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及到多时眼闭了  

2011-06-20 09:43:51|  分类: 看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及到多时眼闭了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我花了九个小时认认真真地将它看完时,对心中盘旋的人为什么要向高处走的疑问,在各种答案中隐约又添加了一种新的可能,与五年前第一次看它时的低估想法截然不同,此时,我对它唯有敬仰,汤姆汉克斯说它包含了一个男人成长所需要的全部智慧,在我看来,所言并无虚夸,它就是《教父》。

看罢,我想有两种感受会是大多数人感同身受的,一是,人会从中学习如何做一个成功人士,特别是需要做大事的人,便可以像看《君主论》那样体验狂放之言,学到书本上不会教授,但现实中枝节茂盛的东西,如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要恨你的敌人,而要更加亲近他,仇恨会影响你的判断力,等等,众多大有裨益的话语与行为,饱含了在这个社会上厚黑出世的哲学。第二便是,大概也会有相当部分人群因此更加远离做大事的可能,避免往上攀爬的机会,而宁可选择退守自己那一方促狭的“净土”。原因很简单,赢得天下的代价便是要赔上千军万马,只要你不惜割舍这些万千人众的平静幸福,浮云片片,曾经再辉煌也逃不过黄土冢下,在一窝蠕动的蛆虫中化为乌有,再显赫一时,终不过尘归尘土归土。

当然,净土可能是即便你掘地三尺也难觅踪影。

无论是马龙白兰度的教父,还是阿尔帕西诺的教父,俩人一路向前的出发点都是想让自己的家人过得更无忧无虑一点,更安全健康一点。老教父说,一个不花时间陪伴家人的男人算不得男人。当年他的母亲带着唯一的儿子向当地的黑手党头目求情,被霰弹枪轰得飞出老远,他在纽约被迫失去工作,妻儿们又嗷嗷待哺。所谓勇气,何尝不是一种迫不得已。新教父老了与自己的妻子开诚布公地说,当时我父亲身处危境,然后是你,后来是我们的孩子,都有生命安危,我能怎么做?你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珍视最爱的人,我之后的人生都是注定的。第一遍听这些话没什么感觉,但当一个人到了希望成家的年龄,或者成家后,大概也就自然能感受到它们背后隐藏的巨大的冲击力与沉重的责任感了。当一个人的家人生命受到了威胁,像电影中,他的哥哥在乱枪扫射下身体变成筛子,他在西西里的妻子在一声轰然的爆炸声中香消玉殒,接下来是一家人在睡眠,被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子弹,锤击在玻璃窗上,叮咚作响,幸好家人们都安然无恙,但这次突袭却给妻儿留下巨大阴影,最后当他的女儿躺在血泊中,临死前对“爸爸”发出那一声无助的呼喊时,谁又能在身边最为亲近的人一个个离去时还能宽容得起来?仇恨在最初只会像被点燃的炸药包,我想任何有点血性的男人都只能挺起胸膛,尽自己所能,拿起枪,想着法子报复反抗。那位在苏格兰的高地上,喊出振奋人心的freedom的Wallace何尝不是在深爱的妻子遇害后侠骨霸露,大义凛然的?那位宁愿退守田园的角斗士又何尝不是在妻儿被害的时候迫不得已地手持盾牌长矛?

至于因最初的由衷而引发的正义,公平,道义等美好情感也仅仅是关爱家人之余,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所生成的副产品罢了。只是初衷易变,意图目的与实际结果又常常超出人所能预料的范围,在家人具有定所,衣食无忧后,你“伸张正义”的名声在外,便跑来一大群人要求你为他们做得更多,比如邻居被欺负,朋友被侮辱,那起初的匡扶正义虽然通过了一些非正义的手段,但远不像后来发展的,在尊严的诱惑下,在高高在上的权力指使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可是,冤冤相报,这最初的命运圈套又是谁设下的?教父一辈子可能都在挣扎,他撕心裂肺地喊,在我正准备退出时,又被再次拉进这充满火药味的江湖,他不愿意蹚这个是非之地的浑水,但当你坐上或者坐过那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交椅时,便不自觉要耍起阴谋与权术,否则就赶紧让位,而其代价往往是对自己与家人曾经打拼的全盘否定,又或者是被身首异处地赶下位,不远处,总会有人惦记着那把交椅,时时张着血盆大口,对它虎视眈眈。

那份家族渊源,它们必须得世代相传,否则便只能在某一代继承人的经营不善中化作青烟,而没有哪个人会愿意在他经营时出现这样的格局,但事实又是没有哪个家族,甚至朝代,可以永世地屹立不倒。在历史的长河中它们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放大了还有文明,物种,甚至整个人类,缩小了可以是你我的一生,向某阶楼梯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便已经切断了自己的回头路,在这部魔幻的人生之梯上,越往上脚下的青云也随之越浓,往下踏一步则意味着随时有踏空,会被碎尸万段的可能。而终于又会有一天,你我会摔在地下,噼啪作响。那便是死亡。

老教父为逗孙子,戴上柳丁的假牙套,前一秒还与孙子追逐玩耍,下一秒却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中轰然倒下,在满目苍翠的西红柿枝桠中不省人事,旁边是风吹动着叶子,哗哗作响,萧瑟之意顿生;新教父坐在藤椅上,任由回忆的潮水喷涌而来,他用颤颤巍巍的双手,拿起墨镜,卡在布满鱼尾纹的眼睛上,随后中景远拍,他手中水果落地,身体在藤椅上失去平衡,曾经如此枭雄,伟岸的灵魂,瞬间倾倒。只剩下身边的小狗莫名其妙地看着再也不会动弹的主人。

在我心目中,最羡慕那些自觉绕开梯子行走,碌碌无为的平凡之辈,他们也会为了妻儿卖力工作,但会在平安是福的祈愿声中,面对权力,能躲即躲,能忍就忍,坚守着膝盖上的儿女,守望着自己的白面馒头,在不争无为中庸碌度日。但是桃源圣地不过是个幻想,你我即便可以左右自己,却难以阻止他人左右自己,谁也逃不出算盘中那被拨来拨去的命运,不是像教父那样的身不由己,却也是政×治×体×制下的螺钉螺帽,区别仅仅在,有些螺钉螺帽大一点,有些小一点,堆放时,大一点的压住小的,小的便动弹不得,工作时,大一点的拧紧需要大扳手,而小一点的有时不需要借助工具,用手拧拧就紧了。

我并不着力反感那些踩着人头,拽着绳子,竭力往上攀爬的人,他们本已可怜而孤独,但诅咒一切爬上去后,坐拥路面或地板,却依然不走正道,偏要踩住人头不放的人,他们却是十足的无耻混蛋。

培根曾问,It is a strange desire to seek power and to lose liberty; or to seek power over others and to lose power over a man's self. 世世代代,大多数人莫不如此,奇怪吗?看罢教父,再仔细想想,也并非那么不可思议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