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锅里的馒头更香  

2011-02-16 18:14:46|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长时间没更新了,是因为还没从年里缓过劲,虽然老家年味也渐淡,很多村人为了错开拥挤的交通,省却长途跋涉的疲劳,干脆举家在外。我两个舅舅已有三年未曾回家,家也就成了他们随身携带的行李,铺到哪里哪里便成了家。听说有一天我大舅回老家办事,门上铁将军破衣烂衫,斑斑的锈迹糊住了锁眼,钥匙插不进便只得砸了锁,进门一看,灰尘盘横拥挤在桌椅上开会,有丈把厚。舅舅也就断了回家的念头,干脆将我外公接过去,在本已寒酸拥挤的小窝,油烟熏得墙壁点点黄黑,拐角里搭张铺,白天舅舅一家上班,外公一个人做点饭,晚上早早上床休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如此,莫说享福,实则比软禁还要无趣。

父母从年初五出门,去看外公,打电话回来说,两个舅舅现在是将外公单独租了个房间,老人吃喝一律自理,两个儿子只是像按时支付水电账单一样,缴付外公的生活费。只有逢年过节,举家在老人门前,济济一堂。外人看着四世同堂,还好不热闹。

不想父亲一趟拜年,不想回家了,说要在那打工,工作已经找好,月工资一千五,为工厂干点杂活,兼当门役,说总比在家种地强,一年挥锄头挥出个大几千,脊梁皮还被磨掉一层。乍一听觉得充满诱惑力,老家打工成风,村里小学校园五个年级共计八名学生,没念完初中随父母打工的一杆子打倒一排。这种风气对过年的影响就是,从外地回来的,大多讲究吃喝豪赌,虚高攀比,如烟,总不能拿出包中南海,困兽一般拘囿其中却毫不知觉——当然若是自己觉得快乐,赚得也不少,穿得还不差,满足点小小的虚荣,生活有滋有味,打工未尝不能成为人生常态,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卖力,就得服人管束,总不如自家悠闲自在。父亲年近六十,须发花白,瘦小的身子裹着一层层不旧不新的衣服,显得臃肿,一个标准的小老头,这些年在家我基本不喊他爸爸,只是叫他老头子,他也欣然应允。老头子在家不管闲忙,基本上每天中午是要小憩一会的,而且从姐姐妹妹和我能掌勺开始,他就基本没下过厨——传说他在结婚前,可是只勤劳的小蜜蜂,跟我一样,甚至要把晒干的袜子收好,叠整齐——再而且,他几十年从未出门打过工,过惯了乡野农民的小日子,忙完了,捧着个茶杯,喝着劣质茶叶的自在生活,一下子要他自己做饭洗衣,还得每日机械地打卡上下班,非但不说子女不孝,老了反倒扯下颜面,听人指手画脚,我心里总不是滋味。

前几天看戈达尔的电影《狂人皮埃洛》,里面有一对天不怕地不怕的亡命鸳鸯,他们打劫,盗窃,路上狂奔,然后抛弃与毁坏一切财物,来到海滩,建了一个小窝,晒太阳,读书,然后有一天女主角说,“我受够了,我厌倦了大海,太阳,海滩,我厌烦了吃罐头,厌倦了穿同一件衣服!我想离开这里,我想生活!”生活的乐趣说到底还是在变化,父亲的三十年如一日,终究老了还赶回风尚时髦,卯足了力询问他,他语气决绝,好像捡到了天上掉金块的大便宜,一定要在那,我只得作罢。以前工作的时候我总是嫌公司的饭菜难以下咽,每顿少不了红烧肉,吃腻歪了,如今还挺念想的。曾在电视里听一个藏族和尚说,人在出太阳的时候想着下雨,下雨了想着出太阳。总觉得手里抓住的,脚下踩着的不够美好,真到了彼岸,除了满眼粉尘残渣,又断不见玫瑰鲜花。

既然父亲乐意,且希望他在那一切安好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