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熟悉的,陌生的;老套的,新鲜的  

2011-09-19 10:30:57|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塞在《婚约》中写一个饶舌的男人爱上一位小姐,那位小姐正眼也不看他,倒是旁边早有个女人对他心仪良久。在电影《独自等待》里,夏雨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最爱他的人夏雨视而不见,同样是转而去求“冰雪美人”,结果碰得满鼻子灰。朋友签名常用一句话,“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爱的,却常常有恃无恐。”这虽不是百分百的绝对,却也是个较为普遍的现象。想想人与人之间经常如此,身边拥有的,大抵是太习惯,太熟悉了,于是反倒与他们陌生起来。他们对你笑,你觉得天经地义,他们让你天冷加衣,你可能非但不会觉得是关心,还偶尔会有反感,尤其是重复的寒暄,简直有可能会让人不厌其烦。我们甚至感觉不到空气,水,衣物在生活中所起的作用,只管一个鼻孔进,一个鼻孔出,饿了吃,渴了喝,相反,倒是那些隔着千山万水的人,因为一句“保重”,偶尔的一句关怀,暖流流遍全身,或者隔着屏幕,给你发个笑容的图标,说了句“我懂你”的话语,就感觉是莫逆之交,天涯海角都能体验到这种心灵的通润。

这不是很奇怪吗?我确实相信世上存在着“身在异处,心在一处”的两生生活,但是我更相信的是,这种两生生活存在的永远都是生活中的某个点,或者面,而绝不可能不语两心自知,处处灵犀相通,我们只是极为容易对身边的老调重弹感到厌烦,深处其中甚至有不甚其扰的感觉,又似乎这些耳边的叮咛或唠叨有一日突然消失,才失魂落魄得无所适从。

周围都是熟悉的陌生人。前段时间我打电话回家问父母他们的生日,俩人竟然双双说毫不知晓具体时月,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又四去其三,问也问不到。老家早年并没有过生日的风俗,只记得儿时给外公外婆“填缺过坎”,大意好象是,有算命的说了,你老人家68岁有道坎,这道坎迈过去了将来就容易长寿,于是做女儿的包饺子,蒸馒头,煮鸡蛋,等等,从婆家挎着篮子,一路填田埂上的缺口,意思是帮着老人过坎,填料用的就是这些饺子,馒头,鸡蛋,等。但是那个年头这些东西又常常很珍贵,有些人家干脆去两拨人,第一拨先行填缺,后一拨接踵而至,跟在后头捡拾鸡蛋,反正填下的本身就是要人捡的,谁捡了都一样。我就干过这样的事,财大气粗的人家自然不用如此“抠门”,小门小户的很多却如法炮制,尤其是在田埂上的小缺口,散过立马被后面的小跟班拾起。大的则多数保留,比如池塘向稻田放水挖开的缺口,清澈的水流哗哗啦啦地流淌,间杂还有几条小鱼在缺口的“瀑布”边观赏,为防止填料被水冲走,便将它放在旁边。有时候走运,正好前面有人也给老人“填缺过坎”,你是第一个路人,那些东西便能如数揽入怀中。又因为我家离外婆家比较远,那时大路不通,小路蜿蜒曲折,插秧割稻田埂开缺放水众多,一路步行,捡到的糕,糖果,馒头,染了一点洋红的鸡蛋,还有爆米花用焦糖圆成的团子,都不足为奇。

于是老人过生日大概就是如此,一家人商议,合计个时间,哪一天为老人过一次坎,就算完了。近些年这些风俗早已荡然无存,在路上捡吃东西甚至是不允许的,父母会教孩子,或者说它们不卫生,或者说不定是谁故意丢失,撒上了迷魂散的。我们村后来就有这样的实例,村里一人在路上捡了一张五块钱的纸币,人却变得神智不清,随后从旁边窜出个陌生人,让他把兜里的钱,腕上的手表交出来,他便果然乖乖从命,连带那拾到的五块,自己把内衣内裤的口袋都翻了个底朝天,然后捧出拱手相送。这样的例子便被用来教育我们孩子,要有拾金不昧的精神,更不能贪嘴吃便宜。突然记起一个贪食的小故事,大概是小学的时候看的,说一个人嘴馋,偷吃了村里的鸭子,鸭子没有完寿,向偷吃者诅咒,你吃完之后,浑身定要长出如我一样的毛发。果不其然,偷吃者像变了形一样,从茸毛到粗大厚实的滤水毛发,厚厚的生了一身,便躲在屋里不敢见人,后来这人给鸭祖宗磕头上香,嘴里喊了千百个姥姥或祖宗,饶过我吧,这发毛才从身上褪去。

