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人事有常却无常  

2011-06-08 11:14:39|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有常却无常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它突如其来,让人猝不及防,早上刚进办公室,只见前台女孩哭哭啼啼地跟一同事叙述,瞥见我,她不说了,我因为新进公司不久,虽觉得纳闷也并未问,后来同事越来越多,她还是止不住哭泣,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端午下午有一名同事站在五楼的阳台修补栏栅,失脚跌落,现在眼已睁不开了。留下尚且还有病在身的学步女儿,妻子见任何人都不说话,净是以泪洗面,几度恍惚得不省人事。我并未怎么和这位同事打过交道,甚至不怎么记得他的模样,但人世类似,隔壁那真切鲜活的例子又浮在眼前,总不难想见逝者家人那份彻骨的伤痛。

我们笑称他小伟,有时候戏称他“阳痿”,他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哥哥名叫小峰,浑身鼓起红肿的水包,突起的筋骨历历在目,脸部仿佛被火烧过一样,崎岖凹凸,让人过目难忘,甚至更小时,有人拿”小峰来了“来吓唬小孩。年轻时他还能上学,能脱得精光,下河洗澡游泳,过年还能一起打麻将,喝啤酒,后来辗转还娶了一房媳妇,可就在四年前,他突然瘫痪,再也直不起身,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媳妇自然而然地离开了。在那个略显传统的重男轻女的小村落,小伟自然成为父母关注的焦点,他也不负所望,小伟一改之前好吃懒做,喜赌的喜好,粗略学得了一门厨艺,在哥哥瘫痪两年之后的五一娶了房媳妇,正准备置办桌椅板凳,在市里开个小卖铺,可是半年未到,小伟却又撒手人寰。恩爱妻子欲求改嫁,决计要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后来在小伟家人的央求与重金许诺下,他的妻子才答应将孩子生下来,拿到许诺的钱财之后,自此未曾踏入小伟家门半步。生下来的孩子是个长相颇为阳刚的女娃,为求健康与后续香火之意,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暗健”。暗健已经一岁多,生了上下两排门牙,坐在地上吃花生米,一脸纯真的模样,笑起来嘎嘎直叫,还会牙牙地喊着原本应该称呼三姨的做妈妈,对未来变幻莫测的人世一无所知。至于小伟的母亲,她被整整瞒了一年多,骗她说小伟打工去了,但终究纸包不住火,得知后,她便终日以泪洗面,为了免于睹物思情,三个女儿不让她回老家,凑了份子,在县城置了三分地,为老两口,一个还剩半条命的兄弟以及外甥女,盖起了两件小房。大概一年后,也就是今年,小伟他妈才第一次回到老家,三女儿不放心,一路陪同,俩人跑在小伟的坟前痛哭一场,他母亲哭到辛酸处,自问,“我一辈子未曾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

小伟的父亲是出了名的种地好手,吃苦耐劳,肯干有力气,小伟出事后,为养活老小,他便在县城做起给工地拎水泥沙浆的活计,可有一天回家,他又被检查出那双粗苯的手指关节不知何时早已变形移位,手术必须即刻进行,而且复原后再也不能负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次见他,明显苍老了许多,为了赶回县城做工,他便尽量压缩农活,有一天傍晚犁地回家,看电饭锅里煮的粥,便抛出一句撒气的话,“这么少,够谁吃的”,三女儿被他骂得泪水涟涟,抱着暗健,扯着自己的小儿子气鼓鼓地来到我家,随后又勾起一堆伤心往事。

三女儿其实早年有个大儿子,在儿子四岁左右的时候,放在外婆这里,说好自己外出打工,让她母亲看管,每年她会出一笔抚养费,那时的生活真是欣欣向荣,一切明天都满含希望。就在三女儿出门第二天,她母亲在扫院子,未留意,四岁的小孩一个人跑到门前的沟渠里玩水,一头栽进去,再也没有醒过来。当年三女儿人从一百五十多斤体重直线下降,一个月下来剩下不到一百斤,说话恹恹的,看人目光呆滞,谁碰她一下,她便声嘶力竭地抓头发乱吼一气。有半年她不再回娘家探亲,那种对母亲未曾照看好的幽怨隐隐可见。值得欣慰的是,后来她再次生了个男娃,自己便一心扑在这个儿子身上,偏偏儿子调皮,见什么都好奇,在自家后院的井旁玩耍,看到井边蒙了一张塑料皮,他一脚踩上去,掉了进去,好在发现得早,孩子被救上来,安然无恙,只是喝了些水。自此她对儿子的看护便格外紧凑些,她也成了专职家庭主妇,儿子是不能超出目之所及的。

又说到她大姐和二姐。大姐早年嫁在县城一”独生子“家中,”独生子“娇生惯养,如今在外养小老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只瞒着她大姐一个人。大姐又是那种怕男人的软性子,可能即便知道也睁只眼闭只眼,忍气吞声,而在我看来,这种偷鸡摸狗金屋藏娇之事是无论如何也隐瞒不了的。虽然小伟一家人都在县城,”独生子“却很少去看望,甚至不让自己的儿子去看望外婆,借口是怕被传染——在他的印象中,这种接二连三的“倒霉事”更像瘟疫,避之唯恐不及,加上早年小伟母亲确实身患肝炎,这便更成了”独生子“不探望的借口——唯有大姐上班经年累月,攒了点私房钱,隔三差五地偷偷给母亲送去。至于她二姐,远嫁南通,当年她的美貌与时尚可是村里首屈一指的,有一年,她将头发染得五颜六色,回家被她妈撵得不让归,硬是将头发染回黑色才过了个安生年。因为工作与距离的缘故,二姐很少回娘家,只能在物质上慷而慨之地解囊相助,每年半数以上的工资都给了娘家看病买药。

三女儿说得兴起,觉得委屈,说这些年照顾娘家人的胆子实际上就落在自己身上。“不就是用电饭锅煮点粥吗,怎么不够吃,两个孩子吃奶,只有他和我妈吃,你能吃多少”,在家里我都什么事不做,回来给你烧水做饭,还骂来骂去的”,说着说着,眼泪直流。她婆家在镇上的房子后来被拆迁,在市区分了两套,一套卖了,三三两两地给了娘家,然后现在又不得不领养小伟的女儿,在计生办的追问下,声称暗健是自己所生,又召来盘问与罚款。她说,”也不想想,这些年有哪个对你是真心好的,你越是对他好,他越是觉得是应该的“,”小峰这大夏天的睡觉哪能穿衣服,帮他翻身洗澡不都是我在弄“,”你觉得你苦,苦日子还在后头!“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