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白描  

2011-09-28 09:24:57|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描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人往往在失去一些人事之后才更能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吧,比如健康,我好像发烧一般,在晒好的被子里裹了一晚上,第二天骑着从修车铺那买来的破车——中午跟同事聊天,说到这个车,随便将它往路边一扔,不用上锁,也没人要,而且它是老式的,有横杆,海拔比较高,好像早年的永久,凤凰,现在的自行车多是敞开式的,人自形,好骑,上下车简单方便得多——我就是骑着这辆我心爱的破车沿着城墙转了一圈,路边看到有个二八出头的女子坐在柳絮的台阶下,浓黑的头发在肩头上随风飘舞,我想上前与她攀谈,可我不敢。一对情侣大概闹了矛盾,女人要骑上电瓶车,男人握住电瓶车把手,总也不放。我老觉得这才是爱情,反反复复不是婆婆妈妈,争争吵吵也不是就不可化解,只是感情太深,太在乎,撒手了就只剩阳光下的背影,那份相遇相知的努力便如秋风中的落叶,滚滚而逝;路边有穿着白色真丝套装打太极的老头,练着练着却打起了哈欠,后悔相机不能抓拍,看到这样一个画面该多有趣,至于有趣有时会是对他人的一种侵犯,很多人大概早有体验;十几只挂在树上的鸟笼被深蓝色的布包裹得严严实实,鸟下坐着一对下棋的老人,专心致志地研究着棋盘。我们公司有位老人,以前混ZF机关的,早已过了退休年龄,但依然不惜操劳,请了专门的司机为他开车,而我们老板也乐意,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关键时候,只要这人说声话,一句顶十句,因为他有人脉,路子广,吃得开,对比着我似乎真的老了,老想着退休了去养花养草,栽树栽人栽小鸟;不时从身边经过几个慢跑的中年男人,穿着宽松的运动衫,脖子上挂着条毛巾,黑乎乎的腿毛熨帖得粘在身上。前段时间我突发奇想,也专门去买了运动装,下班回去顺着马路转上一圈,身上的臭汗一出,浑身舒坦。还记得第一次是个阴冷的傍晚,骑车的路人瑟缩着,电瓶车后座上的情侣们相互偎依着,那时我穿着大裤衩,汗流浃背,居然有些得意,可是第二天就开始流鼻涕,嗓子眼发干,这种不自量力的逞能就连身体也笑话我。大妈边走边把胳膊转动三百六十度,小树下还有位大爷抡起三节棍,一遍遍做着把它扔出去,再收回来的重复动作。

我停住自行车,顺着秦淮河溜达。河对岸有人正蹲着钓鱼,那儿柳絮翻飞,不时遮过人的身子,若隐若现的。身边有两个男人躺在石板上睡觉,头枕着胳膊,双腿弯曲着盘在一起,不知昨夜因何如此操劳。城墙边有几颗银杏树,顶上还未褪去春夏的戎装,连衣裙一般,上身青绿,下身却已被时间染得金黄。我摘了两片树叶,揣在衬衫的兜里,回去当书签。我喜欢银杏叶的纹理,迎着光源,从根部清晰可见一条条脉络,像发散的河流一般向着页面扩展。我突然想在树叶上写字,好像记下人的名字,再一一寄给那人,可想想还是算了,这份心意往往自己知道就好。当年大舅妈在结婚的时候,给我发了十张老式的二毛钱钞票,当作见面礼,我把它们夹在笔记本中,收藏了近二十年,崭新崭新的,上大学的时候,众表弟表妹们问我要纪念品,我便把这份小心翼翼的收藏品给每人分发了一张,还故作神秘地玩笑,“以后就凭这个来找我,表哥我认钱不认人”,似乎凭着那份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豪迈气息,天下便已尽握我手。现在想来多么可笑,那些依靠收藏,或者分发来维系的感情又是如何脆弱。

可我想想还是趁着回家,给妹妹买了个手链,给远在他乡的二姐打了个电话,她跟我已然没有什么话,还是一个劲地要我照顾好自己,母亲和姐姐我每人拾掇了一只手镯,都不贵,但我可以想象得出,她们戴在手上一定会很开心,父亲嘛,就不管他了,一个老爷们,回去陪他喝瓶啤酒就好。说到老爷们,我就想起被美女同事取笑,她说,你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喜欢采花呀,我故作神秘,嘴上瞎扯,”还有男人真喜欢采花呢“,她抿嘴一笑,不理我了。其实我知道,那些拿我开玩笑的人,常常都是不拿我当外人的人。上次中秋我干脆从城里拎了一壶葡萄酒,在拥挤的乡间汽车上,小心翼翼地把它抱在怀中,中午把大伯老两口叫来,一家人坐在一起,喝了个大满贯。近些年大伯已不像从前那般生分,你喊他过来吃饭,只消一个电话,他便来了。我曾经对那些推三阻四的托辞比较厌烦,好像当年大唐嫂下地,经过门前,问她有没有吃饭,她说没有,于是洗洗手,自己找碗从锅里盛粥,端上来,稀里哗啦地喝将起来,问唐二嫂同样的话,她常常回答吃过了,实际没吃,非得回家一个人掏锅洞,一把把稻草,一片片抹布,忙得七上八下的。我不知道这是体贴,还是生分。或者二者的界限本来就不是那么显著,对一个人的生分也可以是对另一个人的体贴,或者像自卑与自负,自尊与自恋一样,无不是像冬日的身体与被子一般纠缠在一起。

这种不拿自己当外人的随意有时甚至还能作为判断关系是否密切的标准。是枝裕和的电影《步履不停》里有一幕,夫妻俩去看男人的父母,女人拎了不少的行李,男人也拎了不少,但是并非男人把女人的行李全揽过来。再看看满大街随处可见的男人为女人提包的现象,反倒是电影显得更为情真意切。据此,我已大致能在街上或餐馆分辨出男女的关系,以及他们的亲密程度,乃至神采飞扬地瞎想,什么时候女人不以男人为她提包或夹菜作为关爱或呵护标准时,才是女性真正自由独立的时候,也是俩人亲如一家的开始吧。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