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瞳孔里的颜色  

2011-08-08 10:01:34|  分类: 看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梵高传中有个桥段,是高更去梵高在普鲁旺斯小镇阿尔勒的住处,看到梵高日以继夜画出的大量作品,开始颇为吃惊,后来,又有些不屑,颜色用得大胆试验,稀奇古怪,构图又奔放不羁,俩人有天讨论黄了,高更说梵高把树画得像蛇一样扭曲,太阳充斥着画面,像要爆炸似的,冒了一句,“when I look your work, it is just you PAINT too fast”, 梵高也激动,喊道,”You LOOK too fast"。以前我也觉得整个印象派的用色都不对劲,梵高自画像上的红胡子我就一度不理解,脑海中胡子基色只有白色黑色,最多还有黄色。但是周末在我冲动之下,了结了一桩困扰我多年的心事之后,又有些雀跃,步行去雨花台散步,那里有我深爱的茂密的青草与蔽日的树木,细看之下,才意识到自己之前是多么无知与固执。

路上我走得很慢,上午又重温了旅游的艺术里的部分段落,其中教人绘画的罗斯金有几句话是这样,“我们在旅行时,如果放弃每小时走100英里,从从容容地行走,我们或许会变得健康些、快乐些或明智些”,“这个世界如此之大,无论走得多慢,远超过我们的眼界可以容纳的范围…真正珍贵的东西是所思和所见,一个人,如果他的确是个人,走慢点也并无害处,因为他的辉煌根本不在于行走,而在于亲身体验”,“十分钟敏锐的关注是描画一棵树所必需的,然而最好看的树也很少能让过路人驻足超过一分钟”。带着对这些句子的崇敬,我开始尝试着对色彩,周边的细小事物多留了一个心眼,然后闯入眼中的色彩居然真的就有了立竿见影的变化:草坪可以不是绿色,而混杂着黄色,深褐色,暗青色,柏杨树的枝叶在头顶摆动,色彩则是变换不定的,叶片繁茂重叠最深处是暗黑色,叶片稍薄一些,阳光洒在上面会泛出傍晚云彩的深红色,暗紫色,甚至在强烈的太阳光下,树叶还呈现出单薄而透明的白色。白云慵懒地迈着脚步,套近乎地凑在太阳跟前,仿佛被融化,成为金黄色。梧桐的主干表层也颜色各异,一条条老化的紫褐色树皮像被脱下的面膜,露出里面较为娇嫩的浅黄,淡青肌肤,靠近树根的地方则被防虫的石灰粉染得斑驳白晰。时不时有蚂蚁在树杆出没,各自走着自己的单行道,不同方向的两只遇见时,用身子前面的触须,相互打着招呼。纪录片上说蚂蚁是用分泌特殊气味辨认路径的,我设想自己手里拿着红外夜视,分明看到每只蚂蚁身后留下的那一道道红红绿绿的印记。

使我吃惊的是,居然相机都比我早发现这些将我包裹却不怎么被我留意的浑厚色彩。而相机一度是我较为排斥的物件,要不是因为工作,不是因为记录小外甥女的成长表情,我可能都不会购买。本以为相机在手,就容易以卡嚓一声作为将景物据为己有的借口,它们在复制的同时却也常常代替了细致观察本身。可这让我排斥的技术也并非一无是处,我站在树荫下,捕捉草坪的颜色,青青草坪在镜头中居然焕发出金灿灿的光芒。

我突然感到可惜与羞愧,想想这些年被我忽略了多少色彩,我竟然不确定小草的颜色。而又不光光是阳光下的色彩,梵高在写给妹妹的信中说,夜晚甚至比白天更色彩斑斓,而星星也并非只有亮晶晶的白色,注视它们就会发现,有些是淡黄色,有粉红色的,还会泛出绿色,蓝色等的光辉。于是我在电脑里翻出梵高那幅著名的星夜图,此时居然就能理解为什么它被民谣歌手唐麦克林谱成歌,舒缓深情地一遍遍歌咏,歌咏的是尽在我们眼底却被你我漠然视之的景色,同时可能也在向我们问责,从何时起我们大多数人的眼睛只能感受单色调,在复杂颜色面前竟无所适从地成了色盲。

想起帕斯卡尔写过的那句话,大意说,画作的相似性代替了自然原来的面目,成为人们关注或赞美的焦点,而对于摆在人面前的原始景物人们却兴致寥寥。我很认可这样的观点,就像梵高不习惯高更坐在屋内幻想出的画面,而高更也不习惯梵高在狂风大作的鬼天气里,依然要到野外架起画板写生,不过帕斯卡尔的这句话依然有值得疑问的地方。画作是经过了提炼的,画面中往往赋予了画作者的观点,情感,一如文字。我想人们欣赏画作的同时,更在释读这些画家在画作中倾吐的个人化感情,它是单纯的景观无法携带的,同时看画未尝不是满足了欣赏者对于他人情感的偷窥与印证自我的心理。像星夜图里狂风暴雨般的螺旋星辰,张口结舌,不成比例的人形,无不显示出某种隔绝与孤独,炽热与冷漠。当然,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星夜图,画作该如何诠释,本来就是开放的。

同时画家也在不经意间充当了给当地景物做导游和推广的角色。某个地方因为画家的描绘成为游人尽相追逐的景点,已屡见不鲜。只是旅客们看到的可能与画家所见的大相径庭,我们会走马观花,会吹嘘自己行走的里程,甚至会在某个地点夸张刻上自己的名字,以作来访印记。可这些很难逃脱速食消费的范畴,是如酒店门前那十几个迎宾的门童,是摆设,来人消费的是身份,是虚荣。罗斯金将我们对美的体验浮浅与描述空泛归结为,我们懒惰而不是缺乏能力。只是我们懒得投入时间与精力好好打量一片树叶的肌理,一块云朵的形状,一只路边流浪狗的哀嚎,而是试图绕道快捷的路径来抵达美的极点。

在《旅行的艺术》一书的最后章节回归中,阿兰德伯顿终于道出了另外一种旅行,即如书中援引德梅伊斯特的旅行方式,回归我们住了几年,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再也熟悉不过的环境,进行小区之旅,卧室之旅。毕竟旅行起码是门需要准备的艺术,譬如钱财,体力,当地文化的积累,等,而在我们尚未做好准备充分利用我们的眼睛,心灵的时候,长途跋涉未必能给你我增长多少见识,去了长城也未必就能变成好汉。德伯顿的建议是,在我们打算出远门之前,何妨先关注一下我们已经看到的东西。

回来的路上我拔了些路边的毛毛草,用剪刀大致剪了个齐整,插在装水的杯子里,蓬蓬松松的一片,居然也很好看。

瞳孔里的颜色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瞳孔里的颜色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瞳孔里的颜色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瞳孔里的颜色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瞳孔里的颜色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瞳孔里的颜色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评论这张
 
阅读(8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