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爱的结晶  

2011-01-20 10:41:18|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婚成家,生儿育女,在这个动荡不安的世界上抚养他们,甚至还加以引导,我坚信这是一个人所能达到的极限。”卡夫卡的这句话可以概括为布莱希特的著名台词,“去种一片地,去植一棵树,去生一个孩子”。很多文人的理想也到底逃不出如此,膝下有子,静养天年,能和人一起慢慢变老。所谓后世加诸的“不归路”,终究是不经意间踏上的,并非刻意为之。

当有人说自己终身不娶不嫁时,我在佩服其勇气的同时,却常常为其暗中叫屈,按照我老式的观点,孤独不可怕,可怕的是当有摆脱孤独的可能时,却任由其悄悄溜走,然后自己抱着孤独,假装坚强,自诩为独孤求败——当然适时的装一下坚强也是必要的,像哭鼻子,最好还是背着他人,比如在卫生间的隔笼里,蓝色的大浴池里,再不济也要用手掩面。我这么说肯定会招致很多人的鄙视,因为一来婚姻不代表不孤独,恰恰相反,婚姻很有可能会让两个人的孤独都翻倍,二来既然婚姻狰狞可怕,那么即便有孤独,自然可以用工作,恋爱,友谊等等去打发排遣。既然如此,依然请容许我带点偏见,人生在世,若是子嗣全无,我想这个人生总是不完满的。哪一天,像戈达尔的电影《女人就是女人》里的女主人翁心血来潮,算好了日期,全心全意想要生孩子。古时的生育多为偶然,随着医疗卫生的发展,弹无虚发也并非痴心妄想。然而这却有了个断层,如果不谈恋爱,不结婚,孩子自然不会像耶稣一样从天而降。

当然这是废话,只是对于喜欢删繁就简的人来说,恋爱结婚终究耗功耗时,不乏矛盾重重。可见生命中很多事并非简单便能简单得了的,倒是恋爱结婚的过程可以简化——前提是你与对方对简化钟情不二——同样,若是恋爱的好,结婚的顺,这便不止是为了孩子,还能成其为艺术——甚至不顺也能成为艺术,不过艺术终究有滥俗好坏之分。爱的艺术,我至今坚信,天地有大美,存乎爱之中。

更要留意的是“动荡不安的世界”,但凡经历了一番世事,即使在和平年代,无一不会心生类似想法,快乐幸福从来不是生于财富,地位,名誉,而是来源于细微琐碎的家庭日常,柴米油盐,叽叽喳喳的婴儿啼叫,疯疯癫癫的爷孙逗弄,大雪天喝完热气腾腾的粥,堆一个四不像的雪人。如果放大一点,不妨说,幸福源自专注,只是既然动荡不安,关注什么能有关注身边亲近的人更安稳静好的呢。

卡夫卡在信中写,他憧憬爱情,但一想到爱情的结晶有可能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一想到自己与父亲的僵化关系,他还是忍受不了。可婚姻是个很好的证明,证明自己可以从此摆脱父亲的阴影,原来自己也可以像父亲一样成家立业,这份“极限”的成功原来也并非只有强大的父亲所能达到的。“就像一个被囚禁的人,他不仅想逃出去——这可能还能实现——而且想同时把囚牢改建为一座供自己居住的逍遥宫。”婚姻对于卡夫卡成了一个期盼,一种摆脱桎梏与证明自己的方式。不唯卡夫卡,很多人大概都有类似隐忧。曾有个朋友跟我说,他若是万不得已,即便结婚,也不要孩子,说得语气决绝。问他为什么,他回答婚姻可以接受,但孩子不行,是为TA好,也是为自己好。生下来让他摸爬滚打,在这本来污黑的世界染得满身垢秽于心不忍。为自己,若是生下一个“不屑”子女,或者翅膀稍硬便遨游四方,闹腾闯祸,姑枉不生,便犯不着为此操心。只是世事从来一分为二,在这种豺狼虎豹横行的年代才更彰显生儿育女的必要,与其让他们躲在单调的蛋白质和温暖的巢穴里悠哉游哉,忍受着和平与安详——它们何曾不会成为一种煎熬——还不如把他们拉下来体验体验这百态的悲欢离合来得纵横恣意。

引导孩子无疑成为父母颇为头痛的事情。所谓不教为教,又有言子不教,父母之过,悖论中间让人莫衷一是,唯有那个度不像刻度分明的量角器,不好把握。深浅都是问题,我甚至偏激地认为,普天下的父母没有一例在引导孩子的过程中是一帆风顺或者不招抱怨的。此时的良苦用心甚至要等到多年后才会被接受认可,像《到灯塔里去》的拉姆齐一家,更不乏一辈子父母子女水火不容的,如《推销员之死》里的父亲,终身想要儿子发家致富,梦想的辉煌与现实的灰暗碰撞在一起,只听噼噼啪啪的爆破声。只是这却不能构成不要孩子或者不引导孩子的理由,更不能排除的是,不引导也是一种引导。方法不能一概而论,关心与爱护一个人也远非像关心爱护一只宠物那样帮它洗洗澡,挠挠痒,穿穿衣,喂喂奶等千篇一律的爱与暴力难分难舍的动作那般简单高效。

我记得沈睿说,天下合格的父母都应如雌性动物,帮着抚养到一定年龄,便放手让其自力更生。话虽偏激,却不无道理,想来温室里的花朵非但禁不起室外寒风,更让人唏嘘的是,温室里的幼苗是可以移栽到室外的。

我记得儿时父亲从未送我上过学,即便下雨天,他也未曾给我送过伞,他也不曾问过我考试成绩,不管我在学校有没有打过架,爬过树,偷看过女厕所,当时埋怨,现在看来,这种不闻不问的态度与其说不负责任还不如说正是它塑造了我自由独立而又恣意隐忍的个性。父母未曾读过书,可这误打误撞的引导却是我一生受用的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