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节日恐惧症  

2010-09-21 16:43:42|  分类: 记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节日总是将一个人的寂寞暴露得无处藏身。大学期间,与一朋友聊天,说到,真希望不要给我放假,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打发那本属于我,却好像突然多出来的时间。我一度更坚持认为,自个儿必须得忙碌,否则闲下来时,常常会思绪万千,忙碌对我是好事,会帮着压缩我记忆或者遐想的空间。忙碌没了,自由支配的时间多起来,胡思乱想固然畅快,却还是未到“日行三千里”的行路状态,总有些遗憾,我甚至不能像平时一样静下心来看点文字,这种浮躁有时又被周围朋友的善意问候——过节准备干嘛?有没有什么打算?要不要出去玩?——搅得心乱神迷。

有种说法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如果不工作,那将是对其最大的惩罚,假如一个人现在有三年假期,不准他用这三年再重新找一份工作,他可能因为不知道要做什么而慌了手脚。这个现象颇为有趣,是因为它足够自相矛盾,人们烦工作,却又离不开工作,也足以窥见不少人的精神生活空泛得都好比房顶的瓦片,盛不了水,集不下尘,兴趣爱好若都是围绕着工作,那么这个中心一拿掉,便什么都被抹去了,生命空泛得近乎可耻。

而事实上又不止工作,这个中心原则还有家庭,事业,孩子,甚至战争,等等,它们不是单一存在,又是阡陌交通。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被一些类似的“缰绳”套牢,中心圈住,像围着磨房拉磨的驴。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见惯不怪的口头禅,”我都做这一行做了大半辈子了,现在跳槽,能做什么“,或者,”我除了老本行,什么都不会“。想想又用不了大半辈子,有人说,毕业后五年左右便是一个人的定型期,这五年做了什么,以后便基本从事什么工作,或者类似行业,也所谓隔行如隔山。很久之前朋友珊珊抱怨——抱怨不是真正的反感,而只是心里情绪的一种发泄,表达之后,大多继续推磨——教书吃力不讨好,加上现在的孩子不好教,得受气,我打岔,你要不就辞职呗,她立马反驳,除了当老师我又能做什么。我说,什么不能做?你没做又怎么知道不能做?你只是害怕,害怕即使换了,找不到比教师更好的工作。她被我噎得回不了话。

同事小苏说,现在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儿子上初中,她马上把工作辞了。我妈说,她就是围着锅台,田埂,大半辈子了没出过两次县城,在外面过两夜就念叨,家里的鸡有没有喂好,秧苗要被旱死了,还有那口井的盖子没盖,鸭子会不会掉进去,等等。

这里似乎有个人所共知的小秘密,便是围绕的那件事往往都是对于自己较为重要的,将其一砍掉,问题便会接踵而至,就拿虚无来说,看似消极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避人不见,但又恰恰是因为它我才更为极力地去避免自己走入虚无的死胡同,以免陷入猎奇,享受,娱乐,自暴自弃,无所事事的漩涡,自然不是不能娱乐享受,反乐与反智一样,都是极端化的稚嫩表现,而是需要克制。早些年我认为自由自在,想干嘛就干嘛是快乐,后来才知道,很多事不是想干就能干的,禁止时释放的想象的力比多未必就会比实践时少很多。甚至不妨说,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虚无,只是在有生之年,这种虚无还是可以降低到尽可能的最低限度。

我个人也一直践行一个方法,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良方,只是个人久病成医,屡试不爽的经验。便是在生命中尽可能多地设置更多的圆点,甚至不妨是截然相反的正负对立点,然后以此为根据地,重画方圆。圆画得越多,越不容易不知所措,日子过得越会有滋有味。好比看一首象征诗,我会用正反两面的含义带入某个明显的象征物,于是太阳可以是融化坚冰的火把,却也可以是灼伤玫瑰的利剑,它还可以是无动于衷,不言不语的上帝,对苦难置若罔闻的暴君,等等。同理,我会带入式地假想自己不同的角色,进而想象不同角色会对节日做截然不同的反应。单身如我,不希望有节日,常年朝气晚九,假日缺失的工人则是期盼得绿肥红瘦。再或者,节日这几天,若是游历北方,冷空气像章鱼的触手,小雪花正好阻挡有些人出行的步伐,或者勾起另一些人披上斗篷踏雪的欲望;我还会想,假如我有了老婆孩子,买个烤炉,一家人坐在院子中央喝着啤酒,围炉烤鸡翅,吃饱了喝足了,洗梳完毕了,哄着孩子睡觉,然后关门看着,帮着,骚扰着她对镜贴花黄,等等,等等。如此一想,节日便绝不会是固定的刻板印象,无论单一地说它是恬美或是无聊都会是对它的以偏概全。

也许是受个人对”单一“较为排斥,对”多样“较为欣赏的影响。我不相信一切一边倒的言辞,夸奖某人某事时将其捧上天,贬损某人某事的时候又将其踩进泥。我更对一切冠冕堂皇的言辞,或者恶贯满盈的论断心存疑问。只是奇怪的是,我同样不喜欢中庸,中庸是明哲保身的智者行为,需要精明算计,处心积虑以及好为和事佬,中庸属于多样那条直线上的一个点,在我看来,它太促狭了。

有天朋友说我性格里,有那种两级化的矛盾倾向,其实她只说出了一小部分,忽略的是两极化的中间状态,如果不加留意,可能会以点带面。我自忖,能感受到我两级的人——想想谁又会乐意将两级一次性展示给如水淡交——那种中间状态的凉爽,温暖,炎热,总也不会陌生的。当然,这么多冷暖混合在一起,如果不按四季纬度的规律加以调理,让周围的人心理生理失衡恐怕也是在所难免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