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失衡生活  

2011-07-26 08:37:08|  分类: 看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3年的《失衡生活》某种程度上可以称作1992年《天地玄黄》的母板,两者不少画面都互有重合,如荒芜壮阔的戈壁峡谷,如在飞驰的机车面前对着镜头站立不动的木然的人,如透过贫民窟的窗口向外张望的眼神,如放快节奏,汩汩向前的车流人流,流水线上风驰电掣的忙碌等等。

当某些日常之事加快脚步,或者放慢速度时,人们才有可能会停下奔忙,注视着这个熟悉又陌生情境的不同寻常,置身其中时却浑然不觉。我们不会觉得每天播报的广告,新闻,选秀有什么不妥,也不会去关心超市里的香皂牙刷,塑料袋是如何制造,如何使用的,餐厅里喝着可乐咖啡,嚼着牛扒猪蹄的时候更不会问咖啡豆从哪进口,牛扒猪蹄怎么饲养,煮熟的。我们在欲望的驱使下集体选择性失明,在利益的诱惑下集体选择性失语。就好比进大餐厅,消费着自以为是的整洁与干净,全然不顾或许师傅们正在驾轻就熟地往滋滋作响的饭菜中加入鲜红的人造辣椒油,化学添加剂。

荒芜的山峦里原本没有高高耸起的天桥电缆,湍急的水流上原本也没有拦腰切断的水坝,干涸的沙漠中央不会有绿色成片的良田,护城河的水原本可以淘米洗衣,淘米时鱼儿们就在浑浊的米汤水里投机拾取偶尔散落的米粒,寂静的午夜也没有流动着的耀眼灯光,那时的夜晚是那么纯粹,那时候的天空是那么湛蓝,那时候的冰层是那么厚。

那时候的火车是那么慢。

我的中学老师说他当年步行三十多公里去县城开会,从早走到玩,也不觉得累,多年之后,他早已不再穿着布鞋,走路去县城。五月的一天,他坐着塞满乘客的巴士,出席那参加了大半辈子的会议,回来时被突然冲出来的卡车撞得像晒焦的树叶一样,零散破碎。

我又想起那段在历史的滚滚浓烟里两军对垒时的用力厮杀,炮火从天空中坠落在庄稼地里,像一个个被扔出去的脆嫩的新生娃娃,炸飞的断肢与麦穗混和着泥土与血腥在天空中飞扬,随后几年白骨累累的田野上长满齐腰的茅草。不管是敌是友,他们都曾在这片土地上弯腰,播种,收割,恋爱以及老去。如今只剩历史课本中那一连串僵硬冰冷的数字——甚至历史都不堪记载——,每个伤亡人员的身上都背负着同代或后代存活者难言的伤痛。发起战争的,你们需要多大的勇气才会对这些破败而悲伤的家庭不理不睬,我不知道。还是说说具体的实例吧,1948年的长春城内,尸横遍野,老百姓出城的情愿被一纸命令挡在城内,彼时城内缺水断粮,超过十万民众饥肠辘辘,暴毙街头,更为不幸的是,历史没有慢镜头重放,这十万多人的死亡像神秘的黑石一样,遁地消失,来无影去无踪。

我们设想,现代不大可能发生惨绝人寰的战争,可谁能保证集权不会像春风吹又生的野草一样,萌发再现。浪潮里敦厚的学生青年也会放火砸窗。那著名的“路西法效应”正是你我张牙舞爪心存恶魔的写照,你我心甘情愿地将头送到它的血盆大口下。成仁成鬼只需在时代,他人的一指推动下便能顺理成章,完美过渡。

BBC纪录片《文明的轨迹》里有句话振聋发聩,试看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来的文明,哪一个不是残破不堪,存留在人们面前的,只有几样考古发掘的标本或被修葺加工后用以吸引游客的景点。文明在人为的破坏与自然的惩罚面前其实脆弱得不堪一击,一场暴雨就能致使内陆城市变汪洋,一个雷击便能造成设备精良的火车脱轨坠桥,大海的一次哮喘便能卷走数以万千计的房屋,电厂。

可是历史与文明的车轮都在滚滚向前,它们奔驰在没有掉头指示牌的单行道上。人类又何止是在无限的苍穹中才是婴儿,它们每一道轮毂碾压的印迹下都饱含婴儿般的小心翼翼与大胆摸索,只是在透明玻璃覆盖的“悬崖”,爬行的孩子有妈妈的召唤,现实生活却并不是可以感知的悬崖,人类说到底更不过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注:有两个心理实验,略微简述。
1、视觉悬崖实验:研究者制作了平坦的棋盘式的图案,用不同的图案构造以造成"视觉悬崖"的错觉,并在图案的上方覆盖玻璃板。将2~3个月大的婴儿腹部向下放在"视觉悬崖"的一边,发现婴儿的心跳速度会减慢,这说明他们体验到了物体深度;当把6个月大的婴儿放在玻璃板上,让其母亲在另一边招呼婴儿时,发现婴儿会毫不犹豫地爬过没有深度错觉的一边,但却不愿意爬过看起来具有悬崖特点的一边,纵使母亲在对面怎么叫也一样。
2、斯坦福监狱实验:将学校变成监狱,学生分成两组,一组为罪犯,一组为狱卒。两者本来都是相互友爱的朋友,善良的学生,结果由于监狱的特殊环境使得狱警的行为更加暴力,到后期有些严重的甚至以惩罚犯人为乐。实验正好验证了前意大利总理罗莫的那句话: We are prisoner of our own experience.
  评论这张
 
阅读(5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