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爱的畏惧  

2011-11-07 10:15:24|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以前我便遇到过这样的问题,自以为挺喜欢孩子,可孩子不这么认为,他们大多不愿跟我亲近,当年妹妹一伙见了我像看到瘟神一样,原本在家玩得很开心,看到我便纷纷逃之夭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纳闷恼火,后来我知道,其实那种自觉纯属幻觉,不自觉中我对他们一伙形成了压力,比如我手里拿了一本书,向他们瞟去一眼,俨然已经有了个高姿态,意思是我要看书,这种沉默的抗议又怎么能算得上放低身段的爱护?

后来,妹妹和表妹都告诉我当年最害怕的就是我,表妹甚至因此一家人都来我家吃饭,她硬是不来,说我像只暗夜里两眼放光的狼。可如果我是可怖的,我至今不知道如何变得不再可怖。红楼里写王熙凤是“粉面含春威不露”,写她手段非凡的无疑是惩罚贾瑞在寒风中被浇的粪便满身,两股战战那段,王熙凤是典型的面前是笑,背后是刀,很多年之后,我也慢慢明白,但凡那种装作很狠毒,很可怖的人或物大多都没什么可怕的地方,那些目无表情的冷面杀手才让人可怕。他们的隐忍会让我胡乱猜测,不知所措,反过来,我不时的放肆无度又容易将他们灼伤。

于是这样的问题像为什么人要在私处长毛一样,狠狠地困扰过我:为什么爱有时候会变成恐惧?到底是被人爱好还是被人怕好?我要是被他们喜欢,他们会跟我没大没小,抓把土往我的头发里撒,或者在我洗澡的时候,偷偷推开我未关严的房门,或者是在我新买的,包好书皮的书面上画小人,在我工整的日记本里涂歪歪扭扭的阿拉伯数字。上述这些都发生过,我没办法做到像卢安克那样,由着孩子在我身上爬来爬去,用他们脏兮兮的小手拍拍我的脸蛋,虽然我明白这些恰恰是亲密的表示,可我一想到这样放肆的亲密,便要打退堂鼓,于是呵斥过他们。然后我要求外甥女,家里来人,吃饭时不准霸占一方,家里没客人,吃饭时也不准两只腿蹲在板凳上,要是不吃饭,那就连零食也不准吃。我知道这种要求不加解释,严厉霸道,有时姐姐甚至看不过去,要为她们庇护,端过碗,说妈妈亲自喂你吃,哄着,她们也便眼泪汪汪地将食物下咽了。

我依然认为,对于孩子,无条件的爱就是溺爱,而对于成人,无条件的爱又有可能被视若无睹,甚至丧失尊严。像《理智与情感》中的布兰顿上校,对玛丽安娜一心一意,知道她来到伦敦,第一个看望她,她得传染病了,赶赴她的身边,始终不离不弃,而玛丽安娜则一直牵挂着为人不正却很会讨人欢心,激情四射的威罗比。有些情感是隐蔽的,而并非像玛丽安娜所言,像火一样,肆意灼烧,毕竟灼烧如烟花,绚烂只一时。可是情感过于隐蔽无疑是有风险的,如果对方一直都不生病,如果对方木讷,对于你的名敲侧击毫无知觉,甚至对抱怨也置若罔闻,那么你满腹的郁结也就无法派遣。人们似乎也总是在渴望有人像父母那样不管自己做什么,都能被包容,被理解,被爱护,而事实是,父母的爱有时正是盲目的溺爱。之前我有个同事,因为饭菜毫无变化,他跟食堂的老阿姨争吵,过激时,出口骂娘。想想看,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骂六十多岁的阿姨,而小伙子的母亲就在旁边,对儿子的骂声一言不发,不管老阿姨的对错,这对母子大概已经大错特错了。再不妨这么举例,若是你的恋人在你起心偷盗的时候,对你毫不阻拦,你会相信他是爱你吗?或者更为普遍的是,你抽烟喝酒,赌博,对方却一点微词都没有,你觉得这是关心你吗?或者在你加班到深夜凌晨,连一句抱怨你或你们公司的话都没有,你觉得这里几分是理解,几分是无所谓?那么为什么要对那关心你的人,对你的微词埋怨而大动肝火?

我们不惯于将责难看成是关怀,而是简单粗暴地认为说国家不好就是不爱国,骂某人就是要与某人对立一样。情感远非单一的点线面,而是个立体形状,它是由各种点线面情绪综合而成。教父是被人爱被人敬畏,还是被人恨被人暗地里唾骂,并不存在明显的分界线。爱与畏,痴与恨常常是像水与面粉一样,发酵在一起的。

罗伯特德尼罗拍过一部电影《布朗克斯的故事》,他借一个黑帮老大之口说,如果必须要在被爱与被畏之间做个选择,他情愿被人畏,因为畏比爱持续得时间长。我后来想,如果他说的是真是这样,那么怎么才能被人畏呢?心狠手辣是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可是软怕硬硬怕横横怕不要命,谁豁出去了,拿把刀照着小拇指,手起刀落,血淋淋的还能在你面前,不改颜色地挥舞谈笑,一个亡命之徒,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但凡你还有牵挂,大概便输于他了。

对个人而言,让我爱也让我怕的都是人——当然,这既爱又恨的可能并非同一个对象——那些把你哄得团团转,背后却捅一刀,或者对你有怨言,硬是一言不发之人,让你还自我感觉挺好,关系还挺亲密,但到有一天,他火山爆发,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都能想得起来。然而,甚至这也不能怪罪于他,他的压抑可能正是在乎,正是出于不想让彼此难堪,幻想着能忍则忍,过去了就让它过去,但实际上,过去的大多都过不去,它们只是暂时睡着了而已,一旦有类似的事件触发,它们马上警醒,像在鳄鱼罗布的河边喝水的邓羚看见一层泛起的水波,随即四蹄往后蹦蹿一样。

更不要忘记,那些将自己放置在他人嘴里的人是有可能被一口吐沫,一个咳嗽吞咽下肚的,那些能把自己捧在手心之人也能随手将你甩在脑后。始终是那份对等来之不易,恐惧时常正是源自于不对等,像在天秤的一边放着一个十公斤的秤砣,另一边是两个五十公斤的秤砣,如果两边秤砣都有意见,我很想知道,它们分别是怎么想的。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