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过往(小小说练笔)  

2011-10-11 09:10:04|  分类: 诌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要比现在晚些时候,稻子已被收回仓,夜间有丝丝凉意,我骑着那辆借来的哗哗啦啦的电瓶车去接小红。她前两天跟我闹矛盾,吵了顿,我睡在床上背对着她,只是不理,消停之后,第二天她便拿起背包,从衣橱里摘了几件衣服,揣进背包,走了,我还是没理她,走就走呗,像心理学家说的,情侣之间的所有矛盾都是暂时性的,我现在不认错,回头给你认个错,不信你不回来,反正认错也不会少了一块肉。这不,我那天晚上看着电视机里飘出的画面,吃着蛋炒饭,突然很想她,以我给人代课的那点薪水自然吃得也不会丰盛,但是她给我做的,并在旁边托着下巴,看得我胃口大开,我问干嘛老看我,她笑着回答,你吃相怎么这么难看,我哈哈大笑,吃得更欢畅。想到这禁不住笑了,可是却吃不下,我便拿起手机,给她发了条短信,“我想你了,回来吧。”

她应声而来,离家五天,她身上还残留着闺蜜的味道,在那味道之上披着的是红色的灯草绒外套,刚下公交像一团火,我眼里看不见车,净被这团火灼烧。记得第一次跟她见面也是,那会天气还有点热,她穿着红色T恤,胸前却绣着这样一行英文,”THIS IS BIG BREAST",我便把眼珠子停留在那行七扭八歪的字迹上面,早年我与人斗眼,可以不眨眼地看得一个人满脸通红,像被人把头按进了水中。我似乎要看穿那身红色的外壳,看到里面雪花花的生命。

她发现我在看她,上前像吃了火药似的质问,”你干嘛老盯着我?“我厚颜无耻,照样不眨眼地回答,“我没在看,在想那英文的背后意思”,匪夷所思的是,她顿时莞尔一笑,怒气散去之后,脸上露出的是两个小酒窝,像荷叶中间的那点嫩嫩的漩涡,就在那一刻,我觉得像被她征服了,这不就是我一向喜欢的那种温柔的女流氓吗?后来我发现了很多英文背后的秘密。

那可是个清风拂拂的傍晚,已不像东南风那般可以让人敞开衣物,我穿着的还是那套从外贸尾货店里打折时捡来的夹克,大得能套住两个我。想想老外真是肥硕,这还是那个店里的最小号,我被罩在其中可以打拳。第一次穿这件衣服的时候,被油头粉面的胖头数落,说我衣冠不整,活该光棍,可我就是喜欢这种宽了吧唧的,给我自由自在,无牵无绊的感觉,便跟胖头顶嘴,说扯你妈的蛋,我现在每天早上梳头,之所以孑然一身,都是你们这些人背后咒的。后来我有了小红,皮鞋擦得铮亮的胖头又说我,你撒泡尿照照镜子瞧你穿的什么,鸡笼似的,我说,我起码我笼子里住着两只鸡,胖头损我的劲头便顿时偃旗息鼓。有时候我把她也搂进那夹克,比如沿河散步,一阵秋风过后,她拢了拢胳膊,或者天气突然像半夜憋了口气的婴儿,下起倾盆大雨,或者她在房里装卓别林,贴上小胡子,拿着锅铲当拐杖。我一把将她抱住的时候,往往就像抱住我的前世今生,抱着抱着我嫌手酸,要歇歇,她便像当年那样莞尔一笑,然后用手指了指印着那行字的地方,根据经验,我基本就知道,可以动手揭开那个白里透红的秘密了。

那天晚上,路上行人不多,我幻想着女流氓会像罗马假日里的奥黛丽赫本一样,搂住我的腰,可她居然把双手插进我的口袋。我在车上招呼,在车上,老实点,别瞎摸。然而这似乎更像个提醒,她十个手指像探险似的,要揭开一层层纱。我抽不出身,霓虹在肩膀和眼睛里闪烁,我又不想撞到人,更不想把这辆破车刮伤了,还得向那整日打麻将的门卫赔偿,这可是电瓶车,他一开口我裤子都会赔没的。有一次,我找他借了根针,定衬衫上的纽扣,可那是什么针啊,生了锈,我在衬衫上戳了半天,也戳不进,便把针眼向下,对着桌面,想借着桌面往上的压力,咯吱用力捅下去,针却啪嗒一声断了,我跟门卫讲,这不是我的错,他不答应,跟我诉苦,说,这针跟了他十几年,当年他妈给他补裤裆,缝袜子,用得都是它,这是感情,要我赶紧赔他,否则他对不起他老妈的在天之灵。碰到这样的人也算我倒霉,去超市买了一盒,圆形的透明亚克力包装,还带花花绿绿的线,递给他的时候,说,给你妈上香的时候,顺便告诉她,我给她买了盒针作礼物。

同时我从盒中抽了一根,倒戳在他那弹簧外露的皮座椅上,那天他打麻将回来,大概赢了一点,兴奋地往椅子上一躺,屁股瓣瞬时开了朵红花。

我在车上把这事说给小红听,她还是不老实,只是在后面咯咯地笑,然后评论,你真缺德,嘴上这么说,手下却也在缺德得没消停。我问,你不怕我对你报复吗?她说,我回来就是让你报复的。

有天她抱怨我不陪她走走,我觉得也是,自从把她骗来,狼子野心,共处一室时,只会在她身上走,也不知道白天瞎忙个什么,便捡了个周末去到那密密麻麻的山间游历,树顶的叶子已经落得差不多秃了头,一层层盖在地面,踩上去嘎吱嘎吱的响,我喊她停下,坐在那片厚重而又苍黄的落叶之上,周围空寂得只剩下她和我的呼吸,难得一个万籁无声,比晚上来得还静穆,我便提议,你说如此良辰美景,不如报复一番,好不好?不说不要紧,一说她便骑马蹲裆,老虎一样往我怀里扑,她一扑,我知道情况不妙了,又得卖些力气上班。那可是我期盼五天的周末啊,有她就消停不了。

后来有一天,我求她饶了我,她反问,你这人怎么这样,在家都不卖力,出去哪有身体卖得了力?肌肉要不时拉伸才能成长,这么简单的常识你都不知道?!我这是给你成长,锻炼的机会。遇到这样的女流氓,我算倒了八辈子的霉,不过认了,谁让我当初对着那行字遐想的呢,选择了总不能返回,而且她的好我又不是不知道,起码她不至于会向我下狠手。

她一直都没对我下狠手,但是后来她却对我下了狠心,说我自私得要么只顾照看自己的课程和论文,要么发疯地要把她榨干,一会冷一会热的,受不了,连头发都没怎么梳,走了,在她走了之后两天,我发了短信,认了错,等了几个月,像疯狗一样找了她半年多,可杳无音信。她再也没有回来。有时候我躺在床上,每个毛孔都在思念着那个女流氓。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