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蚯蚓  

2011-11-15 16:02:37|  分类: 诌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知道羽毛下会流出什么样的文字,也许不能称它们是文字,而是一条条蚯蚓,从我的脑中爬出来,弹起来,它们有一支后腿蹲着纸,另一条连着我的脑袋,中间身体伸缩着,湿漉漉的,像松弛的皮带一样。我的脑袋像一块巨大的空壳容器,里面装满了一条条的蚯蚓,它们都很友好,只有在我忘记给它们撒上粪土,喂食它们的时候,它们才变得不安与激动,一条条地拉长了脑袋往外瞧。不要说它们爬不上来,容器的周围光滑得连风和灰尘都停不住,更何况也瞧不见什么,我能瞧见的是,地面被一层层水泥涂得严严实实,目之所及,看不见一块土壤。所以我跟它们说,你要是这么呼唤你那被埋在水泥下的同伴,祈祷它们向你分一杯羹,可别指望它们能听得见,而且即便它们衣食无忧,听得见你的求救,被埋在地下,也没有办法和你相濡以沫。

每当此时,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刽子手,有些因为我的粗心,已经饿得奄奄一息,我单独把它们从容器里挑出,并且还从市场上买了些牛奶,鸡蛋还有白糖,这些都是我年轻时候的天堂美味,摆在它们面前,它们只懒懒地躺着,不吃不喝,头也懒得抬起。三天之后,它们渐渐变得瘦小干瘪,身体上的水分每秒钟都在流失,我开始还很担忧,后来看到这样无药可救,也就算了,哪一天它们被误闯进来的鸡啄吃了,我竟然毫不知晓。也许它们不是被鸡啄食的,也许是时间太久,被空气风化了,可我也分不清。但是,它们的逝去却激起了我父亲一样的保护欲望,下次喂食的时候势必会做出补偿,我抄起铲子,在绿肥里铲了满满一箩筐的粪土——为了这些粪土,是甚至开始养那臭气熏天的鸭子——举过头顶,倒进了容器,它们瞬间被淹没在这一顿大餐中,并用咸湿的吐沫濡得粪土黏糊糊的,像浸了水的卫生纸,发泡之后的情形。

真没想到,这却又把它们一部分的肚皮撑开了裂缝,黝黑的黏糊土壤从撕裂的肚皮中源源不断地溢出,当然,它们可没被浪费,这些省去咀嚼的土壤被同伴们接二连三地收拾干净,因此我并没有产生什么负罪感,相反,我为养活了那些肚皮更为粗壮的而有些洋洋自得,虽然偶尔会为它们失去玩伴而难过,但很快也会消失,我会如此安慰自己,要怪也该怪它们自己,不懂节制,自寻死路。

每当它们吃得太饱,像牛犊那般蠕动着嘴唇,反刍食物时,我能听到粪土在它们的涂液中搅拌的声音,像葱茏月色下小溪的流淌。我看不清溪水是不是清澈,但是能闻到流淌时从鼻尖发酵出的气味,酸酸的,有时候还很刺鼻,像化学药剂直接排入小河入口,或者城市周边的下水道在风中播撒的气味。我又闻到了那种被它们反刍出的湿润气味,我一阵阵作恶,便想,下一次不如让它们统统饿死,这些令人作恶的家伙,我烦透了,晚上有时候甚至被它们的打嗝声搅得睡不好,可真到了下一刻,看到它们伸长脖子,四处张望,乞丐一样露出的求救眼神,我还是忍不住在收集来的口袋里抓了把泥土——它们是我撬开水泥长期收集的——洒进容器。为了这一点有限的口粮,它们在里面扭打,相互缠绕在一起,使出力气,要让对方束手就擒,或者退避别处,好让自己一饱口福。这我可爱莫能助,我自然可以再添一些土,可是我没那么做,我有些幸灾乐祸,它们打得头破血流,死了一些,正好对我昨夜未能睡好是个报复,而且不免憧憬着今天晚上我能睡得更香。

正因为晚上我要睡觉,它们要是半夜吵闹,我非一脚把脑袋上的这个容器踢飞了。或者某天我的爱人在我脸颊上亲吻了一下,我对它们也心存感激,不能让它们散落一地,或者在地上咕噜噜地爬滚,便把这个容器从脑门上摘下来,放到房门外,下面垫着一块暖和的毯子,然后我摸索着蹩进房间,躺下呼呼大睡。第二天早上起床,我常常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找了半天脑袋,也没找到,只是摸索着刷完牙,穿上披风准备上班,推开门,一脚踩在容器上,蚯蚓被踩死了一半,我才恍然大悟,连着剔除夏天那些腐臭的,春秋天被踩得稀烂的,冬日被蒙上白灿灿的霜降的,经常太匆匆,剔除得不太干净,只是赶紧把它们扶正了,套头上,匆匆出门赶路。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