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不要再见与回忆”  

2011-06-13 09:38:24|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劈头盖脸地问我,南京的梧桐发芽了吗?那还是初春,阳光和煦的早晨,我并不身在南京,而是在家乡细细的麦芽田地间,踩踏着落寞的寒气,回想追逐着一年前小镇上某个稻谷飘香的夜晚,人没在其间,稻米的青香味挑逗着鼻尖。小镇上灯光寂寥,半里开外,半截幼黄的路灯下萦绕着几只出来散心的飞蛾。我试图寻找昔日曾被我关在白酒瓶,一闪一闪摇晃在蚊帐里的萤火虫,它是不是已经长高了,它那双放电的眼睛是不是还是那么水灵灵地让人倾倒,可是遍寻不到,像我那过往的在不知不觉中消逝的年月。

后来冥冥中我竟然来到南京,早晨,在梧桐树上麻雀叽叽喳喳的催促声中,我睁开朦胧睡眼,起床上班,偶尔晚间,待公司租住的小区静谧无人,众声安睡时,我走出房间,出门几步便是翻修的并不宽阔的巷道,两边栽种着硕大的梧桐,两人挽起手可能都抱不过来,遮蔽着本已昏黄的路灯光,那散落的光线零星点点地从梧桐的枝干间渗漏下来,滴落在平整的路面和我斑白的头顶。难得享受如此静谧的巷道,之前出差常常暂居在车水马龙的路边,早晨天蒙蒙亮,汽车的尾气与鸣响便能隔着窗户像波浪一样滚滚而入,淹得人眼睛闭不上。

可是我并不知道将来还会移居何方,我仅仅是一只将窝建在他人檐下的麻雀。虽然我时时在心里憧憬着游荡,但早已深知,肉体反胎常常受禁遭锢,并不能尽如人愿,只是更为广阔的游荡恰恰在于心灵的畅想,这退而求其次的坐地云游的遐想并不亚于三千里的日行,甚至因为不受时空的限制,随意切换,也就远比真正的游历更为广阔。试想当周围充斥着嘈杂的喧吵,你却可以设身徜徉在悠长而有着回音的巷道,当面前的霓虹闪烁使你头晕目眩,你还可以顿足于小桥流水的古树浓荫下,挥霍几个时辰,目不转睛地观望着夕阳浸泡过的云彩在夜幕中褪色。

不能不说,这是某种意义上的逃避,但更不能不承认的是,在脚步如此纷繁的世界,适时的逃避与停歇是多么必要。在《天地玄黄》中,东京街头处处可见行色匆匆的面孔,他们在生活的洪流中被挤得马不停蹄,却又有一位头戴斗笠,身穿麻布衣裳,手持铃铛,迈着碎步,行走在街道中央,不紧不慢地丈量路面的和尚。他那清脆的摇铃声被特意放大,淹没了周边的一些声响。他那身复古的装束,淹没在现代西装革履的人群中,显得如此格格不入。镜头一转,在一个落英缤纷的庭院,里面坐着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妇人,安详而慵懒地注视着前方。想来发展大概便是在加速分化的二元对立中,一方慢慢将另一方挤到墙角,剔出视野。可像歌里唱的那样,“总有人留恋默片”,这些蜷缩一角,渐行渐远的事物并未完全消失,它们那负隅顽抗的身影子总会不经意间重现你我的眼前,再或者哪怕仅仅倏忽闪耀于个别人若隐若现的梦中。

如今梧桐正旺,可她早已不再问起我有关梧桐之事。我躲在树的中央,眼瞧着有些人家在两颗梧桐之间,系上绳索,凉起花花绿绿的内衣内裤,披红挂绿的色彩被风一吹让树荫间更显得朝气蓬勃,那种亲切的感觉便扑面而来。我突然想,浓郁的生活气息大概便是每个人都可以不必太在意于他人的眼光,像穿着睡衣出门可以光明正大,而不招来任何异样的打量那样,在多样化的人行道上,不惊不讶,而且人人都可以得到作为人应该享有的尊重,不管他是推着小车在繁华路边摆摊的烤饼大叔,还是出入商场的满脸乌黑的拉煤大爷,那该是多么美好。

听首耳熟能详的歌吧:

Imagine
—By John Lennon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
It's easy if you try
No hell below us
Above us only sky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It isn't hard to do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And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Imagine no possessions
I wonder if you can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A brotherhood of man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注:标题出自《灰烬与钻石》。
  评论这张
 
阅读(18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