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把书  

2011-08-02 08:19:39|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算看看书,无论是手头的还是电子的,都积攒了太多,套用一个熟稔的句子,再不阅读就要死了。有天跟朋友聊天,我半开玩笑地感慨,是不是应该买房,倒不是为了住宿,三寸之地便会挖尽我半生积蓄,买了房再做什么都捉襟见肘,我不愿意过那样的日子。只是每次搬家那些书总会让我费些脑筋。上次搬家姐姐与姐夫大老远从家里赶来,姐夫那肥胖的身躯扛起一袋子书,吃力地走在人潮涌动的汽车广场,当时女朋友埋怨说我真不会生活,这根本不需要如此大动干戈,有家人不远千里跑来的花费大抵也够邮寄或快递了,其时她不曾知道,一来家乡通不了快递信件,二来,这种搬运何尝不是亲情交流的一种方式,流的汗姑且不说,那三天两夜的时间花费才是更为珍贵,并用任何快捷便利的邮递都换不来的。张国荣在阿飞正传里演绎的那个故事,便是与张曼玉零距离接触一分钟,那一分钟里注视着她的眼睛,仅仅一分钟便俘虏了她的心。

有时候一分钟比一辈子还长,还让人难以忘怀。

博客更新可能暂时会有些慢,甚至抛锚。但不代表我不写,写字对于我更像是记忆,是记录,是流水一般的日子里的睡眠三餐,我时常可以随手抓一张纸,在上面画上几个字,那段出差的时间里,我随身带着笔记本,在火车的隔板上涂画,同事讶异,说多少年没有摸过笔了,然后一同回忆,当年握笔长时间写字的时候,中指垫笔的小关节会有一片凹陷。有段时间怎么写都觉得字迹不堪入目,便怀念从前用毛笔写字的日子,雨花台中陈列的少年一封封俊秀飘逸的家书,文章,还历历在目,于是更加觉得有必要拾起纸笔。之前在小镇上闲暇时会在工作薄上记满密密麻麻的句子,后来一翻豁然发现,印有公司抬头的工作薄早已变成了私人笔记,那涉及到工作的内容,一年记不上开首的三句话。

六月中旬突发奇想,那股内心里涌动的气息强烈地怂恿着我,一定要在十月中旬写满一百篇文字,不论长短,似乎是给自己布置的命题作业。这样做的好处是,我能将最私密的话诉诸白纸黑字,好像从高一开始的日记,幼稚却也真诚。甚至现在看来,有些读来还显得晦涩不明,条理不清,自然是思想也是剪不断理还乱,同样的原因是纸上码字毕竟不像键盘上的退格,插入键那般容易改正,一句话写好了就是铁板钉钉,即便明知不通顺,也不去计较,为了纸面的整洁,不去涂改乱画,只管随它去了。

这种文字自然是不希望任何人读到它,它们太过蹩脚,更因为毕竟任何文字始终都具有某种私人性,日记尤其如此,自己的小心思会像一汪清泉一样,自笔端向纸上倾泻而下,他人看了就只是模糊一片的水渍而已。我便非常能够理解卡夫卡等人要将文字付之一炬或叮咛身边之人万不可将它们向外流露的嘱托,这其中不无混杂着自卑又自爱的复杂情感。不记得在哪里看过一个片段,是某人将自己写的东西送给另外一个人,结尾强调了一句,“请看完了务必把它还给我”,那会不明白码字者对于文字所饱含的深情,以为既然是写给某个人的,送给对方便是理所当然,只有自己躬身而为时,对原稿那份执着的爱,用父母对自己婴孩的宠来形容真的丝毫也不为过。

当码字者撒手人寰,不能再恪守怀抱着自己的孩子,多数人一生的文字便也随之东流,这是好事,好在俗缘已尽,红尘已了,毕竟千万年才出了一个卡夫卡,毕竟大多数小我的私密文字都很难脱掉一己那身凡尘俗世与爱恨情愁。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