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放下  

2010-09-09 08:21:40|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同事说,他们培训的时候,有个参禅的老师上台讲课,第一句话就是掷地有声地两个字,”放下“!

我当时就愣了,一个商业机构的培训老师能说出这两个字定然不俗。我对铜臭味的偏见也便无地自容,对同事报以歉意的一笑,估计他并没察觉,只问我这两个字后面会有什么样的讲义。正好前两天再次看到那则小故事,我便凭记忆简单叙述了一遍。一老一小师徒两个和尚下山采药,路上遇到一个美女过河,水深,师父便揽着美女的腰,将其抱过河去。很多天后,小和尚终于忍不住,责问师父:出家人戒色,师父怎可与女人那般亲近?师父笑而回答:“我抱过她都早已忘却,你没抱却放心不下“。

这个故事大概多数人早已耳熟能详,提起它只是觉得它还是颇耐人寻味。同事惊呼,说我有没有千里顺风耳,老师居然也讲了这个故事。我不知如何作答,慌称我偷看了小李的讲义后照搬的,便糊弄过去。作为补充,我重新讲了一个故事,是电影《在云端》里,乔治克鲁尼四处裁员的方法,便是劝说员工让生命喘口气,给它的担子上减减压。

”放下“,这两个字看似柔弱,却又透着刚劲。我忘了在哪里看到的,假如每个人都是个徒步旅行的背包客,每走一步便要在包里装上东西,从生活用品,到洗梳餐具,从亲朋好友,到人际关系,从子女奶粉,到父母尿片,每走一步都是在增加肩上背包的重量,最后你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否则它太重,你便只能气喘吁吁,裹足不前。那么最先放下的是什么?最舍不得放下的是什么?每个人的答案自然不同。还有个实验,我不厌其烦地与人说过很多遍,一位老师让每个人在纸条上写下自己觉得最重要的几个人(物),然后假设在特定情况下,你不得不一一舍弃,最后只能剩下一个人(物)的时候,那最重要的是谁?这样的问题近乎残忍,同样答案也可能千差万别,只是我想每个人都不妨在纸上写一写,然后忍痛擦一擦。

因为擦掉过后,剩下的可能正是生命意义的本质所在。

如果反过来问,一如老和尚说的,没抱过却放不下,背包客只有走不动了,才割爱从包里掏出一些扔掉,这就更大有玩味了。我不妨理解成,年少时遵循的还是生命的加法原则,否则到老来反倒转头一梦,梦里可能苍白虚空。小津安二郎自然懂得这种空无的生命循环,但他还是会认认真真地拍电影。很怪异,过程本身虽是一个加法运算,但明明知道结果是减法;庄子逍遥游天下,陶潜南山栽菊花,曹公荒唐辛酸泪,都明知”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却又都在孜孜不倦,或者笔耕不辍。

再进而言之,知道虚空与热爱生活非但不矛盾,更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诗人戈麦当年明知一切都是虚空,明言,诗中便有很多是歌咏叙述”虚无“这样一个大主题,只是他却摆不脱自己给自己布置的短剑圈套。贾宏声看到理想,眼见人们浑浑噩噩,谩骂他们都是”傻逼“,便要为”理想“殒命。这不得不让人唏嘘,是理想的要求纯净得超过象牙塔,还是自我对理想的看法本身就太乌托邦?

在我心里,当某种东西需要用生命去捍卫的时候,它即便意义重大,却摆不脱谋杀犯的罪名。

多少楼台烟雨中之后,至少又可分为两种生活态度,一种是感性的享乐主义,游戏人间,反正来一趟不易,还不抓紧分秒,享受人间美食,把玩世间美物,然后才不至于临床抱憾;再一种是理性的享乐主义,正因为人生短暂,才有所节制地放纵,如此才有中场的休息,不至于吃进与人为邻的飞禽走兽,猴头鱼尾,也可在悠悠青草,皑皑白雪中把玩生命。

至于两种谁更高明,我并不得而知,也许前者的无畏与肆意加之以后者的收敛与细腻,再添上乐观的佐料,大概便可以纵然”美中不足,到底意可平“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