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泡脚淤泥  

2010-10-09 15:36:00|  分类: 看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过BBC的那套成长纪录片之后感触最深的是,子女对家族的承继几率要远远超过革新的几率,微乎其微的变更往往需要几代的时间才能明显。上穷不了碧落,下富不了黄泉,很多都会按部就班,鲤鱼跳得过龙门的无非是那些经过了非常了得的努力,挣扎,痛苦与彷徨的。

世袭的关系呈递之所以牢不可破,不在于人天生有所区别,来时不过都是赤条条一个,而是家庭环境的限制,成长过程的熏陶。环境具有超过天性的影响力。环境的差异本来可以通过制度,规则,法律等来均衡,保障,以防倾斜,只是规避起来却很难,权力往往是与利益通奸的,而尘世的利益大抵离不开金名利欲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权力在它们的诱惑下很难不缴械投降。穷苦的会一如既往地穷苦,富裕的会越加丰满地富裕。可叹的是那些不懈奋斗,但最终梦碎之人,最后的回归过程并不乏丰富多彩之处,同时也免不了会让人唏嘘不已。

很久之前看过一部讲述柬埔寨儿童生活的纪录片,大体是,柬国——其实不单是柬国——大街上的流浪儿甚多,他们以捡垃圾,讨饭,或者去寺庙搭手为生,有国际组织在当地建立“希望小学”,对极为贫穷的孩子揽入其下,之所以只能顾及最贫困的,是因为那些组织限于管理,资金,等,只得有所割舍。在穷与更穷之间,在无法帮得了全部的情况下,只能收取那些处于边缘状态的。唐伯虎点秋香中俩人在门前“赛惨”的桥段大抵类似。有孩子入学,很开心,可往往并不能如愿一直待到肄业,中间总会有颠三倒四的原因会让孩子回家。在印度纪录片《生于妓院》(Born Into Brothel)中,红灯区的孩子在受到协助下,本有望跳脱原来的圈子,最终同样失落未果。

在其中有个流浪的摄影师教授孩子摄影知识,给每个孩子配备一台简易摄影机。有人苛责摄影师开始便动机不纯,只因摄影师无法进入贫民区,红灯区的内质,或者说需要花上很长时间才能与里面居住的人进行无障碍沟通。带有工具的人在手无寸铁之人面前天然会有种居高临下的态势。好比村里只有一人腰跨手机,他便会被自然而然地另眼相看。孩子生活在其中,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由他们拍摄照片便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指责之人显然如人所言,卑鄙的眼中只有卑鄙。不存在单纯的助人为乐,哪怕纯粹好施的行为里也或多或少地包藏利益考量,功用结果。个人看来,抛开结果,过程的正义便称得上正义,不择手段得来的美好不过是另一宗欺世盗名。

稍加指点的孩子手下幻化出了一张张缤纷美妙的图片,斑驳的墙壁,争吵的人群,迷茫的眼神,贫穷而快乐的动作,等等。孩子的图片被展出,有些照片上了知名报纸的头版头条,他们被邀请参加展览,被安排在当地寄宿学习,丰富多彩的生活为曾经或依然在遭受的污言秽语,弯腰的洗碗劳作,眼见的肮脏下流,等体验多少注入新鲜血液。只是逃不脱为一个孩子办理护照,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入学或长或短,又被家人召回,再或者,小小年纪,沦落烟花巷尾。一切好像一场美梦,醒了依然满目疮痍。

再如雷伊的《阿普的世界》。阿普父亲做司祭,母亲希望他子承父业。阿普却酷爱读书,后来到大城市学习,成绩好,写得一手好字,发表过文章,但生活如父母般拮据。一天被同学邀请,去参加同学表妹的婚礼,不巧新郎猝疯。按照当地风俗,订好的婚礼是不能取消的,否则新娘及其全家会被诅咒,阿普阴差阳错,拉郎配对了新娘。新娘漂亮,家境富裕,阿普担忧照顾不了这个千金老婆,结果她非但无欲无求,反倒随遇而安,阿普喜出望外,对新娘更是关爱有加。但世之事,说不准十之八九,新娘在娘家,分娩而死。留下阿普不愿面对的儿子。儿子对于他是个负担,他说,正是因为他,老婆才死的。这种怨恨向无辜者的转移也并非空穴来风。重击之下,什么心理都有可能,有破釜沉舟的,更有一蹶不振的。难产造成妻子死亡,丈夫有爱向新生儿转移的,更有恨向其移嫁的。

阿普将原本计划写的小说扔掉,纸在半山腰飘飘荡荡,然后到矿场打工,四处流浪,糊口度日。当年阿普父亲是村里唯一的文化人,极受尊重。父亲同样是外出“讲学”,回家时发现女儿已经不在,小屋在暴风雨的摧残下飘飘欲坠。阿普鼓起勇气,愿意当起爸爸的责任时,孩子幼稚的眼睛盯着眼前的陌生人。孩子虽有爸爸的概念,却理解不了这个弃子不顾的臧否之徒。即便阿普努力弥补孩子多年缺失的父爱,最终骑在阿普脖子上的儿子也不过将其看成“爸爸的朋友”。

上辈与下辈又有着惊人的相似。受过教育又如何,奔波求索又如何,结果时常还不是一如既往。只是无法抹杀的是,若是不受教育,不奔波,那陷入原地的泥沼便是毋庸置疑,越陷越深的了。即便渺茫,机会依然存在,而且社会确实不乏白手起家,焕然一新的实例。如此美好的结果,矗立于前,犹如风雨中航行的船只,心中总有个灯塔,未必看得见,但便足以构成船员奔向它,努力向前划的力量源泉。又好比,地球最终不过是天宇中一枚不起眼的尘埃,更不用说其中的文明,和平,正义,等,那又何必上下求索。求索的目的并非是要让尘埃变得更为显眼,而仅仅是为了求索本身而已。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只希望由此造成的不可预测的结果不至于让人乍舌惊心。

附诗一首,菲利普拉金的《树》,翻译桑克:



树正在长出叶子
仿佛一切事物就要说出来;
刚出生的芽放松着铺展开,
它们的绿色就是一种悲凄。

是不是它们复活了
而我们老了?不,它们也死了。
它们一年一度看起来常新的诡计
写在谷粒的声音里。

永无安静的城堡仍然打谷
在成熟而丰富的每一个五月。
去年死了,它们似乎在说,
重新开始,重新,重新。

泡脚淤泥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泡脚淤泥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泡脚淤泥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