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吃饭  

2011-11-25 13:17:38|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常能在网络与书本中看到有关美食的文字,直羡慕他们妙笔生花,随意便能将味觉转换成视觉或文字,勾得我馋涎欲滴。想起吃食,我自觉不是个吃货,因为不挑剔,只要能填饱肚皮,我就很满足,也不知各地特色,不晓都是面条,它们在味蕾上精细的分别。上次朋友来南京玩,他提议一起去吃南京的小吃,告诉我说南京的鸭血粉丝很有名,可粗陋如我,瞪大了眼睛,疑问,是吗?当时好生被他嘲弄了一番,枉我在南京待了近一年,甚至由此展开,朋友向我玩笑地发难,“我怀疑你生活的乐趣是什么呀?”

我笑着回答,当然有乐趣啊,只是不在吃上,但想了想,故作神秘地又加了一句,但也在吃上,比如做饭,他有些不解。其实做饭是我一直以来从未改变的乐趣之一,从初中为胖子室友兼语文老师当保姆,晚上大白菜豆饼乱炖,到高中时甚至用电饭锅炒小白菜,炒青椒,再到在小镇工作时,先吃公司食堂,苏州菜系的糖份与清淡我几乎吃了四年,有段时间一到吃饭时间,同事(包括本土同事)便开始绷起脸,拖着不愿去食堂的双腿,塞着不愿下咽的饭菜,皱着一筹莫展的眉头,一尘不变地咀嚼着食堂阿姨四年来一尘不变的口味,四年来一尘不变的红烧肉,吃饭一度成为我们莫大的痛苦。曾经闹过这样的笑话,至今想起依然觉得糊涂,有几天阿姨很照顾我们外来人,在我们的央求之下,她把辣椒剁碎了,在油锅里烙了一遍,辣味驾着空气,向外四溢。阿姨将做好的辣椒单独盛放在一只小碗里,我们混着被辣出的冷汗与眼泪忙不迭地向阿姨感激涕淋,可是这样的好日子没能过上几天,辣椒瘾发作,有一天上午溜出去给同事买冷饮,小店老板问要什么口味的,我边掏钱包,一边脱口而出,“辣的”。从那之后,我渐渐重拾锅铲,偶尔不在食堂吃饭,而是跑去菜场弄几个土豆,一把白菜,几个鸡蛋,因为没有冰箱,公司提供的宿舍又很促狭,我便现吃现做,每次不过炒一个菜,直到从那个地方离开,这个习惯也未曾改变。

年初因为舟车劳顿,不安感加剧,停顿过,现在平息了一些,便故伎重演,觉得做饭乐在其中,做得还是特别简单,一棵大白菜有时能够我吃一个星期,一个大土豆甚至我要分两次才炒完,即便有冰箱,我做得还是不多,每晚依然是平口碟一个菜,外加两碗饭,偶尔来点啤酒,炒几粒花生米,吃得我直打饱嗝。然后腆着忙坏了的舌头,对着干净的碗碟自卖自夸,比起外面饭店的炒菜,俺做得好吃多啦:)

当然不是外面菜不好吃,主要是因为在外面我一来吃不饱,每次下馆子,半夜饿了,两杯水下肚后肚子还是咕咕叫,也不是小饭店不让加餐饭,只是我不好意思端着那口小碗往电饭锅旁边跑,尤其是陪客户吃饭,酒杯般大小的瓷碗,两三口吃完,一桌人都放下筷子了,我要是还一个劲地往嘴里扒拉饭,那可要招来领导白眼的。弄得我挺害怕。后来我又不害怕了,绝不能亏了自己,他们不吃是他们的事,我得为自己的肚皮撑腰做主,于是紧着赶着在别人聊天的间隙,贪恋几口。二来,我的吃食基本也不惯发生太多变化,这种依赖性可从下面的例子中瞥见端倪。这一年来,上班时早上固定吃几个菜包子,一杯豆浆,包子店的老板不用我点叫,看我来了,她往袋子里装好我想要的就成,这种不变使我可以很方便地不用预备零钱,一个星期的早餐费一次性交给包子店老板即可,她还笑眯眯地跟我打招呼,我接过早餐就笑眯眯地对她说谢谢。还有一年,前老板从国外赶来,请我在宾馆里吃自助餐,他纳闷为什么我每次盘子端回来的时候都是不变的蛋炒饭,我回答好吃呗。

