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对待这个世界,我有着比怨恨更深沉的情感”  

2011-09-05 09:38:59|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打开电视,在放《庙街皇后》,快结尾了,听张艾嘉跟她挺着大肚皮的女儿唠嗑,张不紧不慢地说,我这辈子有三件事做了很后悔,第一件是,你外婆死的时候我不在跟前,到她跟前的时候她已神志不清,我趴在她的床头,一辈子,那天喊妈喊得最多;第二件是,为了那个死男人去跳海,现在想想真是傻;第三件,她还没说先瞥了瞥自己的女儿,接着叙述,还不是你?把你生下来500块钱又把你卖了,但卖了之后回家心里不对劲,就找到那个人,好说歹说,又花了2000块钱把你买回来。她挺着肚子的女儿插嘴,加上你堕胎,我有两次差点没做成你女儿。张反驳,那次你离家出走不算啊?女儿撅起小嘴,撒娇状。

就看了这么多,剧情什么一概不知。但是这一节是我喜欢的,图像化的语言,平铺直叙,行云流水,语气静谧得波澜不惊,但每句话背后又都能让人遐想无限。这就是经历过世事之后的历练与沉淀吧,老年人说话大多如此。曼德拉出了监狱之后做电视节目,主持人问到,怎么你受了那么多苦难,折磨之后还能对世人满怀宽容?这当然不容易,爱恨之间只是隔着窗户纸,尤其是在这个媒体“煽风点火”,人际关系唯利是图,或者麻木冷漠的年头,恨的种子很容易萌芽。可曼德拉回答,我要是没进监狱,就不可能有机会改变自己,而改变自己无疑是生命中最难完成的任务。 类似这样的语言就是我所格外钟爱的,听了就忍不住哇哇惊讶,就想与别人分享。还不止在于里面隐含的宽容,还有我自己的固执,对于情感,行为与认知的严防死守,这些东西都不值一提。

1993年之前,心理学家普遍认为,人脑发育好了之后,就不会再改变,隐含的意义是,人一生想要改变几乎是个伪命题,基因是决定一个人快乐或忧伤的决定因素,有个实验大意是这样,两个双胞胎,长大之后分别居于不同环境,彼此没有交集,一个相对贫穷,一个相对富裕,但俩人的很多指数是相同的,包括快乐,甚至爱好,喝相同牌子的啤酒等等。93年之后,随着医学水平的进步,人们通过脑部扫描等先进仪器发现,大脑像个错综交错的管道,有些管道会变粗,有些会变细,甚至萎缩,同时也像春天的树木一样,生出新的枝桠。也就是说,首先有一点要有共识,改变很难,但绝非没有可能,否则现在的我们就会像刚出生时那样衔着手指,像儿时那般要糖吃,没给会哭。后天的环境对个体的认知有着一定的影响,但影响更为重大的还是自己的认知,几乎所有的改变都是先从认知开始,比如有意识去改变,而且这种有意识有时也同样具有欺骗性,我们觉得自己说话时太严肃了,觉得应该克服这种严肃,但是脑海中又有个声音在告诉我们,若是不严肃,我就会变得油腔滑调,就会变得不认真,不投入,于是自己和自己掐架。比如我们冷漠,很多时候我们也不愿意自己像块冰一般,可脑海中又告诉自己,之所以冷漠是因为我要保护自己,将热情留给那些我认为值得给予的人,冷漠是对自己与他人的负责,众所周知,热情有时会招致别人的误解。

我一度觉得自己挺讨厌的,怎么能言行不一呢,跟领导喝酒说着言不由衷的祝福与寒暄,甚至一同吃饭,看着桌面的万元大餐,觉得不对劲,可我无力改变,为了表示合群,我又参加这样的宴会,为了表示积极,我还端起酒杯,拿起话筒,战战兢兢地表着决心与态度。我这是怎么了?

也就是说要想改变,光有认知和决心一点也不够,还得有行动,去把认知付诸实施。和自我认知有关,我后来拒绝参加公司奢侈的聚餐,当然结果是我被迫离职,离职那会,跟同事坐在一块聊天,他们说我变得沉默寡言,我之前有什么好玩的还摆在桌面一起玩,跟他们一道大声唱卡拉OK,不会跳舞,但我会和着音乐扭起身子,底下人看着笑话,我兀自行乐,只是不管,后来我越是不说话,越是沉默,越是觉得没有人理解,自然的结果是,也越不被理解,事实上,这在心理学上也有研究,著名的有如Pygmalion Effect。更同样是因为认知,离职了就离职了,未必不好,离职后我有了双休,有了离开小镇的资本,最好的是有了摆脱情绪不佳的机会;再后来还是和认知有关,即便参加了聚餐,我开始主动利用这种机会,比如说出自己的想法,切勿排山倒海,奢侈浪费,我绝不偏激到要他人服从我的胃口那般绝对,只是点多少吃多少,这个要求不算过分。要是有人认为我造作那他尽管可以这么认为,别人的想法要是我太在乎,便没法活了,而且就算造作,我自己知道自己造作的诚心实意。你能欺骗得了他人,最难欺骗的还是自己。

杨德昌在《独立时代》中刻画了一位名叫琪琪的女孩,心地善良,平素就是面带笑容,似乎是没有脾气,而不同的人对这种和气与笑容又有着不同的理解,有人觉得你这是装出来的,这是给谁看呢?有人觉得你这是有目的的,是讨好人的方式,有人又觉得你太平易近人了,既然你做什么都一脸笑容,那我可以得寸进尺地跟向你无礼放肆。

