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船长的愿望  

2011-06-13 09:20:47|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妹妹是个老实巴交的乡下姑娘,不大说话,没怎么见过世面,当年隔壁的萍姐姐给她拍照,她幼小的身躯裹在红黑相间的T恤里,扭扭捏捏地坐在板凳上,手指头紧张,不由自主地把玩着脚丫巴,那副羞涩的表情让人怜爱。在村里人一窝蜂地南下打工时,她辍学在集上学理发,倒不是她不想打工,那份走出去的冲动可能早已埋在心底。年初她自觉手艺需要深造,为了能跟得上潮流的脚步,学点与时俱进的发型,姐姐便靠亲戚关系给她在省城拜了师。看上去一切尽好,可就在前不久,她突然“性情大变”,从乖乖女一下子蜕变反叛,家人说什么她都好像充耳不闻,一意要将学得半途而废的手艺弃之一旁,并要投奔她日日工作十二小时的打工同学。

我倒并不反对年轻时走出门看看,窃以为,人若是不经历一些事情,而代之以旁人的说教,他总不免感受淡薄,唯有亲身体验,才可能举一反三。而且人生大抵也逃不过反反复复,多数人终归需要经历才能理得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什么才是更适合自己的,妹妹要走家人再劝阻也无力回天。让人艳羡的是年轻就是好,终究有大把的青春可供抛洒,母亲跟在后面苦口婆心,劝她要三思,说了类似这样的话,家里并不像早年,非得打工才能揭得开锅,吃手艺饭以后不必瞧人脸色岂不比拿人钱财替人卖力要强?可妹妹心意已定,被说急了,她抛出一句,“如果你们一定不让我走,哪天我偷偷出门,让你们不知道,也一样。”

刀子嘴豆腐心的姐姐又被这句弄得滴下了泪。想到将来妹妹可能真的不辞而别,或者有可能偏激做事,而她只能眼巴巴地瞅着却无能为力,这种担忧虽不亚于杞人忧天,但一如多数人,对于亲近之人近乎支配驾驭的关心终究很难避免,姐姐也不例外。

至于我的想法,依然一如既往,仅仅希望可以在未来教育孩子——如果我能有幸找到孩子它母亲——或引导姐妹的道路上仅仅充当一个船长和一个后勤,驾着那条船在人生的大海上,谁也不能保证将来可以一番风顺,父母兄长只是最多凭着过来人的那一点有限的经验,在茫茫大海,把好方向,让船只不至于搁浅,触礁,至于他们在船上做什么,虽然会有一些硬性的禁令,诸如不能在那赖以漂泼的船体上掏个洞,放把火,更不能给他人一记耳光,一拳重击,等等,在履行好作为乘客或船员的职责后,他们什么时候跳下大海游个泳,会不会在船舱的煤烟里染黑了鼻孔,那种乐意是任何人也无法禁止的。之后在其跳下大海游得疲乏之后,我还有能力给他递过一只躺椅,一杯热气腾腾的水,或者准备一个洗脸盆,一条毛巾,一身干净的衣裳,让他带着那乌黑的鼻孔将自己浸泡干净,那大抵便是自己能做并应该做的了。

自觉对于禁止的事物往往能激起人更大的打破它的热情,打破它也未必就是叛逆,因为那些很多被禁止的事物本身是否值得劳师动众地明令禁止尚且值得商榷,作为个体,我们只是太容易将自己的偏好与取向,甚至以过来人的姿态,加诸于与自己亲密的人身上了。某些时候我们认为好的,对方并不觉得怎么样,这种信息的不对称自然会惹出诸多矛盾,那干脆就让他自己去收集这些信息,有过它们的浸染之后,如果此时再能有人稍加点拨,或者自己略微走慢一点,做一个让上帝皱眉或笑弯了腰的思考状,他终究不难会有自己的判断。至于是否和你我的价值取向相一致,则并非那么重要。

如今看来,妹妹在家与在理发店都有一定程度沟通上的隔膜,家里是代沟,父母虽然开明,囿于村落的小圈子,难免有些面子上和情感上的不舍。在理发店里,她则形单影只,在一帮头发烫得花里胡哨的男性店员之中,没有一个真正能够交心之人,她不会上网,又不会打游戏,我则豪不称职地埋首于自己的小天地,没有怎么和她沟通,乃至于孤独时她还谈过一起不切实际的异地恋,要是她能与同学在一块,终究相熟相仿,那种闺蜜间的小心思始终更容易分享与排解。

我试图用家常的语言让母亲与姐姐明白这些,好比抓沙的双手,握不得紧。所幸的是,我以往在家里那略显强势的作风一旦改变,代之以并不连贯,重复而颠倒的开导,也还是能赢得支持。

其实抛开妹妹的话题,我还是怅然若失,自忖我的做法会不会也是某种纵容与不负责任?如何才能做到在尊重个体自由与履行长者职责方面达到一个平衡点?这些问题我不得不考虑,我有把握成为孩子与妹妹交心的朋友,陪同他们疯狂玩耍的玩伴,可我毕竟不是孩子,若是哪一天,小不点的儿童要拿煮熟的青蛙汤混杂着尿液灌食小奥斯卡时,我如何才能有效劝阻而又不至于遭到排斥,被孤立进而无法再次融入?说到底,我那做个称职船长的愿望远非那么容易便能实现,四顾茫茫,海面上浪花四溅,我只有孜孜向学,用此生且行且摸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