纪录片《人体奥秘》里说有个英国妇人,她多年来从未变化的食物就是一袋袋膨化食品,甚至出差异域她都要带上满满行李箱的膨化炸片,几十年来她不曾吃过肉类蔬菜,神奇的是,她并没有因此表现出极度的营养不良。看到她我就觉得释然,大多数人的吃食习惯都能保证健康,更何况做饭时我又着实挑剔。

比如绝不用味精,对食用油的挑剔,自己做饭从不用为油起疑心,无论是从超市购买的,还是从家里带来的。说来每次回家母亲都不无遗憾地说,你要是住得再近一些该多好,油吃完了,一个电话打回家,就有人能送过去。超市桶装油与家里压榨油其实区别很大,显著的区别是超市油纯澈,有些看上去像清水,炸开了油香有限,老家的压榨油则看似浑浊,如菜籽油呈深褐色,黄豆油显暗黄色,花生油则略显褐黄,冬天很容易冻结,在大油桶中倒出来是乳白色。新炸的油揭开桶盖能闻得出作物被碾碎的味道,还带有一些腥气,吃时为了方便,把一桶油先在草锅里煮一遍,顺便炸些馒头,面饼或麻花一类,甚至随后往滚油中放一块锅巴,煮熟的油腥气便散尽了。炒菜时远比超市油上色,什么金龙鱼,调和油也比不上。

与油相关,我还有个挑剔的习惯是,我会从菜场买些带肥的猪肉,炒菜时用肉涮锅,非要把肉炒得发黄,油腻滋尽时才会倒菜,然后吃饭时再将肉剔除,扔进垃圾桶。早些年在老家记得清楚的是父亲从省城批货时带回来的猪油块,白花花的一片片,洗净了,不用切,直接放在锅里炸,里面的油随着铁锅的热度慢慢往外渗,我用锅铲在猪油上按压,可以听得见油与肉贴近锅沿时发出的滋滋声响,当锅里油太多时,就要把它舀出来,盛放在专门的坛罐或者带瓣的大瓷茶壶中。而炼得焦黄的油渣则被我和姐姐用筷子翻来跳去,竞相挑拣那些含在齿间,嘎嘣嘎嘣脆的,吃饱了,手臂一抹油乎乎的嘴唇,扬长而去。那会用猪油下面或炒蔬菜都是一大口福,听父亲说,当年奶奶只在过年时才会用猪油汤饭。城里人相信冬瓜清肺,但是至今家里人依然笃信冬瓜服荤,若是没有肉或者猪油,他们宁可不炒冬瓜,或用它煮汤,他们认为清炒冬瓜会带走肚子里的油水。我家现在每年冬天依然还会有几个大冬瓜因为不吃或吃不完而静静地腐烂,回家时觉得可惜,母亲就又感概,“谁让你不成家,你把它当宝,你要多少我给多少。”

有时候我也懒得炒菜,那就汤饭,因为汤饭极为简单,就是把上一顿吃剩下的饭加适量水煮沸,使米饭变得粘稠,然后再打两个鸡蛋,把搅匀的鸡蛋倒进锅里,与汤饭在一起煮个几分钟,快出锅时,在里面撒点盐即可。有时还可搭配切碎的青菜,或者捣碎的皮蛋。吴念真在《客途秋恨》里,暗地里对比了中日食物的区别,说日本人常吃冷盘,中国菜则热的多,在冬天,捧着热腾腾的饭,喝得浑身暖和,比爱人的手掌暖和多了。

周末悠闲,早上睡到日上三竿,起来煮个稀饭,把俩鸡蛋清洗干净,放在稀饭里一起煮。吃稀饭少不了小菜,我常备的咸菜有酸豆角,超市里泡制的酱黄瓜,或者家里带过来的萝卜干,或者从菜场买来几颗大头菜,洗净切条,加红辣椒煎炒,就着这些小菜喝稀饭,脑子空空的,什么担忧都没,便又自卖自夸,神仙一定吃不到人间的稀饭,当然,尤其是我煮的。朋友在上海跟我说,他一年到头早上基本没有坐下来吃过早饭,都是手持早餐,在路上匆匆嚼碎了填肚子,说得好生辛酸。于是突然觉得自己简直比神仙还悠闲了,那天来看我的朋友问我中午上哪吃饭,我又笑着自卖自夸,“咱们自己做吧,看上去马马虎虎的,其实我像满汉全席一样讲究。”他切了一声,说,“你那手艺吃了我下次就不敢来了。”其实我知道,我讲究的是下厨我会吃得安心,其实我还知道,他远在成都,下次来时,浮萍一样的我,可能早已不在南京,而且说不定下次我真做出满汉全席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