只有琪琪自己知道,她没有装。接二连三的被人误解,被人质疑之后,她哭着站在那位曾经骂他的作家门口,泪流满面,说,“我真的没装,全世界的人都不理解我,没人可以抱着我。“

可能是随着年龄增长,我越来越觉得理解不理解都不再那么重要,年轻时想有人依靠,爱我,理解我,但是后来觉得不对劲,我怎么能将自己的爱与幸福像行李一样,一手托付给别人?不爱不理解,我并不以为意,我的幸福实际不是建立在会不会被人爱或者会不会被人理解的基础上的,而是我自己可以创造幸福,比如爱人的幸福,理解他人的幸福,与花草树木为伴的幸福,等等,此刻不幸,两个人就幸福,那是对自我的麻痹。海伦凯勒在自传中称,有天去看朋友,朋友去树林里散步,回来海伦问,有没有看到什么有趣的,朋友说没什么特别的,海伦纳闷,怎么会没什么特别的呢?每片叶子都不同,清风徐徐,鸟鸣悠悠,我一个瞎子看得比你看得也特别多了,于是就写了假如你只有三天生命。

事实上,行动又可以反作用于认知。有很多旅客写,看到沙漠,大海,便知道自己有多么渺小,心里会有多平静。《搭车去柏林》里,一路艰辛,走完旅途之后豁然发现,背起背包未必有想象的那么恐怖,他们到了伊×拉××克,传说那里战火纷纭,事实上那里也跟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人一样,大家安居乐业。我们的认知与判断多少是被集中的媒体报道给祸害了,让固定的思维模式给强奸了,这且不说,还有人甘愿如此,兴奋异常。旁观者哭笑不得,但是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怎么能要求别人与自己的想法一致,那不是另外一种强奸吗?有位灵修的和尚说,有时候快乐导致笑容,但是有时候笑容也可致使你快乐。(Sometimes your joy is the source of your smile, but sometimes, your smile can be the source of your joy),

琪琪最后才坦然,说“我知道自己的好”,言下之意包含着,自己只要是真心实意的笑,别人猜疑就让他猜疑好了。爱你的人会把你的笑容看作真诚的,只有到了现世,才有他人之心的忖度,甚至这种忖度也是种自我防备,是为了让自己不受伤害,小人之心还是在大酱缸里被染黑的。总有一天,这坛酱缸的黑水,污浊熏天,蝇蛆漫爬时,会被倒掉。认知无法拔苗助长,即便最好的师傅领进了门,自己不把自己打开,也是白搭。心理学上叫,active acceptance,构筑幸福的过程中,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若是不清空脑海中固有的观念,重新站在一个角度,像死亡诗社里的学生站到桌子上,或者像怦然心动里的小女孩爬上美丽的大树,哪怕像小津的摄影机,放低机位,看到的世界就会全然不同。这无数的认知修正最终也只有靠自己跟自己掐架才可能让脑子里的有些管道变粗,有些变细,有些萎缩。掐好了,一段时间能平静,掐不好,继续掐,直到有个声音说stop,你们俩打成平手,或者三比二,比赛告一段落,以后接着掐,事实上,这个过程又是不存在在Stop的,除非死亡。

过程是艰难的,但艰难,有挑战也才更有意义。自然不是没有挑战的就没有意义,而是当人像飞跃疯人院那般,掰开自己的心理牢笼,向他人敞开胸膛,对自己那没有怎么照顾自己的父母,对曾经将曼德拉折磨的狱卒,对自己被打的左脸,对不爱我的人,与我做敌的人,像说你”好忧愁“那样,真诚地打声招呼,对方是对你报以笑脸,还是疾风骤雨,或者是泪流满面,那一刻便不由你做主,而这暴露与茫茫黑夜中的无限的可能性不也正是生命的魅力所在吗?

更有必要提醒的是,没有一劳永逸,无论是改变还是行为。小时候想当警察,现在不想,原因也是多样的,不同的年龄段对人生会有不同的期盼,对待爱情也是如此,年轻时候想激情,然后想着平淡,后来也许可以在平淡中挖出点点滴滴的小幸福,甚至再老了,相互搀扶着,或者推着轮椅,回忆以前的小事拌个嘴,最后一个人孤独的对另一个人的回忆,等等,生命是有层次的,可悲的是那一辈子像困兽一般,囿于自己思想与行为的牢房,某种程度上它确实安谧舒适,却缺少了阳光与风雨,也就很难用完整(integrity)来形容人生了,而这个完整大概就是人生,大学,社会,政治,等的全部意义所在。当然你也可以说我喜欢有所缺陷啊,我无法辩驳,一切都是个人选择,缺憾的人生没什么不好。

所有的认知也都是反复与取舍的过程,所有的改变更是如此,渐进与激进式的改变都需要前期漫长与潜心的准备。我也可以像琪琪那样说一句,“我知道自己的好”,其中之一便是,对于自我修正,我始终未曾失去耐心与勇气,也许有一天这些修修补补会误入歧途,但是就算进了下水道,进了监狱,心里的那盏烛光不会灭,只因为,像豆友秋日的奇妙时刻的文章标题那样,“对待这个世界,我有着比怨恨更深沉的情感”
  评论这张
 
阅读(10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