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笼子  

2010-09-07 08:38:20|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照例去吃面,还是那家不大的铺子,店面没有装饰,牌子也不竖。掌柜的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妇,男人围着围裙,女人个头不高,颜面不算秀丽,油光光的脸上泛出营养过剩的痕迹。店里另有两位五十多岁的奶奶帮手,做些端盘子洗碗,擦桌子的杂活。厨房靠锅的墙壁也被熏得油腻腻的,很富态。早上除了在店内雷打不动地摆桌子外,门前的两棵半个人粗的大树下也安了三张桌椅。人坐在浓荫下,一边稀里哗啦地吸吮着汤味鲜美的面条,一边看着路边的汽车与电瓶车穿梭而过。小镇安闲却也忙碌,周末也不例外,偶有行色匆匆的路人经过,好像要赶去打一场生活的硬仗。

便如我,平素贪睡,也懒得早起,悠闲地吃个正经早饭。不过是随意地在白米粥里或包子上撕咬两口,权当给肚皮应景。与老家不同的是,家乡人很少早点为面条,面条力厚,满满一大汤碗灌下去到中午便食欲不振。前两天两个同事赶早起床叫了两碗面,结果到中午消化不良,干脆午饭免了,半下午又饿得啃馒头。还是为了偷懒,我周末吃面正是源于此,可以一天只吃两顿。反正中午不饿,黄昏初上时去菜场拾掇点小菜,或者干脆点些熟食,就着些花生米,再啜饮一杯小酒,吞个两碗白米饭,完了一抹嘴,腆着圆滚滚的肚子去洗刷。一个人吃饭就算凑合也操作简便,只是买菜量小,菜摊老板用询问的眼神将我上下打量一番,被打量的我不习惯,多数情况下都是我打量别人,便随即跨上自行车,一溜烟地逃脱没影了。

大树下有两个孩子骑着矮矮的儿童自行车,大概是讲好了,在比赛车技,即,在有限的水泥地上兜圈子,车轮不时越界,压到马路上。我居然有些担心,如果经过的汽车行驶速度过快,会不会擦碰到孩子。当然,这是我在瞎想。上高中时,有一次在坐车去学校的路上,突然一只母鸡蹿出来,惊魂四散,冲到轮毂下,我从后窗看,它被压得皮开肉绽,服服帖帖地趴在柏油路上,司机毫不减速,一路向前。车上乘客谈起,说即便有人看到,甩手十五二十也就了事了。

我给力地吃着面,忽然听到有鸟悦耳的叫声。心里泛起一阵幸福。我喜欢居有花草树木,鸟兽禽鱼。老家冬天,鸡笼便摆在家中,早起时洒扫庭除,笼门打开,一股哄热的粪味扑鼻而来,我怀念那种腥热的粪便味。再之前,老牛有时候也会耍点小性子,把尿不撒,等你不注意,一泡尿浇的屋子成鱼塘,我也怀念那种湿漉漉的尿臊味。还有夏日午后,鸣蝉噪动,在树梢发出唧唧咕咕的嚯噪,黄昏将近,漫天飞舞着寻找歇脚地的黄蜻蜓,夜晚天上的星星亮闪闪,池塘边的萤火虫眨着眼。

我觉得幸福,好像遇上久违的朋友,小镇安宁却孤独。我家是瓦房,儿时我从邻居家扛来毛竹梯子,搭在墙角,爬上去,在屋檐的瓦楞下掏麻雀蛋。忽然从缝隙中钻出一只惊吓的麻雀,扑哧扑哧地落到旁边的树上,发出抗议的叫喊。我被它突然飞出,身带的细软稻草与滑落的羽毛惊得心里咯噔,差点没脚下打滑摔下梯子。

我抬起头看了看树荫,什么也没有。也许是隐匿在某片树叶的后面吧。就像很多自己关心的人事一样,看见看不见不要紧,只要在那我便是安心的。吃完我只管走人,刚起身往回走了几步,又听见熟悉的宛转的腔调,撇头一看,一户人家的门前挂着两只笼子,里面的两只鸟正在上窜下跳,遥望着打着招呼,也许正在对唱着情歌?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