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兰子  

2010-09-01 08:26:06|  分类: 家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十年代初,村里有好几个率先辍学的大哥大姐,他们早已做好打算,一举外出,在南下的北风与火车中站上十几个小时,抵达传说中的富裕之地,楼房林立的工业之乡,车水马龙的宽阔马路时,心情是雀跃的,却也是胆怯的。几世的眼界一次性打开,几世的落后面对如此庞然精致的景象,欣赏之余更需要的是设法融入。兰子(真名隐去)的融入多少令人感慨。

兰子比我大九岁,她有着干净而俏皮的脸蛋。村里她是第一个有意识地用铁夹子,对着镜子,一根根修眉毛的人。她确实有一手,那细长入时的眉毛更给她一望无际的眼睛上增添了几分灵动,还有那头披肩的长发,在香波的呵护下柔顺飘逸,从你身边走过便一阵飘香。她就是村里流行的风向标。其他女孩子会不失时机却略显拙劣的模仿她,穿上廉价的肉色丝袜,在粗糙的指甲上涂鲜红的指甲油,但两天不到,又脱落的斑驳满地。兰子和我堂姐走得很亲,两家一前一后隔壁,上学放学都形影不离。我时不时去堂姐的闺房,缠着她给我买一分钱一只的冰棒,或者糖葫芦,有天,堂姐告诉我,兰子在学校收到很多情书,不想读书了,我不知道情书是什么,当时想,能让一个人不想读书的东西一定不是好东西。

兰子从城里回来时,从头到尾焕然一新。最惹眼的是她当年乌黑的长发,如今耳鬓两边颜色各异,头发仿佛被分成了三六九等,然后再用不同的颜色将其标识。寒冬腊月,她穿着一身包臀的棉裙子,脚上一双高跟留须的黑色深筒靴。她还没到家,便被接车的父母骂得狗血:“头发染成这样,怎么见人”,“我的脸被你丢尽了”。

父母不让她进家门除非她把头发染回去,裙子换成肥胖臃肿的裤子。兰子不愿意,与父母大吵,“人家城里人都这样,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母亲愤怒地回答,“人家是城里人,你是村里人”,父亲更恼火,”你不要脸,我还要脸,穿成这样,真是白养活你了“。兰子不屈不挠,从手挎的红色小皮包里掏出一打幽蓝的红票子。她其实知道,自己父母心思最挂记的是什么。

年后,兰子大年初六再次踏上南下的列车。兰子后来也没怎么回家,至于她在城里做什么,生活的好不好,还有有没有结婚,我一概不知。再后来,有一年去堂姐家喝他儿子的满月酒,听堂姐说,兰子找了个城里的有钱老公,日子过得很幸福。她的女儿和她一样漂亮。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