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小事  

2010-09-28 08:47:00|  分类: 玩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有天在办公室里放原生态歌曲,被同仁斥责,立刻关闭,我带上耳机,独自一人听。我之所谓精彩,常为他人视为草芥。世之事十有八九多是如此,彼此不交,却又交叉感染,谱出多样的美妙交响。原生态的美并不在歌词,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是旋律却优美之极,和声浑然天成。很多清唱之音远比天籁,恍惚只应天上有,人间得闻是一大幸。

而至今我也只是零碎地听过一些清唱音调,在电影《细细的红线》里,开首有段极为优美的部落族人清唱的段落,只用手掌的拍打作为伴奏,一听所有烦恼尽消。我有个偏见,觉得乐器在人声面前是多余的,同样如果单用乐器演奏,我又觉得人声会搅局。因此并不乐意听带唱词的乐曲,歌词写得美的除外。大多我只听纯粹的音乐,好比电影发展到有声时代,总有人担忧声音会削弱电影的表达效果一样,现在看来担忧可能有些多余,但这世上杞人并不在少数,我便乐意作为其中之一。

我在听莫扎特的那首单簧管协奏曲第二乐章的时候,每每要驻足留守,我听过的最美的音乐中,它也是翘楚。《莫扎特传》中,御用庸人作曲家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泪水涟涟,《走出非洲》里男人带着手摇式黑胶唱片播放机,躺在阳光下,也是播放这首曲子,它已经被影视滥用了,甚至在冯小刚的《甲方乙方》里,也有这么一出。当我们说莫扎特是永恒的,当然不是指这个浪荡不羁之人,而是他的音乐,他摄人心魂的曲调早已深入人心,必将一代代流传开去。

还有那个一生不为五斗米折腰的贝多芬,王宫贵族奔坐马车,路人脱帽致礼,贝多芬挺起胸脯,照直向前不打弯。回到家在房间里洗澡,脱光了站在地板上,用盆水浇得汗渍与浊水齐飞,楼下俨然成了鱼塘,下面人抱怨,贝多芬耳朵不好使,只管几盆水淋下,落得个自己舒坦。

2、
光打嗝打了一整天,我老觉得很有趣,晚上不睡觉,躺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听打嗝的声音,一打,嘴里冒泡,好像置身现代主义的奇幻世界,一条小鱼能从嘴里冒出来,被打出的嗝气泡包裹着,游戏着。到后半夜不见消停,十日谈也看得迷迷糊糊,只觉一打,浑身一咯噔,牵一喉而动全身,奇妙得美不胜收。第二天爬起床,它准时得像从赤道升起的秋分太阳。我一路打着嗝去吃饭,打着嗝去上班,打着嗝去喝水,打着嗝把杯里的水溅起咚咚响的鼓花。放下杯子同事在一旁张嘴大笑,露出两颗被烟熏黄的大门牙。我看着也跟着笑哈哈,笑时又从喉咙里冒出一个嗝,把笑噎了回去。

后来在网上查了下如何调理打嗝,看来看去还是吸气,憋住,不呼吸,憋不住了再呼出,再吸气,再憋住,最经济实惠,如此几次三番,嗝竟然没了。不过它恋恋不舍,过十几分钟又转回头,还赖上我了,我就跟它捉迷藏,它一来,我就屏气凝神,让它找不着,它一走我再长舒一口气。就是这种小孩子的把戏,不知它会不会乐意一直玩下去,俺是打算奉陪它到底啦。

听首曲子,方锦龙的琵琶行:



3、
放在一块,附首小诗:

争战

黄土地上的尘埃飞扬
绿蒿场上的血浆荡漾

沙漠里一弯新月是眉梢的一抹希望
人群中举杯畅饮是心头的一千个左手掌

千山万水来到这荒淼水中央
踏着船板的铁皮咚咚作响
踩着岁月的浆
扛着权力的枪

安乐,在呻吟中
和平,在枪口下

我读着妻子的信笺
笑出了声
她说,那是不可控制的
爱上来我们家串门的小伙子

我撕碎了信,骂她是个婊子
只一头,
撞上坦克的履带
便撞穿了装甲的防护墙
和那荣耀晋升的隔离桩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