞尔一笑,后者却容易让人无语。可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大人就一定要比孩子懂得多,晓得广吗?直观的念想被力求精准的理性所代替,这是人类文明向前的助力,同时也是人们肩头越来越觉得压力倍增的沙袋。

但是生命本来就充满了很多未解之谜,你能比较出月亮与星星的大小,可你能拿量角器比较出两颗跃动的人心之大小吗?你能丈量出那个枕畔对你甜言蜜语的嘴唇”爱你有多深“吗?对于世界的客观物体,我们用智慧加汗水也许还能破解,可有一样最难测的人心,面对它,任何一个人都如摸着石头过河的蚂蚁。当毒太阳中的斯大林门下间谍弹着悦耳的钢琴,说着动人的童话时,背后却在筹划将那一家人”绳之以法“。是非成败转头空,那些予取的随时也能予夺,间谍躺在浴缸里割腕之后,嘴里吹着虚弱的口哨,渐渐暗哑,那一刻他反而平静了,内心的折磨在弥留之际得以平复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哪怕它只是短暂的飘散在微弱的口哨声中。

小学毕业时,老师送了我八个字,”持之以恒,表里如一“,很惭愧,这些年下来,我一直都未能践行这八个字,不妥的不当面提出,讨厌的有时还会跟着随声附和,去应酬,去敬酒,去做着违心的事。似乎是昆德拉曾经在一本小说中呼吁过,说主人翁最想要的是”距离“,我何尝不是?没有”距离“,我那在局内戴了半世的面具,皴裂难受。

当然,我并非反社会,反人类,而只是想在白日的劳顿之后,起码夜晚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宁静空间,可以任我在那尖叫或者沉默。
  评论这张
 
阅读(10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