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能下崽的好姑娘  

2011-11-03 08:21:12|  分类: 读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塞林格的九故事中有一则极为动人心弦的故事。跟麦田里的守望者一样,看的过程很来劲,十六岁的霍尔顿骂起人来,那叫一个收不住嘴,他管你什么校长,主任,心里把他们骂个稀巴烂,可是这个沉默不语的小伙子又不怎么在言辞中当面表达,像每个会有情绪的人一样,在父母,权威面前装得似乎俯首帖耳,心里则全然有一杆自己的天平。他骂读书教育是狗娘养的,不过是为了买辆凯迪拉克,骂律师,说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真心想救人,还只是享受案子审理完后,记者围着他们祝贺拍照的感觉,他不喜欢人追着他后面给他祝福,心里想着这种祝福太他妈虚伪,像我小时候常常觉得那句挂在嘴边的“到我家吃饭”的寒暄一样无聊。我开始看觉得他似乎挺分裂,很愤世嫉俗,什么都无所谓,五门功课挂彩四门,被诸多学校开除,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被打之后百无聊赖,竟然去叫了妓女,可弄了一个小时,才把她的胸罩解开,女人临走时,对他骂了一句,“废物”!直到结尾我对他的态度算是彻底改观,记得最清楚的结尾的那句话,“不要对人说任何事,否则你会想起每个人”,他想起曾经把他打倒在地,玩弄女人的斯特拉雷德,那个说话时还会抠鼻屎的阿克利,甚至有点想念那个骗他钱的拉皮条混蛋莫里斯。最不要提的是他一直爱护的妹妹菲比,他看着妹妹躺在床上睡觉的姿势,“脸差不多到了枕头边,嘴巴大张着”,“即便他们口水流了一枕头”,却还是挺好看。他夸奖妹妹买起衣服来品味独到,穿在身上好看得没人比得上,甚至看见妹妹在本子上篡改的名字,无聊的字条都让他觉得乐呵。竟至于他谈起自己的梦想,是要站在悬崖边守望着每一个横冲直闯的坐着游戏的孩子,一切言语中的不雅,偏激都可忽略不计,剩下的只有真实,真实的在权威下点头哈腰,却可以保留意见,在同伴面前剥下面具,不再为面子,为道德束缚,用行为,言语猖狂一次;然后永远心存梦想与包容,即便这份包容姗姗来迟,终有一天他会包容律师,读书的动机不纯,包容被打得鼻青脸肿,被骂得一无是处,等等,只因他还有心感恩这些人生不算太平的经历。除去这个霍尔顿,塞林格曾说过,他一生都在写孩子,这群被人遗弃的孩子在他笔下又无一不有某种孤僻不合群却散发着诱人的特质。

原因又很简单,你我都年轻过,未必亲身体验,但大略也能想见那种没有伙伴,被关在黑房子中,孤独,没人理,不合群的滋味。塞林格在《威格利大叔在康涅狄格州》里描写了一个小女孩叫拉蒙娜,这个小女孩又在脑海里自造了一个名叫吉米的男孩,吉米当然是不存在的,但是他又真实得,一米多高,不长雀斑,有一把宝剑,陪着她一起吃饭,睡觉,上学,散步,做游戏,等等,她有什么需要甚至可以以吉米的名义提出来,比如她想出去玩,她跟妈妈申请时这么说,“吉米的宝剑丢在外面了“,吉米要去找。可后来拉蒙娜又将吉米杀死,说他在玩的时候出了车祸,吉米死的那天晚上,拉蒙娜依然不睡在床正中,妈妈问她为什么,吉米既然死了,自然不存在挤着他,压着他的担忧,拉蒙娜回答,“可是我不想压坏米基”。于是一个新的让人信其存在的男孩又被杜撰了出来。

这里插一个段子,是在《电影×音乐》里看到的,说的是关于我最爱的导演基斯洛夫斯基和他的御用配乐大师普列斯那的趣事,在多部电影中,他们屡次借演员之口或者暗示有一个让他们倾倒的作曲家,名叫梵·德·布登梅尔(Van Den Budenmayer),两生花中唱歌剧暴毙的维诺尼卡,蓝色中朱莉死亡的丈夫听的曲子都出自梵·德·布登梅尔,这个人看上去煞有介事,有名有姓,有生平卒年月,弄得有人还专门查了音乐家谱,最终没找到这个神秘人物,有天他俩才抛出谜底,其实这个人不存在,而是普列斯那杜撰的。据基斯洛夫斯基回忆,这人说白了就是普列斯那自己。看到这不禁莞尔,原来是变着法子的自恋。可是有才之人自恋都别具一格,想讨厌都讨厌不起来。

拉蒙娜创造吉米则不是出于自恋,至少是不单纯因为自恋,而是没有人陪她玩耍。她的妈妈埃洛伊斯甚至调侃,周围都没有小孩,人家甚至给她起了个雅号叫,“能下崽的芳妮”。可为什么拉蒙娜又故意制造一起车祸将唯一的玩伴碾压死,然后又设想了一个新的人物?我想了想,也许这种心态,跟小时候跟玩伴闹别扭,赌气说“我再也不理你了”差不多,过不了多久,一个人连绳都蹦不起来,没法跳,用石子在水面上打再多的水漂,没人比,没人争,也就没了劲。看那个再也不想理的人在地上打弹子,自己厚着脸皮蹲下身,从兜里掏出一颗,大拇指往前一推,弹子滚到对方弹子旁边,或者随手递过一片用偷来的鸡蛋换来的唐僧肉,俩人开始不计前嫌,握手言和了。

人在一起玩的时间越长,可能出现的问题也越多,再融洽的朋友,亲人,彼此偶尔总会生出一丝厌倦,可这并不代表就是见异思迁,或是喜新厌旧,所谓的喜新厌旧起码应具备两个两件,一是有新有异,二是旧的简直让人不堪忍受。在机会与选择多元的今天第一个条件容易满足,但第二个则未必,老旧的事物因投入了更多的感情,累积了更多的心绪,断然舍弃总会有几许不舍,但是这不舍大抵也可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剪不断理还乱的藕断丝连,二是,真的伤筋动骨,必须马上断绝一切关系,过去的玩具泥人,照片,号码,一概全部销毁,而且刻不容缓,仿佛要将自己与这人曾经有过的任何交集在记忆中用橡皮擦擦得干干净净,于是就真的彻底断裂,再也不想听到有关此人的任何消息。

当然,我们后来知道,这种做法其实是自欺欺人,毫无用处。这个道理孩子甚至比我们懂得多,拉蒙娜用颠倒的字母取名米基显然是在怀念吉米,即便吉米只是个想象中的人物。动画片《玩具总动员》之所以动人,就是因为它拍出了任何成人也无法割舍的童年往事,即便再成长,再华发满头,看到某段曾经的往事,一个玩具,还可能让自己泪流满面,像天使艾米莉中拿到儿时秘密盒子的中年男人,兴奋得不知所措。过往的那些人,那些事从来都没有消逝,它们只是暂时睡着了而已。

甚至怀念有时要用对立情绪去表达,更为甚者,某些时候越是厌恶,越是痛恨的,也越是思念,这种心理体验并不专属于爱情,毕竟所有情感一脉相承,特别是在一方驾鹤仙游之后,活着的对那天国或地狱里的灵魂,除了思念,还有什么能说明你曾因这个人爱过或痛过呢?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