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The Person Who Makes Me Feel Intimate  

2011-06-20 10:20:21|  分类: 看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e Person Who Makes Me Feel Intimate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当阿尔帕西诺跪在地上,摸索着身边曾经陪伴自己跳舞,出落得如花似玉,如今却倒在血泊中的女儿,他无助地撕开喉咙,嚎啕大哭,他的哭泣被抹去,背景声中苍凉的音乐响起,看着他张开嘴,哽着脖子,面孔充血,仰望苍天,撕心裂肺的表情足以理解他有多痛苦,看到这我就止不住跟着一起哭出了声。

在这之前,他妻子对他还是有所怨恨的吧,曾经她的爱人誓言要远离家族那血腥的事业,后来造化弄人,他拿起屠刀,步了父亲的后尘。她在得知丈夫杀人无数,甚至连自己的亲兄弟也未放过,她不想怀上他的孩子,亲手将胎儿引产,这个正义感强烈的妇人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过着被欺骗,某种程度上被幽禁的日子,某一刻,她说她对教父的爱意全无。即便后来她在听完教父诚心诚意地忏悔,并祈求原谅时,她不知所措地说,我不知道你要我怎么做,“如果对你是个安慰,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过去一直爱你,以后也一样。”这句话到底多少是出于安慰,多少是真心实意,可能真的要打上问好,但就在教父因为女儿丧命而哭泣呐喊的那一刻,我想妻子的一切怨恨大概都会肢解破碎,而代之以对这位曾经强大现已虚弱的男人无限的理解与爱怜。

教父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那般孤独,或者推而广之,不妨说,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孤苦无依,“建立在金钱与欲望基础上的忠诚都是有限度的”,谁才是身边可以信任的人,他们的知心话该对谁说,在不确定谁会在不经意间走漏风声,或者在有意出卖的情况下,言语便只是个幌子,便只有让他人琢磨不到自己的真实想法才好。他的爱人,他不能告诉她,自己曾杀过什么人,为什么,通过什么方式,即便是为了家人。告知秘密是信任,却更好像拉着一个无辜的被告之人跟你一同登上“贼船”,另一方面,秘密知道的越多也越是岌岌可危,他只能一己将所有的担子扛下来,将秘密埋藏心底。教父说,我有三十年未曾忏悔了,如果忏悔恐怕要耽误主教你很长时间。人前他只是自欺欺人地假定自己没有罪过,尽力维护得光鲜体面,但没有人能欺骗得了自己,他便在内心深知的真实与表面故作的谎言两极下,饱尝煎熬。教皇说,人是需要忏悔的。或者换一句话,人一定是需要倾诉的,因为心再大,再能容,秘密藏多了,总有一天也会被撑爆的。

“无心无肝的人最能睡,也最容易开心得起来”,这在某种程度上是戏觑调侃,却也是某种事实,对于过往的罪过,对于一己所承担的责任与委屈,等等,从来不去思量,一切便在无意识的日升日落中安然无恙,日子会在嘴角边挂着的笑容中按部就班地流淌。反之,某种程度上,更能说,会思考,需要思考的人是容易痛苦的群落,他们深知自己与人类的罪孽,这份深重的罪像与生俱来的烙印,像夏娃辜负了信任一般,打着各种欲望的旗号,思想起便如孙悟空动情时头上的紧箍咒,绞痛心扉。

教父开始还一如既往地嘴硬,后来拉着红衣主教的手,忘情地埋首在走廊的花蔓下,恸哭流涕,他说我背叛了妻子,背叛了自己,杀过人,我让人杀了我的同胞兄弟,我杀了我母亲的儿子。说着说着那憋屈的泪水便不胫而流,多少年这大概是第一次如此承认自己的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对于心底的秘密,要么做无心长舌,要么守口如瓶,那也仅仅因为自我觉得还没遇见可以开诚布公,滔滔不绝的对象,一旦遇到合适的人,合适的场合,便一定又会线缝不住嘴般地全盘托出。而将罪恶或秘密说出来又能如何,也不过是该犯罪的还犯罪,该背叛的还背叛,忏悔不是救赎,也不会改变任何事,一切还会一如既往。年轻时我觉得忏悔虚伪之极,它像一剂灵丹,忏悔完之后,便又可以光明正大地为非作歹。如今却不这么想,我不看好忏悔能给人救赎,但无法否认的是,对于忏悔者能有一个完全信任的对象,可以毫无顾忌地将心底的秘密和盘托出,而说出来,哭出来,有个出口,便会好很多。

当然另一个问题是,知晓了世人那么多秘密的神父,心里恐怕也被堵得慌吧。

在国内似乎又没有严格意义的教士与神父,也很少有忏悔一说,或者有也仅仅是忏悔者打着无关痛痒的擦边球,说着儿时偷瓜摘枣的糗事,面对他们,心灵并未完全开启,而是顶多处于半开半闭状态,原因不外乎是,在这个长期没有信誉,不讲隐私,很少有职业道德的国度,忏悔者不确定自己的秘密是会被捧在手心,烂在牧师的肠子里,还是会像自己的手机号码一样,被肆意贩卖。大多数的人们便在不疼不痒的寒酸客套中,在蜷缩一角的自我封闭中,像鸟儿一样,濡湿自己的羽毛,安心将自己囚禁。希望总是有的,譬如在亲密无间的关系中,在那儿你还能开诚布公,畅所欲言,也像鸟儿一样,展开自己的翅膀,并不担心露出胳肢窝里那撮脏兮兮的汗臭腋毛。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