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上路  

2010-09-09 08:20:51|  分类: 玩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说我现在一点都不好玩了,说我早期文字还有点幽默风趣的影子,现在一点都幽不起来。要不假凝重,要不装深沉,我哈哈一笑,佯装夫子回答,知我莫若尔。装可不就是我一直最拿手的嘛。还有我得意的是,大学有个美女老师,教精读,后来听同学回忆,他们说当年我跟老师在课堂那叫“眉飞色舞”,她让我回答问题,我便凝神胡侃,俩人对视,眉角一笑,一恍惚,我还真觉得与她熟稔,什么语言都苍白无力。她真的美极了,那种美我无法表达,后来我看过不少美学作品,找到一个解释,”美是不需要解释的“。但我还是不爱听课,我用十分之三的时间盯着坐在前排的那个我暗恋的女孩,再用十分之三的时间看窗户上的蚂蚁,然后才是听课睡觉。当然,我听课时并不忘记看那”不需要解释的美“。

假如可能,若要我再重复昨日的轨迹,我肯定不会愿意,想起那会的每一刻我都欢欣雀跃,这便够了。当年的欢喜与现在的也多数大相径庭。那会我憧憬的轰轰烈烈的爱情或者事业早已没了踪影,放在现在,若将它们与一棵草,一杯水,一抔大米摆在一起,我会毫不眨眼的选择后者。只因它们的乐趣绵绵不绝,悠长不息,更主要的是,它怀揣着小小的灰灰的私密,这份秘密包裹得如此不透风,在我是隔墙无耳的得意,是享受,在不理解的人面前却可能是煎熬。

想到这种差异我更要没事偷着乐了。但既有贪婪,也有慷慨,这种心理的乐趣始终无法分享。

后来他们与我玩笑,说我现在要羽化登仙了,我接着一阵哈哈,敢情那多带劲,在空中飞舞,飘飘欲仙,古人不都以此来形容男女极乐吗?我遐想一通,神游了几番巫山。语言终究不是以乐趣为终极目标的。任何一个以卖弄风趣或者诉求语言暴力为主要卖点的写手,都会一次性消耗完所有的脑细胞库存,所以我并不会刻意地书写幽默,而是兴致所至,插科打诨一把。过把瘾不死就好。

再后来,他们又开玩笑,对我说,你老讲日本电影,不能讲讲日本AV吗?我再次哈哈大笑,这个,这个,只可意会,我虽慷慨,却更贪婪了。记得某天和菜头在博客里毫不留情地戏觑,不管有什么驴霸,你若真想看,却连个达人片源都找不到,那还有个什么能耐。

我自然还是会恪守我积重难返的恶习,自忖如今我很自在,自在得像取下颈脖上项圈的土狗。昨天与同事讨论工作的时候也聊到,最逍遥的还是一个人发呆,犯傻,若是终有一天能觅得一人,开丿小店,不求财源滚滚,但取衣食温饱,女儿脏兮兮的小手在地上和我腿上爬着,我给她念童话,当我躺在床上时,她能给我讲最新的流行词语,对我来说便是极乐了。

至于文字,我当然会继续写,只因自知写不了多长时间,我得记住现在的状态——写字更是加强记忆——否则回忆起来我害怕虚空。有一天这里肯定不会再像现在这样频繁更新,甚至出现荒草枯叶,但若不出意外,我不会莫名的消失。目前我有太多想看的人与物,花草树木,渔火虫鸣,残枝败叶,无一不是我心目中至真至善的美,因此接下去这有限的4000天(这个时间是我给自己假定还能体验生活的天数,这个时间让同事莫名其妙,不解释,懂得人自然会懂)我当仁不让地要将它占有蹂躏。之前自觉亏待了这件皮囊,未曾穿着它到处逛逛,只是心灵早已远赴重洋,四海游历,至于他人说的,贪得无厌也好,不知饱足也罢,我只管冥顽不灵地报以一笑。背起背包,放开歌喉,褪掉硌脚的芭蕾舞鞋的那一刻,这皮肉可能才算真正的解放。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