那天看高尔泰写给他天堂里女儿的信,他女儿懂事,知道父亲时间宝贵,日日陪着父亲去单位食堂吃饭,要知道食堂的饭永远都是那种超不过程咬金的三把斧,人吃久了是会腻的。就此下面有人评论,说高尔泰这个父亲当得也太不合格了,女儿在世时,不做饭,女儿走了,才来假惺惺。我并不知道高是否合格,这种评判除了他的女儿外,本来不当由任何一个外人来越俎代庖,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高可能确实没怎么注意女儿的心理感受,口舌之欢。这又是一个熟悉陌生化的事例。

有时候太熟悉了甚至不便开口。网上有着这样的言辞,俩人青梅竹马,问为什么没有成正果,一方回答,“太熟悉了不好下手”,调侃味十足,但在某些情况下,这又确实是实情。或者是碍于脸面,或者是害怕伤害,或者是担心不被认可,我们对于自己的需求有时甚至会羞于启口,尤其是在结婚很几年的夫妻之间,爱情婚姻的保鲜膜已残缺,老夫老妻看似彼此了解,为了不打扰对方好好入眠,自然的倾向是不再如胶似漆。这在《美国丽人》里尤其有趣,Kevin Spacey终于不堪忍受俩人卧榻之侧,名存实亡的婚姻,干脆当着老婆的面玩起了自己身上那跟触手可及的玩具,夫妻二人其实都有需求,但是俩人又都隐忍不发,乃至厌倦了彼此,而且这绝非一日之功,宁可在外寻花问柳,在选择多样化的今天,人性里喜新厌旧的缺点可能更容易被放大。细细想来,在亲人面前我们之所以不表达出自己想要的,更像是过于在乎那说出之后不能满足的失落,而心理学上有言,我们担心的之所以往往会成为现实,是因为我们把过多的关注点放在了担心上,从而过滤或忽视了无需担心时发生的美好状况。而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我们更容易肆无忌惮,更像一次性投资,输赢几率各半,平分秋色,也就少了很多顾虑。

Exotic is erotic,这句话并不止适用于夫妻情爱,更是个人性的普遍特点,新鲜总是更能激起人们的兴趣。只有那些将其内化为习惯,像张嘴吃饭一样自然而然时,老套的,旧时的才必不可少,至少是少了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像呼吸,像水,像说话。在大学我拿自己做过一个非常简单的测试,便是尝试着三天闭口不语,那时很羡慕聋哑人,加上其他原因,颇为郁闷,以为这样我这个大嘴巴大概就不会祸从口出,但还没一天,我比被尿憋得还难受,不能打电话回家听唠叨,也唠叨,别人问问题我点头摇头的像种菜或吃了药丸,自那我才认识口无遮拦也未必就像我想象的那么坏,不过是说之前需要动动脑子罢了。

竟至于新鲜的可操作性,在我看来,其实并非那么可望不可及,甚至只要上班时走一段与平素不同的公交,或者改换一下乘坐方式,眼前便会一亮。即便日日重复,路上也有灵动的风景,摆着地摊小货的阿姨在精心地收拾物品,又不时张望有没有制服的出现;透过车窗,有一双向外凝望的眼神;一对恋人骑着自行车,女孩搂着男孩的腰板,秋意渐浓,早晨的冷意让女孩将头紧紧贴在男人的后背;拉着小狗散步的小女孩,拽不过小狗,被它拖得溜溜跑;麻辣烫在滚烫的油锅里发出吱吱啦啦的声响;或者穿上白大褂的女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给路人掏耳朵;头顶上飞过一只在城市里迷失的麻雀,等等,新鲜存与心间眼际。

于是凡把那些从你身上拿走,便使得你浑身不自在的大概就可作为判断它对你到底有多重要的标准。好像 Ebony Carter 说过的一句话,Instead of focusing on what we can live with, we should be thinking about what we can not live without,对这句话,我是爱得一塌糊涂。但是更有必要补充一句,那些少了也不会活不成的,并非不重要,好像爱情,谁缺了谁都不会死去活来,只是,有了人生会变得更为完整,当然缺少本省也是完整的一种可能,终究是个人对于完整的定义不同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7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