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杨武案的难受吐槽帖  

2011-11-10 14:41:55|  分类: 默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小的时候我被同伴打得缩在桌子底下,等他走远了,再从桌底下钻出来,有一天,我四爷爷,趁在我嘴里塞颗糖果,看了看我被他咬出压印的头皮,他告诉我,下次那小子若是再跟你打,你也动嘴,抓到能咬的地方都咬。下一次很快就来到了,我抓起他的手,像发疯的狗一样,在他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下去,他哇哇大哭,从此再也不敢惹我。那是小时候唯一一次打架。

但是看过血腥的场面,龙龙是个说话结巴,眼睛眨巴的男孩,在我们一党中算是年龄最小,因此也常常被欺负,有什么跑腿的活,比如到小店里去买两个炮仗,去炸牛屎片片,或者称二两瓜子,去庙顶打牌时嗑,再或者看个露天电影,缺条板凳,一般都会使唤他去。有一天不知为何,他把同伙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同伴得罪了,具体因为什么,我已没有印象,龙龙先被劈脸甩了几个巴掌,然后同伴没有解恨,把他踢到在地,最后在他蜷缩的身子上提起腿,对准了,跺了下去,那身力度有多大,多强,现在回想依然记得龙龙在地上抱成一团,鼻子里,嘴里都已满是鲜血。那天天空似乎还飘着雨,我们一伙人在旁看着,没有一人伸手劝阻的。后来我看了个名词,叫人类的暴力情结,说是进化并没能消灭人的动物本能,远古时的人类就像现在的大猩猩一样,以拳头锤击胸脯来示威,而女性潜意识里崇尚男性的拳头,男性与男性之间则存在着为了争夺交配权的显摆。如今人类的这种动物本能在文明的掩盖下,早已变幻成各种模样了。

深圳的杨武目睹自己的妻子被暴力强奸就是其中之一。令杨武害怕的最起码不止是拳头,而是与拳头勾结在一起的权力,具体而言,就是那常年欺压在他头上的联防队,报警无门,相互卫护的警察,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手刃床上吱呀的男人,可想到他的孩子,还有母亲,他忍气吞声了。没人告诉他冲进房间,向那个侮辱自己妻子的人砍上两道,从轻看可以算作正当防卫,他没有那么做,是因为他曾经做过,在自己的铺子被联防人员肆意践踏时,他据理力争过,可是没讨到半点权利,甚至因为“告状”被加倍折磨,当然本案中可能没有发生,但现实中这种投诉无门,反被叮咬的事例实在举不胜举,换句话,如果十几年如一日,每每有人用剑摁住你的头,在其上撒尿,若是动了,头悬的剑就直逼喉咙,你有多少胆量去反抗?暂且也不看这种恐惧有没有来头,是不是狐假虎威,只是这种狐威奏效了,他确确实实地感到恐惧,他害怕自己报警之后产生的后果,害怕杀人之后的报复,他若坐牢,他的父母与孩子会何去何从,他有太多可以害怕的东西。

至于那些辱骂杨武不男人,懦弱,胆小的人,我实在不知道你若是置于他的境况又会怎样?你锦衣玉食,上过大学,学过正当防卫,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拿着到月的薪资,自家父母有退休养老,有些说话还有点分量,甚至有一个名叫大刚的爸爸,如此的你有什么资格去责骂他人软弱,无能?当然,你有权利说话,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杨武他连表达自己的渠道都没有,所受的屈辱他只有一家人默默往肚子里吞。

软弱无能,胆小怕事的不是他们,是像蔡楚生所言的,中国人为什么吃饭喜欢蹲着,抽烟,甚至在自家门口也屁股向后,蹲着?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办法。

安全感是个好东西,换句话说,人人都在为自己的那点栖身之地寻找和创造着安全感,为了那一个铁盒子奔波劳苦,算计被算计,无论是城市里大一点的笼子,还是身后不透风的红木盒子,石头疙瘩上镶刻的几个字,或者为家人提供衣食等成长后援,栖身之所,无一不是在为安全做努力,就是因为没有安全,什么都不会拥有。

而世界上很多人确实连这样的安全感也被剥夺。不是被自然天灾剥夺,而是人为地剥夺。如果资源均分,这个大地的母亲完全可以养活现在所有物种,可是不存在如此的理想状态,当你还在为说一句事实而纠结不已的时候,你的安全感在哪里?当你说出了一句事实却被关进暗无天日的厢房时,说安全感似乎有点可笑。当你住得好好的房子,突然倒塌,房顶的盖子被揭开,被窝里却还冒着热气,又何来安全感可言?安全起码是自己置身的坏境安全,自己才可能有安全感。你若在炸弹横飞的地方,即便你躲进小楼,眼见的,耳听的多数也定是破坏与毁灭,当你置身发霉的白面馒头被重新肢解,发酵,然后明码标价地摆在超市货架上时,你的安全不过是吃过后的肚子疼,床头柜上多出的几张药单。

当然,多数地方并没有战争,没有发霉的馒头,你我相信中国式的朴素梦想,鲤鱼跳龙门之后便终于不用再过像父母因为交不起租而被扇耳光的生活,从此可以不必忍受那种为了修改名字中的一个字去求告塞钱的日子,可是你我似乎都错了,大学不再明德,城市也不是天堂,在这同一个太阳下,到处都是一样。

你开始为了安全感,发奋图强,为了弄明白正当防卫,悉心研读,为了考上公务员,挑灯夜战,当一切都遂愿时,甚至入住了一个城市的最高建筑,扪心自问,你感到那种叫安全的东西了吗?

多数人还是身处中层,这个社会的结构不是金字塔,而是中间凸起的大橄榄,那么,这群人安全了吗?他们举目向上,为不能享受那种为所欲为,说一不二的自由,为依然要仰视,为了不知从上扔下一个什么东西,一边往上攀爬,一边护住头颅。向下?他们一般不会主动向下走的,但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就是,在上面的可以踩着下面人的头,像递茶要先给领导,像大火要给头让出通道一样。

你踩着别人头颅的时候,心里会生出些许愧疚吗?

我们像崇尚成功向上攀爬一样崇尚暴力,因为暴力是有效的阻止下坠的方式之一,也是可以让我那伙伴不敢再惹我的手段,可是我们却没有时间去分清青红皂白。杨武拿起刀,白进红出,我们觉得宰了那个恶魔真是畅快,他死有余辜,但是如果因此杨武被剃光了头发,手戴着镣铐,身后母亲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你是觉得畅快,还是觉得可悲,或者觉得屈辱呢?

最为痛苦的一定是他的妻子,假如杨武的妻子在心里哭诉杨武的窝囊,为此应该感到羞愧的不应该仅仅是杨武,还有你,有我,有这个幸灾乐祸或揭痛戳疤的媒体,有这个社会上的所有人。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