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稔之

nobody and nonsense

 
 
 

日志

 
 
关于我

此博所有文字纯属扯淡。如无注明,皆属个人原创,拒绝任何形式的商用转载,个人转载请随意,但请注明出处。有事可联系邮箱,yanhb198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孤独是种病  

2010-09-13 09:14:01|  分类: 联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妹妹以前很喜欢给家里的老猫挠痒痒,我问她为什么老挠,挠得虱子都往你身上蹦了。她埋怨道,妈又不让我出去玩!后来我看心理学的时候,知道这多少可以称为情感的动物补偿心理,好比贵妇养条哈巴狗,没人培的时候,总还能自我找点事做,给狗洗澡,给它穿衣服,梳头,扎辫子,等等。有人大概会反对,说我也很幸福,但也喜欢养宠物啊,两者其实并不矛盾。至于是养了宠物之后变得幸福,还是给宠物带去幸福感,并不容易界定。补偿心理应用的很广泛,其中最为广泛的是,配偶补偿,诸如,将感情投注到猫狗身上,或者其他亲朋好友,父母那,同样是某种形式的“配偶补偿”——甚至夫妻没有孩子,进而将宠物当成自己的孩子,等等。我所说的也不过是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是无法排除的,人文科学的最大特点便是可能性,更不用说信则灵,不信邪乎的心理学了。

今村昌平有两部电影里具有类似的桥段设置。一部是《人类学入门》,不是情感的动物转移,而是玩具转移,即,男人制作色情AV以养家糊口,但总有天下掉下来的坎坷,挡住拍片计划,或者窃取果实,在人的社会找不到兴趣相投,彼此了解,相互满足的人之后,转而研制仿真女人。仿真女人一切照着自己想要的去制作,想要她小家碧玉一点,材料就用少一点,若是想要玉肥燕胖的感觉,那就将她做得多汁一些。如此看来,这近乎是男人心目中的理想女性了,而且她可以随时随地地任意变换,直发,卷发,短发,光头,全可以,只可惜,它却是自欺欺人,好像漂浮在大海里的小木筏一样,无根无基,比想象还要虚无。

倒是男人入了迷了,执意说它是真的,是活的。而且这种看似匪夷所思的观点,甚至无法反驳,只因为旁观者无法情感植入,个体的感受本身便具有浓重的主观性。

另外一部是《鳗鱼》,电影极具魅力,值得回味的部分太多,我只抽取自己需要的这一段。男人山下先生在看到妻子趁自己钓鱼的时候,偷了汉子,山下摸把刀,捉奸在床,将妻子捅得鲜血直淋,顷刻毙命。然后山下穿着被溅得血淋淋的衣服,带着鲜红的刀,哼着小曲儿,骑着自行车去警察局自首,被判八年。牢狱期间,拿到了理发证书,养了一条鳗鱼,没事便对着鳗鱼说话,问他为什么喜欢养鳗鱼,山下回答,我有心事可以对它说,却没有必要倾听它的心事。假释期间,在偏远小村开了家理发店,也算过得安稳,有天他去捉鳗鱼饵料,看到一个吞吃了大把安眠药的女人,躺在草丛中,他骑上自行车像遇到鬼一样,回去招呼伙伴,将女人送到医院。之后便是自杀未遂的女人爱上山下,为他做饭,看店,等等,但男人心里始终有阴影,不大相信女人。这种心理很奇怪,看到后来才发现今村昌平探讨的其实是人性难以克服的缺点,嫉妒。嫉妒的人往往并不知道自己在嫉妒,就好像纵恶的人不知道自己在作恶,已死的人不知道自己已死一样。

故事里的鳗鱼不是简单的情感倾诉对象,而同时也是心理阴影,是心底里的小秘密,小黑暗,大嫉妒,它必须得被保护,被埋藏,好像看不得用鱼叉叉得鳗鱼在铁钩上乱蹦挣扎,它便是针刺,是未滚的水壶,提不得。当山下将鳗鱼放生的那一刻,也即意味着心里坦然了,如释重负了,嫉妒(电影里充斥着他性无能的暗示,进而生出妻子偷情的幻想。借另一个假释的犯人之口,暗指了他是因为无法满足妻子,嫉妒那些威武的男人)消失了,也即,即便阳痿又怎样!阳痿的可怕正在于旁人的嘲笑,以及自我对这种嘲笑的耿耿于怀。如果说心灵是个容器,这个容器可以很大,大到如太平洋,但它的容积始终是有限的,秘密装得太多,它便要么往外冒,或者刮起大浪,要么自己盖上盖子,让它们发酵,变异,然后撑坏那个容器。人需要倾诉,不管是对树洞,还是对亲人。久憋成疾,心病多是倾诉无门造成的。

如此看来,孤独便容易生病,或者绝对一点,孤独本身就是病。爱默生在《论自然》中说,”当我读书的时候,我并不是孤独的,尽管我身边没有人“,同理,当我写字,看电影,或者身处瓦尔登湖的时候,肉体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孤独也便主要存在于两种情况,一是无所事事,二是不被理解,而且尤以第二种更具有杀伤力。在人群中,也做着事,但心里并不情愿,当那份离群索居的诉求不被任何人理解的时候,孤独的酵母便会格外猖狂。

更为有趣的是,孤独的病菌甚至会产生抗药物性,在孤独中体验自我,美其名曰,孤独就是存在的证明。进而在心底筑起一道防线,对于破坏自我存在的一切都有可能被视为不怀好意的敌人,表现出冰山般的冷淡,好比在电影中,山下很长时间对女人的投情送暖视而不见。只是要想医治孤独还是需要坚持不懈的嘘寒问暖,不惜用热屁股蹭冷板凳,再或者哪怕像静穆的大自然一样,奉上聆听的耳朵,悠哉游哉的鳗鱼一样沉默如迷的呼吸,便可。只是世间之人谁又会有这份耐心,哪有任人拿捏的,不会说话的,心灵相投的动物,自然能给人莫大的宽慰。

不过有必要提醒一句,用某剂药治好孤独以后,它有可能对那份药物产生依赖,诸如,寄情山水后,孤独没了,但若重返热闹的都市,都市可能就是桎梏的樊笼。治疗孤独可是一个长期投资,需要谨慎!当然,治好以后,它的回报也可能是丰厚绵长的。冰层之下,便是一汪缓缓向前的流水。

附诗一首,Emily Dickinson的:

HOW HAPPY IS THE LITTLE STONE

HOW happy is the little stone
That rambles in the road alone,
And does n’t care about careers,
And exigencies never fears;
Whose coat of elemental brown
A passing universe put on;
And independent as the sun,
Associates or glows alone,
Fulfilling absolute decree
In casual simplicity.


孤独是种病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孤独是种病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孤独是种病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孤独是种病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孤独是种病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孤独是种病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孤独是种病 - who i am - 乱弹琵琶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